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二百六十二章:父债子还
    第二百六十二章:父债子还。

    周院老继续说道:“另外,你爹也夺了我一枚‘皇极丹’,父债子还,你没有意见吧?”

    “呃……”

    杜少甫,闻言,顿时皱眉,目光乌溜溜的望着周院老,道:“亲兄弟还明算账,我爹他还在呢,他的账,自然是他自己还的,我怕是替他也还不起啊。”

    闻言,周院老望着杜少甫的目光也是禁不住为之一抽,然后道:“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杜少甫脸上露出些许说不明的笑意,没有说话。

    “你能够先穿件衣衫再说话么?”突然,周院长老对杜少甫说道。

    “靠。”

    杜少甫闻言,这才发现,原本身上的紫色长袍在药鼎之内早已经是焚烧成了灰烬,自己竟然是一直和这老头在‘luo聊’,整个人顿时就不好了。

    “嗤!”

    杜少甫的掌心之内,一个小塔和一块巴掌大小的古铜色山峰石头出现,小塔之内,随即一个乾坤袋丢了出来。

    从乾坤袋中掏出了一件蓝色袍子穿上,乾坤袋的几件衣裳,都是紫色为主,这件蓝色袍子难得穿上一次。

    “这小塔似乎不凡,你小子毁了我一个药鼎,这小塔赔给我怎么样?”

    周院老的目光此时却是紧紧的盯在了杜少甫手上的小塔上,目光露出了好奇之色。

    “前辈,这可不行,以后赔你一个药鼎就好。”

    杜少甫顿时将手中的药鼎还有山峰石头直接收进了怀中,生怕眼前的老头打小塔和小妖的主意。

    杜少甫心中可是清楚,自己虽然这一次肉身上再度是有了不少的进步,不过想要和眼前这恐怖的老头相比的话,怕是还远远不够。

    “那就算了,你毁了我的药田,毁了我一枚皇极丹和药鼎,还得到了我给你的好处,这样算起来,你欠我的可就多了,这样吧,就加上利息,你以后一共赔我十枚皇品丹药就好了。”周院老估算着说道。

    “十枚?”杜少甫闻言,顿时面色就难堪了起来。

    “怎么,嫌多么,嫌多的话,那把我的青竹韵灵果还出来就好。”周院老不客气的说道。

    “那倒不是。”杜少甫别无办法,只能够答应。

    “五年之内必须还清,迟一年,翻一倍。”周院老说道。

    “老头,算你狠。”杜少甫狠狠的瞪了周院老一眼。

    “你现在可以走了,我会把你安全送出这里,不过小心一点,我虽然暂时不找你算账了,但学院依然会找你算账的,学院的事情我从来不过问,你若是被学院抓住了,那怕是会很惨的。”周院老望着杜少甫说道。

    杜少甫再次瞪了周院老一眼,没有再说话。

    杜少甫感觉着,自己跟这个老头完全没有共同语言。

    有时候共同语言,需要建立在相差无几的实力上,实力相差悬殊,绝对不会有什么共同语言的。

    ……………………

    “周院老,这是怎么了?”

    孙长老,慕容熙,何虎长老,上官长老等长老,一大早就前来,望着四周此时破碎的药鼎和一片狼藉,面面相觑,心中疑惑。

    “杜少甫那小子跑了,我本来打算将那小子当青竹韵灵果炼了,谁知道那小子趁我没注意,毁了我的药鼎逃了。”周院老对众人说道。

    “什么?”

    众人闻言,顿时目颤,能够从周院老的手中逃走,那杜少甫还真是不简单。

    “周院老,你可知道,那小子往那边逃了?”孙长老顿时问道。

    所有长老也等待着周院老的回答,他们特意一大早就过来,就是想要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够在周院长这边找到杜少甫那凶残的小子。

    若是能够让那凶残的小子去对付那潘煜,哪怕是到时候饶恕一些那小子的罪过也行,这原本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没想到还真是一大早过来,真的就从周院老这得到了杜少甫那小子的消息。

    周院老回头,望着孙长老等人,道:“你们是不是故意气我的,我若是知道那小子逃哪去了,我还会在这呆着么?”

