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二百一十八章:自取公道
    三道恐怖武技笼罩溃压,耀眼的符文闪烁爆发,光芒刺眼,符文中似乎蕴含了恐怖的奥义威能。

    这三人绝对不凡,虽然都是脉动境圆满层次,不过这等实力若是放在外面的话,就算是不能够直接击败脉灵境初登的修为者,怕是也足以是能够抗衡住脉灵境初登修为者了。

    而此刻,这三人此时虽然没有动用脉魂之力,但也是绝对在全力出手了。

    霎时间,杜少甫被三道恐怖武技笼罩,欲要被溃压诛杀之中。

    恐怖的威势下,令得远处吴青峰,张伟,孙智等众多目光在颤抖中,也为杜少甫提心吊胆,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那可是三个学院的老生啊,那紫袍少年还能够直接抗衡住三个老生的联手全力攻击么?

    说来话长,但这过程的速度实际则是快若闪电,杜少甫瞬间被囊括其中。

    “倒是不弱了。”

    望着三人的三道武技攻击溃压而来,杜少甫淡然轻道。

    只是作为就连脉灵境彼岸层次的修为者都击杀过的杜少甫,此时自然不会将这三人太过于放在眼中,周身一股涌动包裹的淡金色光芒乍然爆发。

    “轰!”

    淡金色光芒耀眼,冲天而起,杜少甫皮肤之上符箓秘纹闪烁,一股霸道凶悍的气息陡然自身上蔓延席卷开去,震动的周围空间都在颤抖起来。

    “扶摇震天翅,摧毁!”

    一手张开,伴随着淡金色符箓秘纹闪烁冲出,刹那间,以杜少甫身躯为中心,一道弧形的金色空间凹痕蔓延,狠狠的对着那三道恐怖武技横扫而去。

    “哗啦啦!”

    金色符文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犹如金翅大鹏鸟的金色翅翼扩张横扫,足以镇压摧毁一切。

    “轰隆隆!”

    恐怖的对撞一触即发,劲气风暴爆发,能量直接在对撞之处炸开,耀眼的恐怖的能量释放出耀眼的光芒,所携带的威能,在广场形成风暴,席卷一切,碎石齐飞,让所有人不得不接连暴退。

    “蹬蹬蹬蹬……”

    劲气风暴之中,张剑三人身躯接连震退,目光无不震骇!

    而就在三人身躯接连震退的同时,杜少甫的身躯却是只微微的摇晃了一下,然后周身金芒继续涌出,有着符箓秘纹自体表蔓延而出,笼罩周身,金光熠熠,看着庄重肃穆,金光神圣,但又透着霸道凌厉。

    “既然实力为尊,那今天的公道,我就以实力讨回来!”

    杜少甫大喝,周身包裹着金芒的身躯直接冲向了还没有稳住身躯的张剑而去,脚踩‘凌波逍遥步’飘忽若神,奇妙玄奥。

    金芒照耀,杜少甫身躯所过之处金光爆发下,发出‘轰隆隆’的空间闷响声,霸道凌厉的符文能量席卷。

    “嗖!”

    杜少甫的身影,刹那间便是出现在了张剑的身前,一道掌印拍出,举手投足之中,蕴含神秘一式奥义,迸she符文,直接笼罩张剑。

    踉跄后退还没有稳住身躯的张剑目光越发骇然,虽然全力躲避,但是却发觉那恐怖的紫袍少年如影随形,如跗骨之蛆般,根本就无法躲避,对方那轻描淡写的攻击像是蕴含着至深的奥义一般,直接将他尽数封锁。

    然后掌印就落在了他的身上,符文光芒涌动,巨力倾泻,当下身躯就直接震飞开去。

    “砰!”

    张剑身躯震飞,重重的摔落在了远处,嘴中鲜血喷出,似乎五脏六腑也都被震碎了一般,还有全身的肋骨,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根本难以再爬起来。

    “太恐怖了!”

