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一百二十八章:我会打他的
    第一百二十八章:我会打他的。

    故园,三楼,精致宽阔的包厢内,一个浑身散发着淡淡冷漠气息的男子目视着窗口,听着一楼传来的那嘈杂的声音,没有微微轻皱,然后负手而立,低着头,几缕长发遮住了眉目。

    “嘎吱……”

    包厢房门打开,又是一个青年走了进来,这青年很胖,不过胖的极为好看,甚至是脸庞还有些英挺、嘴巴也很好看,像是随时都带着笑容,这种微笑,似乎能让阳光猛地从云层里拨开阴暗,一下子就照射进来,温和而又自若。

    “你跑我这来做什么?”望着窗户口的淡漠青年,胖子顺手关上了包厢门,然后就一屁股坐在了包间内舒适的座椅上,穿着舒适的宽袍,显得极为有气质。

    “你应该也听说了吧?”窗口的青年说道,身子没有转身,甚至是没有回头,声音也是有些清冷,透着一股凉气。

    胖子青年顿时脸庞神色正色了一些,然后嘴角带着些许苦笑,道:“你说的是郭坤和贺军的事情么,早上他们就被打了,我上午收到消息,晚上又有人亲自来告诉我了,然后那位难缠的主也大驾光临来了。"“那位难缠的主,自然是因为慕容幽若而过来的,我想在只是想知道,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究竟只是一个猛夫,还是一条过江龙。”

    窗口的青年终于回过了头,朦胧的包厢灯光照耀下,层次分明的黑色长发,细细长长的单凤眼,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骄傲的薄唇,身着金色长衫,淡漠,又透着孤傲。

    “我不知道他是过江龙还是猛夫,但是我刚刚得到消息,打了郭坤和贺军的那家伙现在就在二楼。”

    胖子青年说着,然后嘴巴露出一道笑意,道:“不过我倒是挺欣赏那家伙的,进来的方式倒是挺特别的,一来就把你家的一个护城军团长的儿子打了,打的还不轻。”

    淡漠孤傲的青年似乎是对他怎么进来的丝毫也不感兴趣,望着胖子青年,眉头微动,说道:“听说他昨晚就住在慕容幽若哪儿,难道是那位难缠之主的人?所以他才有胆子动了郭坤和贺军……”

    “不可能,你觉得那位难缠之主会让一个男人和慕容幽若住在一个屋檐下么?”

    胖子青年直接摇了摇头否定,然后道:“而且那位难缠之主的性格你应该知道,对于我们的事情人家可是从来不感兴趣,只要我们不要招惹到就好,何况今天那那么难缠之主前来,怕就是慕容幽若找来摆平郭坤和贺军两人的,所以,那小子应该不会是那位难缠之主的人。”

    “那家伙来你这做什么?”

    闻言,淡漠青年微微抬头,然后望着胖子青年道:“先是郭坤和贺军,难道那小子是来找你的?”

    胖子青年闻言,顿时眉头也皱了皱眉,然后道:“我听说下面的人说,他是来找慕容幽若的。”

    “这么说来,那小子有可能也是来找那难缠之主的。”

    淡漠青年望着胖子青年,片刻之后,道:“有兴趣会会那小子么?”

    “今天你这是怎么了,可不是谁都有资格见我们的吧。”胖子青年微笑道。

    淡漠青年目光内有些些许犀利的眼神波动,道:“他能够打了郭坤和贺军,就有着这个资格了,此时还在你这,那更加是有缘了,怎么能够不见。”…………

    二楼,包厢中,杜少甫正在尝着桌上的好酒,包厢门被打开,刚刚那清秀女子恭敬的走了进来,神色态度也再次恭敬了不少。

    “你找到是灵符师姑娘来陪我喝酒了?”杜少甫抬头问道。

    清秀女子苦笑,然后恭敬道:“这位少爷,我们少东家有请到三楼至尊包间一叙。”

    “故园的少东家?”杜少甫放下酒杯,目光望向了清秀女子。

    “是的。”

    清秀女子点头,她越发是猜不准眼前这位少年的身份了,能够被自己那位少东家重视的人,绝对不会是一般人。

    何况刚刚少东家还是让她来请人的,而不是带人,这话不一样,自然代表的意思就不一样了。

    杜少甫眉头皱了一下,继续问道:“你们少东家是孟来财?”

    “是的。”清秀女子一愣,然后弱弱点头,越发暗自惊叹这位少年的身份,在兰陵府城之内,能够直接称呼少东家名号的人,绝对是屈指可数的。

    “你回去告诉那孟来财,若是他是因为郭坤和贺军的事情,那就不要来烦我了,因为那样我会打他的。”

    杜少甫望着清秀女子,道:“若是孟来财是因为刚刚门外的事情来向我赔礼道歉的话,就自己下来吧,我懒得上去。”

    “我这就去通知少东家。”清秀女子惊了惊,然后便是有些惊颤的再次离开了包间。

    “孟来财……”

    杜少甫喃喃轻道,最近面色恢复了正常,继续喝着桌上的好酒,生怕是浪费了。……

    “那小子真是这么说的?”