    众人闻言,顿时目光讪讪。

    “周院老,那我们这就去擒那小子去。”

    孙长老闻言,对周院老说完之后,便是立刻示意众人离去。

    片刻之后,清光倾洒,天色越来越亮。

    “诸位,现在只能够去找那小子了,若是找到那小子,好好和他说一下,只要他能够胜了那潘煜,他在学院所犯下的罪过,到时候给他将功抵过一些。”青石走廊上,孙长老对身边众多长老说道。

    “时间已经不多了,以那小子的本事,此时怕是不知道躲哪去了,就算是我们,也怕是一时间难以找到的。”一个长衫老者叹道。

    孙长老望着越来越亮的天色,道:“大家先找吧,不管有没有找到,一个时辰之后,和平广场见,到时候若是找不到那小子,那就只能够认命了。”

    “呼……”

    清晨,杜少甫深深呼吸了一口山脉中带霜的新鲜空气,感到精神抖擞,浑身是力量。

    “混蛋,差点烧死我了。”

    杜少甫的怀中,小妖的声音传出,它也在药鼎之内被焚烧了十一天,白白遭了十一天的罪,心情可想而知。

    “你偷吃了青竹韵灵果,那人都并没有为难你,倒是奇怪。”甄清醇的声音传出,对杜少甫说道。

    “我欠他一份情。”杜少甫点头,不管是什么原因对方没有为难自己,但自己却是真真切切的欠下了一份恩情。

    “欠下的情,以后有实力了,再还不迟。”

    甄清醇对杜少甫说完,然后顿时道:“小心,前面有人。”

    杜少甫的目光顿时望向了前方,只见此时微亮的天色中,前方一个山坡上,隐隐间坐着一个老者身影,那身影似乎是有着似曾相识的感觉。

    “好像是熟人。”

    目光微微动了动,杜少甫徐徐走了过去,精神力释放窥探中,对方的身上并没有什么气息波动。

    而当杜少甫到了能够看清楚对方的时候,目光一挑,没想到还真是熟人。

    那是一个六七旬模样年纪的老者,粗眉大眼,大鼻阔嘴,一头颇为杂乱的头发,像是干草一般,脸庞也颇为苍白,只有眼睛颇为明亮,却是有些无神的感觉,正是当初在后山遇到的那个在天武学院内已经一辈子了的那个老者。

    老者也在望着杜少甫,脸庞上的胡子很久没有刮过了,大脸就像长满了茅草的荒地,加上满脸的褶子,若是突兀一看,还真是像野人一样。

    当老者看清楚是杜少甫之后,脸庞上露出了笑意,道:“小子,又是你啊,你这是又跑出来偷懒了么?”

    “嘿嘿,我在逃命呢。”

    杜少甫一笑,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这老者,就显得有着一种颇为特别的亲切感,然后目光有些疑惑,对老者问道:“你怎么这么早就在这儿,这离杂务处可是挺远的吧,你是怎么来这的?”

    “其实也没多远,我在学院有些地位,有妖兽坐骑乘坐的。”

    老者一笑,侧身目光望着杜少甫,微微一笑道:“你怎么还在这儿啊,今天不打算去看热闹么?”

    “看什么热闹?”杜少甫问道。

    “你不会不知道吧。”老者望着杜少甫,说道:“今天那个光明神庭的古昱挑战天武学院的学生,可是好不热闹的。”

    “光明神庭。”

    杜少甫目光动了动,然后摇了摇头,道:“不感兴趣,我一般不瞧热闹。”

    老者闻言,目光转了转,然后对杜少甫笑道:“也是,你一个记名学生也没什么热闹看的,反正也帮不上什么忙,不过怕是这一次,天武学院的学生一定难以抗衡,据说那古昱的实力太强了,昨天它的一条蛟龙坐骑,就将一个叫做杜小蔓的老生给重创了,现在那小姑娘还奄奄一息。”

    “老伯,你说什么。”

    杜少甫的面色惊变,紧紧的望着老者,刚刚还毫不在意的眼神目光,此时一股寒意骤然斗射而出,对老者急速问道:“老伯,你是说杜小蔓被重创,伤势严重?”

    “是啊,我应该听的没错,是被那叫做古昱的少年所骑的一条蛟龙坐骑撞伤的,不过听说有着学院的药符师照顾,那小姑娘倒是没事了,不过那叫做古昱的少年却是还不罢休,说是今天要挑战天武学院的学生。”

    老者说完之后,微微挺身伸展了一个懒腰,然后望着杜少甫,道:“小子,你这么着急做什么,难道你想要去对付那个叫做古昱的少年么?”

    “不错,正有此意。”

    杜少甫不再淡定了,竟然有人敢伤自己老姐,还伤的那么重,那怎么能够放过,不管那小子是谁,先报仇再说。

    “那叫做古昱的少年,据说很不好对付,你要是去的话,可要小心一点。”

    老者那茅草般的胡子微微动了动,然后望着杜少甫,微微一笑,道:“小子,其实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最近你可是在学院内传的沸沸扬扬,到处还有着你的画像,你是叫做杜少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