    “这等实力,简直骇然啊!”

    在场围观的所的新老学院学生,和学院的记名学生,此刻间远远的望着眼前的一幕,无不是震惊的哑然,那紫袍少年表现的太惊人了。

    “这小子太恐怖了,需要全力对付!”

    华服青年和那祝学长稳住了身躯,面面相觑,目光透着恐惧,咬牙手印急速不停凝结。

    “呜!”

    华服青年沟通武脉,催动脉魂,符文绽放大盛,顿时在身后排列凝结出了一只数丈大大的异形妖兽虚影,头如凶禽,但身躯却是如同虎豹,气势恐怖至极。

    “吼!”

    那祝学长的背后,符光耀眼,沟通武脉,凝聚的乃是一只似牛非牛的妖兽虚影,气息都是不凡,不是一般的妖兽所能够相比的。

    “轰隆隆!”

    两只妖兽虚影对着杜少甫奔袭而去,符文光芒笼罩半空,光芒耀眼,气势骇人!

    广场颤抖,空间震动的‘轰隆隆’不停响彻!

    “灭!”

    杜少甫身躯横移,金光熠熠,双拳挥动,拳芒包裹着金色符文光芒冲击而出,犹如是双龙出海一般,霸道凌厉的威压爆发,顿时对着那两只脉魂妖兽镇压扑杀而去。

    宛如活物般的两只巨大的脉魂妖兽虚影,此时望着杜少甫,不知为何,目露恐惧。

    杜少甫两拳同时间落在两只妖兽虚影上,以肉身之力强行碾压推进,摧毁一切。

    “轰隆隆!”

    两拳就如同是两枚炸弹一般在两只妖兽虚影的身上炸开,符文绽放,光芒耀眼,‘轰隆隆’的空间闷响声音,响彻这一方广场。

    “哗啦啦!”

    两只妖兽虚影并没有僵持多久,直接被震碎,空间一片震荡,空气中响起连串音爆之声。

    “噗嗤。”

    脉魂破碎摧毁,那华服青年和祝学长两人嘴中喷出鲜血,身躯接连震退。

    两人目光涌出恐惧,那紫袍少年太恐怖了,一直都是在以蛮力碾压他们,以蛮力镇压他们的一切手段!

    一力降十会,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大的手段都显得有些多余!

    “公道,今天我就自己拿回来!”

    杜少甫冷笑,身躯没有任何停滞,霸道恐怖的气息中有着寒意顿时暴涌而出,脚踏凌波逍遥步,鬼魅般出现在了那祝学长的身前,右手五指紧握,一道拳印直接轰击在其小腹上。

    “嘭!”

    低沉音爆之声响彻,狂暴劲风激散,无形劲气扩散中,那祝学长的身躯猛然退后开去,只是数步之后,身躯就萎靡的瘫倒在了地上。

    “砰!”

    不远处的那华服青年也没有逃脱开去,同样的一个拳头鬼魅般的轰击在了他的小腹上,直接摧毁他此时显得薄弱的防御玄气。

    “噗嗤!”

    华服青年鲜血应声喷薄,鲜血中甚至夹杂着破碎的内脏,然后身躯也软绵绵的就瘫痪在了地上。

    “啊……我的神阙,你毁了我的神阙……”

    “不要,你怎么能够毁了我的神阙……”

    瘫倒在地的华服青年和那祝学长惨叫哀嚎,目光更是惊悚恐惧,凄厉的声音响彻广场。

    这两人此刻发现自己的神阙,就在刚刚被那紫袍少年直接无情的强硬摧毁。

    身为修武者,神阙被摧毁,顿时成为废人,简直比死还要难受。

    “小子,你敢毁我神阙,我发誓,我要让你生不如死,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华服青年凄厉惨声哀嚎,目光怨毒无比的望着杜少甫,他的前途,此刻间已经被彻底击毁。

    杜少甫到了惨叫哀嚎的华服青年身边,眼中涌出了杀意,嘴角缓缓牵起一抹冷笑,这是绝对的杀意笑容,也带着一丝不屑和戏谑。

    在当初蛮兽山脉的磨练和不久前黑暗森林的被追杀中,杜少甫骨子里那种冷酷和铁血的性格被牵引磨练了出来。

    不管是修炼武道还是符道,都不是慈悲之道,有时候过多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面对自己敌人的残忍,唯一能够彻底击溃对方的办法,那就是比起他更加的残忍!