    三楼包厢内,胖子青年望着清秀女子问道,胖胖的脸庞上,目光瞪的浑圆。

    清秀女子极为紧张的点头应道:“回少东家的,那少年就是这么说的,一字不漏不差。”

    “好了,你下去吧?”

    胖子青年对清秀女子挥手示意,清秀女子点头,然后带着不舍离开了包厢。

    “你怎么看?”

    清秀女子走后,淡漠青年对胖子青年说道,目光带着笑意,饶有兴趣的模样,轻道:“我还真是有些好奇了,这家伙到底是哪里来的,让人看不透啊。”

    “哎……”

    胖子青年起身,伸展了一个懒腰,道:“人家既然让我下去赔礼道歉,那我得下去赔礼道歉去啊,打开门做生意,进门都是客,一定要宾至如归才好。”

    “我反正也没事,也去走走。”淡漠青年道。……

    包厢中,正在喝着好酒的杜少甫目光一抬,一楼传来的嘈杂声音和音乐声突然寂静了下来,那平台上那些跳舞的女子也都是悄然退了下去。

    “现在,请幽若姑娘为我们带来一曲《无痕歌》。”

    有着清爽的声音响彻在了故园之内,然后平台之上,便是飘落起了一片片紫色的花瓣,周围白雾蔓延,朦朦胧胧,顿时将平台笼罩其中……

    “幽若姑娘出来了。”

    “幽若姑娘。”……

    顿时间,整个故园内传出了一阵阵的呼唤声,极为热烈。

    杜少甫望着包厢窗外,正在颇为惊讶中,一道倩影似乎是已经端坐在了那平台之上,便听“叮……”的一声传来,清脆悦耳,如同仙音响彻故园,然后整个故园的嘈杂之声尽数安静了下来。

    杜少甫的目光一直便是落在了那烟雾朦胧,紫色花瓣飘飞的身影上,此时朦胧望去,也能够感觉出那是一个曼妙的女子。

    女子端坐,烟雾朦胧中,身前摆放着古筝,只见十指轻拨,天籁之声便是由远及近缓缓而来。

    初始之时,声响清新舒展,韵味无穷,细耳凝听,仿若是带着一股魔力,令人逐渐沉醉其中。

    “虚幻大千两茫茫,一邂逅,终难忘…

    相逢初夏留一笑,不相识,又何妨…

    那年细雨天蒙蒙,古筝一曲绵延荷塘,水天相接处,飘来画舫,惊飞一对鸳鸯……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

    既然无缘,何须誓言…

    今日种种,似水无痕…

    灯影浆声里,天犹寒,水犹寒,梦中筝音轻唱,楼外楼,山外山,楼山之外人未还,雁字回首,早过忘川,抚琴之人泪满衫……

    明夕何夕,君已陌路,人成各,今非昨,秋如旧,人空瘦。

    清脆悦耳的女声随着天籁般的古筝之音传来,清脆平缓,仿佛在诉说着少女心事,一开始旖旎动情,而后温婉幽怨,令人听着,也是有一股说不出的忧愁。

    故园之内,本是嘈杂的地方,但此时筝音停止后,整个故园之内,依然是寂静无声,令人沉醉其中而久久无法回味过来。

    “嘎吱……”

    二楼的一间包厢门打开,一个淡漠青年和一个胖子青年走了进来。

    杜少甫依然是望着那烟雾朦胧,紫色花瓣飞舞的窗外,眼睛都没有抬一下。

    “幽若姑娘这词这曲怎么样?”

    胖子青年也不生疏,直接就坐在了杜少甫的身边。

    “其实我都不懂,但是曲虽然不错,但我总感觉缺少了什么。”

    杜少甫目光微动,听过了当初蛮兽山脉内那美妇人的笛音之后,这筝曲虽然动听,足以绕梁三日,但相比之下,自然是有不够了。

    话音落下,杜少甫道:“那词,情情爱爱的,我也不懂,就不好评论了。”

    胖子青年目光颇有意外的落在杜少甫的身上,然后继续问道:“那那觉得我这地方取名故园,你觉得怎么样?”

    杜少甫这才抬头,望着胖子青年,道:“不妆不饰不温柔,百折微躯强配夫。篱下自怜空立节,世间因望觅封侯。生梗朴难邀宠,心太玲珑易感秋。早识人情分冷暖,故园合守旧风流,故园这名字,倒是不错,不过用在你这,算是糟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