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二百八十二章:老爹情事
    第二百八十二章:老爹情事。

    对于这一男一女两人的身份,杜少甫也从大姐的口中已经有所了解,两人都是学院长老,气质妇人叫做上官琼,还是大姐杜小蔓的老师,算起来大姐还是上官长老的亲传弟子,和天武学院内一般的学生可是不同。

    在学院中,现在出了新生和老生之外,也还有不少的亲传弟子在学员中担任导师和执法队的职务。

    中年美男子叫做慕容熙,曾经也是天武学院的弟子,还是声名赫赫的那种,据说在天武学院内,当初也留下过不少的传说。

    而现在慕容熙则是负责符院的长老之一,据杜小蔓说,这慕容熙长老和欧阳爽的关系不浅,乃是欧阳爽的长辈。

    随着杜少甫行礼,上官长老也是温然道:“不必多礼了,坐下说话吧。”只是上官长老望着杜少甫的眸光神色,依然是难忍有些惊讶震惊。

    “多谢长老。”杜少甫也不客气,直接找了把座椅坐了下去。

    “杜少甫,你可知错了?”慕容熙望着杜少甫,眼眸微动,目光显得颇有些怪异。

    “回长老,弟子不知道什么地方有错?”杜少甫说道。

    “让五个老生两死三废,偷取青竹韵灵果,毁了药田,拘捕执法队,抢夺执法队员乾坤袋,你还不知错?”

    慕容熙瞪着杜少甫双瞳,这家伙竟然到了这时候还不承认自己有错,让得他都是忍不住有些愤然了。

    “那五个老生欺人在先,还不知悔改,只是恶人自有恶报,他们自己说的实力为尊,错不在我。若是我当初实力不够,现在死的伤的,怕就是我了。到时候一个记名学生要是死了伤了,请问学院会不会像是对付我一样如此大动干戈?难道记名学生就不是人么?记名学生就不是学院的学生吗?就能够任人欺凌么?”

    杜少甫闻言,直视慕容熙双目,淡淡一笑回道,但那淡淡的笑容中,双瞳淡金色光芒闪烁,又透着不容忽视的凌厉。

    “这……”

    慕容熙被一连串的看色淡然实则凌厉的反问,呛得脸庞神色微微一愣,心中自然知晓,若是一个记名学生被老生哪怕是击杀了,最后也无非是稍微惩处一番而已,自然是不会太过于大动干戈的。

    “那几个老生虽然有错,但你下手也未免太狠了一些。”慕容熙收起神色,望着杜少甫叹道。

    “孙智积分被抢,实力不够,又是学院不成文的规矩,本无可厚非,敢问慕容长老,孙智既然被抢了积分,却还要遭受欺凌,深受重创,最后还被断了一耳,这难道不狠么?”杜少甫神色不卑不亢,语气不疾不徐,继续反问道。

    慕容熙面容微滞,被问的无话可说,此刻间听着杜少甫的话,竟是有着一种那五个老两死三重废,有着一种天经地义的感觉来了。

    “可你拒捕执法队,强夺乾坤袋,偷取青竹韵灵果,这些总是有错吧?”慕容熙瞥着杜少甫,有着一种憋屈的感觉来。

    “我没错,但执法队要抓我,我自然是要逃的。他们不放过我,我拿走几个乾坤袋当做警告,却是没有要他们的性命,也只是希望他们不要再招惹我,自然也是没错的。若是他们不追我,我也不会进入药田,更加不会遇上青竹韵灵果,我初来乍到天武学院,又不知道那是学院的药田,也不知道青竹韵灵果是学院培植的,我身受重伤,见到灵药,又不知道是学院之物,所以服下疗伤,这是修炼者的本能,自然也是天经地义的,敢问长老,我又哪里有错?”杜少甫继续说道。

    “好像这么说来,是没有错了。”

    杜小蔓在一旁喃喃轻道,听着杜少甫的话,感觉着整件事情这么说起来,三弟不仅是没错,反而是受了不少的委屈,心中不禁是涌出些许心酸来。

    “你…颠倒黑白倒是有两下子本事。”

    只是慕容熙却是被憋屈的俊朗脸庞上面容微抖,有些不太好看,要不是身为长老,也顾忌着上官长老在身边,怕也早就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这小子分明就是满口歪理。

    “倒是牙尖嘴利的,不过错就是错,你要是认为自己没错,当初何必要跑,你跑了,证明你自己心中也是认为有错的。”上官长老望着杜少甫,淡然一笑。

    “这……”

    杜少甫暗自一愣,没想到这上官长老倒是不一般,顿时回道:“学生跑,是因为自知学院不公,还得罪了人,要是被抓了,怕是后果堪忧,所以自然要跑的。”

    “你这小子,我和慕容长老都不是外人,就别和我们牙尖嘴利了。”

    上官长老根本就没有想听杜少甫继续狡辩的意思,望着杜少甫淡淡笑道:“你能够来这,证明你还是想要留在学院的对吧?”