    “你踢了我兄弟一脚,这一脚,是我替我兄弟还给你的,至于你想要不放过我,怕是没机会了!”

    喝声落下,杜少甫重重的一脚直接踏在了华服青年的小腹上。

    “咔咔!”

    恐怖的力道冲击下,华服青年的身躯被杜少甫一脚狠狠的踩进了地面内,头颅和双脚微翘,眼球快要瞪出眼眶,嘴中也再也吐不出鲜血,生机逐渐消失,死状骇人至极!

    此刻,数十米外,第一个被杜少甫震飞的那持剑青年闵玉祁挣扎着站了起来,目光恐惧的望着周围发生的一切。

    此刻间,或许他才彻底的知道这一次他到底招惹到什么煞星。

    “逃!”

    闵玉祁目光颤剧,顿时全力奔逃,留在此地,怕是会落得和那华服青年一样的下场。

    “你还欠下公道没有偿还,逃不掉的!”

    杜少甫挥手向后一挥,不远处闵玉祁手中原本掉下的宝剑开始颤剧,然后被杜少甫掌心之内一股吸力直接牵扯到了掌心之内,猛然间,淡金色玄气包裹长剑投掷而出。

    “咻咻!”

    宝剑撕裂长空,淡金色光芒包裹中,空间气流直接扫she而开,霸道的劲气压迫的空间气流扭曲,刺耳的音爆之声不断的爆响而出。

    宝剑被杜少甫投掷划过空间,当从闵玉祁头颅边擦身而过之时,血光冲天而起,带着皮肤碎肉绽开。

    “啊……”

    闵玉祁惨叫,左边脸颊面皮连带着左耳直接被自己的宝剑消掉,剧痛连心,惨叫哀嚎,鲜血飙射。

    “回!”

    挥手紫袍一扫,那宝剑再度回到了杜少甫的掌心之内,其身影也随即出现在了闵玉祁的身前。

    “这是天武学院,你不能够杀我,你不能够杀我。”

    望着再度出现的杜少甫,闵玉祁一边惨叫,一边后退,目光望着那紫袍少年,就如同是望着死神一般。

    杜少甫没有说话,目光冷笑,一剑透射金芒,再度直接劈下。

    “啊!……”

    惨叫凄厉,令人毛骨悚然。闵玉祁右边耳朵和面皮也直接被杜少甫一剑劈了下来,皮肤碎肉坠在脖子上,深可见骨,鲜血淋漓,残忍至极!

    “你自己说的,实力为尊,那在我面前,你就是蝼蚁,公道,我自己取了,你要偿还!”

    杜少甫话音落下,杀意迸she,手中宝剑直接捅进了那闵玉祁的小腹之内,剑芒飙射,从前腹洞穿到后背……

    “砰!”

    后者的身躯也直接向后倒在了地上,瞳孔收缩,面部可怕,似乎是不敢想象那紫袍少年真的敢在学院内击杀他,而他也死在了自己的剑下。

    「大章节一章。

    兄弟们。今天又是七更,鲜花比上次七朵多涨了四朵,大家这是真的想要小禹心碎一地的节奏么,凌晨三点半,不多说了,我真的哭去。

    明天中午小禹睡醒之前,能够收到你们补偿的安慰么?要不然真的比起被烧饼大神爆菊还痛哇!求安慰,求疼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