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二百五十四章:又是姓杜
    第二百五十四章:又是姓杜。

    霞光蔓延,天地能量浓郁的药田之内,漫山遍野的灵药遍布。

    此时遮盖数个山头,淹没大片灵药灵草的岩石堆,在数十个实力强悍的长老努力下,中间一堆巨大的岩石尽数被清除,只是却是并没有见到杜少甫的痕迹。

    为了青竹韵灵果,几十个长老到了最后,几乎是将几个山头的岩石尽数翻了一遍。

    一个个长老累的气喘吁吁,但最后依然是没有见到杜少甫的身影。

    “那小子难道逃了?”中年美男子双眸有着疑惑之色。

    “我们这么多人,你认为那小子有着在我们面前神不知鬼不觉离开的本事么?”何虎长老说道。

    孙长老凝重的脸庞上,双眸目露疑惑,道:“这药田的封印和符阵都已经开启,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够打开,那小子是怎么进来的?”

    闻言,众多长老才意识到这个问题,药田的封印和幻阵的厉害程度,所有长老都心中有数,而那杜少甫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药田,就已经是诡异之极了。

    “那小子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进来,怕是也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去,想要知道答案,那就只有擒住那小子之后才能够知道了。”中年美男子说道。

    “青竹韵灵果,为何还没有摘回青竹韵灵果。”

    半空上,一道低沉的喝声传出,随即一道苍老的身影落在了狼藉的碎石前,不知道怎么形容来人的模样,看似**旬的年纪,面色难以描绘,那苍老的脸上就像是度过了春夏秋冬,经过了风霜雨露,头发凌乱,但长发却是极为乌黑。

    “见过周院老。”

    随着这苍老的老者而来,众多长老也都是骤然目颤,纷纷行礼。

    “青竹韵灵果呢,快给我青竹韵灵果?”

    老者望着周围一片狼藉,没有理会众人,顿时对孙长老和那中年美男子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药田,我的灵药,谁干的!!!”

    “院老,青竹韵灵果被人偷了。”孙长老无奈,只能够如实相告。

    听着孙长老的话,周院长顿时面色急剧一滞,脸上虽然刻着许多皱纹,此刻间却骤为之全然不动,仿佛石像一般,随即,那张苍老的脸庞,开始皱缩得像个干瘪的茄子,目光开始泛着赤红之色。

    “被人偷了,我又等了二十年,炼制药液整整三年,今天本是青竹韵灵果入药之日,七天之后,应该是‘皇极丹’再度出现在我手中的日子,你们现在居然告诉我青竹韵灵果被偷了,你怎么能够告诉我青竹韵灵果被偷了……”

    周院老说到这里,已经是激动道了极致,从脖子红到脸,太阳穴的青筋胀得像豆角一样粗,苍老的脸庞上暴怒冲天,几乎是要暴走了起来,大声喝道:“给我找,马上给我找,不管是谁偷了我的青竹韵灵果,我和他没完,绝对不会放过他。”

    黄昏,太阳慢慢地钻进薄薄的云层,红霞向四下蔓延着,蔓延了半个天空,一层比一层逐渐淡下去,直到变成了灰白色。

    古朴的庭院,大厅中,此刻众多天武学院长老端坐,一个个面色都是极为不好看。

    厅中,一个身着紧身长裙的女子和一个青年而立,两人都是面色苍白。

    所有的长老,现在都像是黄瓜掉进盐缸里,全蔫了!

    他们刚刚才知道,原来他们在累死累活的搬岩石,可是那叫做杜少甫的小子,却早就扬长而去了。

    “混账,那小子太混账了!”

    “好可恶的小子,竟然敢戏耍我们。”

    “那小子还真是够本事啊。”…………

    想起自己被一个小子给戏耍了,一个个长老的面色顿时就开始抽动,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你们所说的可如实,真的见到杜少甫那小子了?”孙长老起身,望着那青年和女子问道。

    女子点头回道:“回长老,我们说的都是实情,我们和杜少甫交手过,除了队长之外,我们都不是对手,但最后队长也没有擒下那小子,那杜少甫太恐怖了。”

    “杜少甫,又是姓杜的,快给我找,青竹韵灵果绝对要找回来。”

    庭院上首,满头长发凌乱的周院老已经抓狂了,手臂挥舞,大喝道:“所有人都给我找,就算是翻遍了整个学院,也要给我把那小子找出来!”

    “不只都姓杜,还是父子呢。”

    闻言,中年美男子喃喃低声一叹,他很清楚,那叫做杜少甫的小子,就是杜庭轩的儿子。

    而当初夺了周院老炼制出的皇极丹的人,也正是杜庭轩,没想到这一次偷了青竹韵灵果的,又是杜庭轩的儿子。

    “祸害,那混蛋祸害了天武学院还不够,现在又把儿子送来祸害天武学院了。”

    中年美男子越想越气,手中折扇紧握,若是此时杜庭轩那混蛋在,他感觉着自己一定会控制不住先把那混蛋揍一顿再说。

    “慕容熙,你嘀咕什么,难道有办法找到那叫做杜少甫的小子?”周院老的目光落在了中年美男子的身上。

    中年美男子摇了摇头,有些不敢直视周院老的双眼,道:“院老,万一青竹韵灵果被那小子吃了怎么办?”