    听着上官长老的话都说到了这份上,杜少甫自然是也不好说什么了,点了点头,哪怕是为了手上的八百多万积分,也自然是要留在学院的。

    “既然你还想要留在学院,那自然就要按照学院的规矩来办,你有错,自然要罚,要不然如何服众?那五个老生,两死三废,你不也惩处过他们了么。”

    上官长老望着杜少甫,说道:“你击败了古昱,也为学院立下了大功,有功自然也要赏的,我和慕容长老会和其他长老商议,到时候应该对你会从轻惩处,但以后你不可再犯错了。”

    “多谢长老。”杜少甫目露笑意,看得出来,这上官长老和慕容长老都是极为护着他的。

    “你先回去吧,执法队的人已经不会再追捕你,我和慕容长老一会和其他长老会商议,看看该如何给你评论功过。”上官长老对杜少甫说道。

    “先别走,你跟我来一下,我单独有些事情想和你聊一聊。”慕容熙说话,起身走向了厅外。

    “三弟,你先去吧,不会再有事了,不过可不要再在学院惹事了。”杜小蔓说道,虽然不知道慕容长老会找杜少甫聊什么,但倒是不担心。

    “大姐,我一向老实的,从不惹事,只是不怕事。”杜少甫目露微笑,便是也起身随着慕容熙离开了厅中。

    目视着杜少甫背影离去之后,杜小蔓这才转身,对上官长老行礼,道:“多谢老师。”

    “你谢我什么,那小子自己不凡,其他长老怕是也无意再处置他,我也没做什么。”上官琼笑道。

    杜小蔓抬头,望这老师上官琼,说道:“那也要多谢老师,要不是老师一直为三弟说话,怕是三弟现在也不会无恙。”

    “那小子大事是不会有了,不过学院自然是有着学院的规矩,总不能够太过于破例的,估计有些惩处是少不了的。”上官琼说道。

    和煦的阳光,透过稠密的树叶洒落下来,成了点点金色的光斑远处巍峨的群山,在阳光照映下,披上了金黄色的外衣,显得格外巍峨壮丽。

    一处山头上,慕容熙负手而立,望着前方群山,对身后的杜少甫道:“杜庭轩那家伙怎么样了,这些年还好吗?”

    杜少甫跟随着慕容熙到了山头,一直心中还在猜测着,这慕容熙长老会和自己单独说什么呢,此刻心中闻言,顿时一惊,目光紧紧的落在了慕容熙的身上。

    “怎么,还不想承认么,和你那混蛋爹一样,狡猾无耻。”

    慕容熙回头,瞪了杜少甫一眼,道:“你的身份我一早就知道了,在我面前用不着隐瞒。”

    “慕容长老认识我爹?”杜少甫回过神来,以欧阳爽的关系看来,这慕容长老应该也是认识酒鬼老爹的。

    “若是时间可以倒流,谁想认识那混蛋。”

    杜少甫的话,似乎是触碰到了慕容熙内心的某一处禁区,特别是看到杜少甫在身前,颇为激动的说道:“你知不知道,要不是因为那爹杜庭轩那狡猾的家伙的出现,现在你绝对不姓杜。”

    “我不姓杜,那姓什么?”杜少甫疑惑问道。

    “慕容,你得跟着我姓慕容,你娘就不会被杜庭轩那狡猾的混蛋给骗了,还…………”慕容熙越说越激动,却是又欲哭无泪。

    “我明白了,你肯定是当初也在追我娘,但最后输给我爹了,对吧?”

    杜少甫顿时就明白了什么,望着慕容熙一笑,心中倒是有些小意外,看不出来酒鬼老爹竟然是还有着那等本事。

    慕容熙闻言,顿时瞪着杜少甫,道:“屁话,公平竞争我才不会输,是你爹耍赖,要不是他耍赖,我怎么会输,我还是先认识傲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