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二百五十八章:蜕变苏醒
    第二百五十八章:蜕变苏醒。

    长长的睫毛,斜飞入鬓的眉毛在凌乱刘海的遮盖下若隐若现,一张微显饱满的嘴唇,像海棠花瓣的颜色,此时提到天武学院,少年的嘴角含着一丝玩味的笑容,透着点坏坏的味道,似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劲装女子微微一笑,道:“古昱师弟天纵奇资,自然是无人可比,只不过天武学院屹立多年,也是颇有底蕴的,曾经的天武学院,涌出过众多的不世强者。”

    “有些底蕴才好,要不然太弱了,就没意思了。”

    少年微微一笑,一丝笑容在脸上漾开,一双仿佛可以望穿前世今生的耀眼黑眸,笑起来带着些许危险。

    ……………………

    安静的竹林,一眼望去,疏林淡月,一轮圆月,衬着夜幕渐渐升到高空。

    一片透明的灰云。,淡的遮住月光,竹林上面,仿佛笼起一片轻烟,股股脱脱,如同坠梦。

    一把竹藤靠椅上,一个老者轻轻的躺在竹藤靠椅上打着盹。

    一个女子走了过来,着一身淡蓝色色衣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头发随意的挽了一个松松的髻,斜插一只淡紫色簪花,未施粉黛,朱唇不点及红。

    女子只身一人走来竹林,气若幽兰,透着娇媚无骨然后静静的倒了竹藤靠椅身边。

    “菲儿丫头,你来了么。”

    老者睁开了双眼,一张干瘦黝黑的脸庞上,目光却是颇为明亮,没有任何的浑浊。

    “我找爷爷拿个主意。”

    女子巧笑倩兮,美目微盼,透着机灵,竹林夜风轻拂,一丝散落的些许发丝随意的飘散在腰间,竟有一种随风而去的感觉。

    “你这丫头一向机灵,什么事情还有你拿不定注意的。”

    老者起身,整个人精瘦精瘦的,素衣长衫穿在身上,就像是一根竹竿挑着一只布口袋,瘦骨嶙峋的胸脯贴着长衫,隐隐间看着犹如一条一条的百叶窗。

    若是杜少甫此刻在此,一定能够认出,这老者正是当初在黑暗森林内见过的镇北王。

    女子搀扶着镇北王起身,轻道:“回爷爷,光明神庭的事情,我不好拿主意,刚刚收到皇宫的消息,明天前往天武学院。”

    “天武学院,存在了多少年了,看样子,一直还是有人在惦记啊。”

    镇北王眉头微皱,月华从竹林缝隙内投射而下,照在那黝黑的脸庞上,落下斑驳的光影,停顿了片刻之后,道:“此事我们怕是管不了,看样子这一次,皇宫也动了心思,此举也颇为有深意,都在试探。”

    “爷爷,我明白该怎么做了。”

    女子微笑,几句话中,就似乎是解开了心中的一些忧虑,微微一笑,眼神顾盼生辉,撩人心怀。

    “恩,明白了就好。”

    镇北王蹒跚的身躯伸展了一个懒腰,本就显得干瘦的身躯,此时看起来瘦得更像是一根长长的桑木棍,然后望着女子一笑,道:“还是这样好看,下次可不要弄成那副模样了,爷爷都看不下去,别说是其他青年才俊了,可别到时候吓的没有人上门提亲才好,不过,反正那些人你也看不上的。”

    “爷爷你又来了。”女子娇颜上,美眸瞪着镇北王,娇羞神态,衬得别有一番风情美丽可人之姿。

    “哎,也不知道黑暗森林内的那个小子怎么样了,就是小了点,要不然的话,做我孙女婿倒是不错。”镇北王微微一笑。

    ……………………

    夜,天高露浓,一轮圆月高挂,清冷的月光洒下大地。

    深院内,一个中年大汉站着,只见他身材伟岸,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幽暗深邃的双眸,显得不拘,对身前的老者说道:“父王,皇宫传来了消息,光明神庭的人到了,翌日前往天武学院。”

    老者闻言,神色没有太多的变化,两眼黑得发亮,锋利的目光,仿佛要把什么刺穿似的,银白的头发,似披满白雪的劲松,像是历尽风霜,饱尝艰辛的见证,道:“光明神庭在试探皇宫,想试探天武学院,皇宫想要试探我们的反应,既然如此,你就去一趟吧。”

    “我明白了。”大汉点头,然后悄然退了下去。

    ………………………………

    时间若如指间流沙,悄然而逝,杜少甫进入了大鼎之内,一共已经是九天。

    “轰隆隆!”