    众多长老闻言,也顿时目光望在了周院长的身上。

    “那小子若是吃了我的青竹韵灵果,那我就把他当做青竹韵灵果炼成皇极丹。”

    周院老暴声说道,只是话音落下之后,整个人好像伤了根的草,蔫溜溜地耷拉着脑袋,然后突然又是目光一抖,喝道:“二十年,我又等了二十年啊,我这辈子跟姓杜的没完,我要亲自去找,让我逮到那小子,非将他活剥了不可!”

    “想要找到那小子,谈何容易,怕是那小子偷了青竹韵灵果,现在早就躲起来了吧。”

    一个个长老随即也像是霜打的树叶子,霎时无精打采地蔫了下来。

    …………

    入夜,天武学院中,广场中玉璧之上的悬赏榜上,突然符文闪烁,爆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光芒冲天,大片大的山脉宛如白昼。

    “悬赏榜上这么大的动静,肯定又出大事了。”……

    随着那耀眼的符文光芒冲天,夜幕之中,学院各处山峰上顿时大片身影齐齐对着那一片广场掠去。

    高耸的悬赏榜之上,第十个排名之上光芒耀眼,发出红色的光芒。

    “我的天,这杜少甫又干了什么,竟然上了悬赏榜第十,一句冲进前十了!”

    “悬赏榜上第十,那可是五百万积分的悬赏啊!”

    “一个记名学生,一举冲到悬赏榜上前十,果真是学院前无古人啊。”

    “……”

    当一双双的目光望着悬赏榜之上的第十个包裹着红色光芒的名字之后,顿时一道道议论声惊讶传来,无不是为之震撼。

    所有人都在猜测议论着,那杜少甫到底又做了什么凶残的恐怖之事,才能够一举冲到悬赏榜上前十的。

    要知道悬赏榜上,不少武侯境层次的强者,也都进不了悬赏榜上前十的。

    夜,连一丝云彩都没有,夜色昏暗,月亮在天上,却不知躲在哪里,群山黑魆魆,大野阴沉沉。

    山洞之内,岩石紧闭。

    甄清醇的虚影浮现在了不小的山洞内,周身淡淡的光芒,将面积不大的山洞照耀出些许光芒。

    “呼啦啦!”

    山洞中,一个紫袍少年盘膝而坐,周身笼罩着淡淡的金色光芒,犹如光圈一般将其笼罩其中,少稚的脸庞上,透着刚毅和锐志,微闭的双眸上,浓眉如剑。

    淡金色的光圈之内,有着符箓秘纹闪耀。

    “混蛋,无耻的混蛋,偷吃了我的青竹韵灵果,要不然实力也不会增强的这么快。”

    小妖在山洞内,若隐若现的双目望着金色光圈包裹的杜少甫,只要以想起它的宝药被骗走了,就为之大怒,在药田之内吃再多的灵药,也没办法和宝药相比的。

    “你也不吃亏,他也差点要了一条命,他的修为越强,对你也是有着好处的,反正你们现在也是相辅相成。”甄清醇虚影打量着小妖,目光露出疑惑之色。

    “他那是贪心的下场,太无耻了。”

    小妖愤愤不平,而后那若隐若现的目光望着甄清醇,道:“我感觉你藏身的那个小塔很不错,我若是能够吃了,一定比起吃上任何灵器都要强。”

    甄清醇闻言,顿时那虚幻的猥琐脸庞上就像是刷上了一层白灰,死白死白的,就连嘴唇都在抖动着,绝对的警告着小妖,道:“你这小家伙若是敢吃了我的塔,我就把你炼化成一个新塔,一般人炼化不了你,但不代表我没有办法。”

    小妖眨了眨眼间,望着甄清醇,说道:“你少吓唬我,你现在只是元神之体,我感觉到你也不是器符师,你压根就炼化不了我。”

    “你…………”

    甄清醇虚幻的脑袋,此时看上去好像有几百斤重似的垂下来,望着小妖,似乎还想说什么,可终于什么也没说出来。

    “嗤嗤!”

    就在这时,山洞内,杜少甫周围的金色光圈开始逐渐收敛,紧闭的双眸也骤然睁开,眼中两股精芒夺射而出,一股古老霸道的气息自那清瘦身躯席卷而出,震动的山洞都是为之一颤。

    “呼!”

    一口浊气自嘴中吐出,刚毅的脸庞上浮现一抹淡淡地笑意,喃喃轻道:“终于没有大碍了。”

    “你算是捡回一条命了。”甄清醇望着杜少甫说道,身影也是不由之主的离小妖远一些。

    “不过收获还不少。”

    杜少甫伸展了一个懒腰,浑身关节噼啪作响,感觉着此时脉动境圆满层次巅峰的修为和体内神阙内充盈的玄气,脸庞上的笑意越发的浓郁了几分。

    “这对你没好处,突破太快,领悟不够,这才差点丢了小命,根基万一不稳,对以后影响巨大。”

    甄清醇正色望着杜少甫,道:“接下来,你要多加领悟脉魂,同时稳固根基,千万不能够仓惶突破,脉动境和脉灵境中间,根基格外重要。”

    「兄弟们,明天大爆发,估计会在中午后连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