    大鼎摇摇晃晃,‘轰隆’的声响越发震撼,整整七天的时间,‘轰隆’的声响就没有停歇过。

    “咔咔……”

    三足大鼎周围,符文蔓延,此刻间却是不知道何时已经是龟裂出了不少的裂缝痕迹来,有着惊人的炽热火焰蔓延而出,金色光芒丛中迸射。

    “这小子怎么会如此变态。”

    三足大鼎之前,周院老盘膝而坐,周身耀眼光芒笼罩,深邃宛如星辰般的眸子内满是震撼,望着那不断裂缝的大鼎,目光都是有着心惊肉跳的感觉。

    在他的精神力窥探中,周院老清楚的知道,整整七天的时间,杜少甫那小子竟然丝毫无损,反而是吸收了七天的地心之火锻造自己。

    而锻造的手段也是凶残至极,极为自虐,难怪有人会说这小子极为凶残。

    这大鼎虽然不是什么极为特别强大的符器,但也是灵器之中不弱的药鼎灵器,几乎是能够堪比符器了。

    一般的灵符师都是有用灵炉符鼎炼制丹药,但也有着极少数的丹药,可以用药鼎炼制。

    此时见到药鼎都被杜少甫狠狠的撞裂,让周院老也触目惊心。

    这是需要有着多强悍的**,才能够有如此凶悍的力量。

    药鼎之内,杜少甫周身包裹滚滚地心烈焰,体表之上,淡金色符箓秘纹闪烁而出,似乎是这九天的时间中,已经是将淬炼金羽再度锻造到了一个极致的体现。

    被各种能量和火焰淬炼,犹如百炼成钢,杜少甫肉身上的再度蜕变,称得上是有着惊人的蜕变!

    “呼啦啦!”

    此刻间,杜少甫站立烈焰空间,身上那恐怖的气息,霸道道令人颤粟,仿若能够横扫一切。

    身上符箓秘纹闪烁,犹如有着一只金翅大鹏鸟振翅冲出,恐怖犀利,霸道慑人。

    此时杜少甫身上那淡金色的符箓秘纹之中,透着一股朦朦胧胧的光芒,似有雾霭缭绕,有着一种可怕的气息在弥漫,在蜕变。

    或许可以说,是那金色的符箓秘纹之内,有着什么在苏醒一般。

    那种苏醒,或许就连真正的金翅大鹏鸟也没有开启。

    此刻却是被杜少甫无意中唤醒了什么一般,有着隐藏的气息在逐渐苏醒。

    此刻间,就连杜少甫自己都感觉到了一种强大的感觉,肉身锻造到了极致,而且还在进步,仿若是要踏进一种新的天地,那种感觉,是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吼!”

    杜少甫嘴中大喝,继续狠狠的淬炼着自己,一次一次在烈焰中冲击大鼎,淬炼锻造着自己,欲要在淬炼金羽上,踏足一片新的天地。

    ………………

    清晨,万籁俱寂,天破晓的晨光慢慢唤醒沉睡的生灵。

    当第一缕晨光she穿薄雾,笼罩静谧的天武学院。

    “嗡……”

    蓦地,一大早,学院之内,古老的钟声长鸣,一共六声,响彻群山,悠扬远处。

    “怎么回事,学院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这是六声钟鸣,代表欢迎之意,应该是有着什么大人物前来天武学院了,要不然不会有着如此礼数的。”

    “不知道是什么人来了,我们看看去。”

    “………………”

    天武学院内,不少的新生和老生,身影顿时从各处掠出,开始汇聚向了学院大门口而去。

    清晨的天武学院周围山脉中,群山影影绰绰,山峰变化各异,透着古朴沧桑。

    学院大门之外,那偌大的广场之上,此刻间不少长老齐齐而立,气息收敛,但却是无形中令人感觉到压抑。

    当先的几个长老,正是何虎长老,孙长老,慕容熙长老,廖长老,傅长老,还有身着紫色长裙的上官长老。

    长老们的身后,有着不少的学院老生和导师而立。

    新生都是远远的在学院内,前面长老们的无形气息威压,他们还没有习惯。

    人群中,杜小蔓和欧阳爽站在了一起,两女一个火辣绝美高贵,令人不敢靠近。

    一个火辣诱惑,欲要引人一亲芳泽,无声妖娆,但也同样透着些许的冷冽,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这两女站在一起,立刻便是引来了周围无数青年的火热目光。

    但却是并没有几人敢直视,都只能够是偷偷远观。

    “小蔓姐,还没有他那小子的消息,怎么是好?”欧阳爽望着杜小蔓,大眼眸光满是担忧。

    “希望不要有事才好。”杜小蔓说道,双眸满是担忧。

    “呼啦啦!”

    就在此时,清晨的平静之中,陡然之间,前方天际出现了一阵巨大的波动,隐隐间,有着不少浑厚强悍的陌生气息开始飞掠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