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四百三十八章:再见北王
    第四百三十八章:再见北王。

    被搀扶在了杜驰等人身边的杜逸,目视着远去的寒冰妖雕上逐渐在视线中缩小的背影,双瞳之内骇然震骇,逐渐变得萎靡和怨幽。

    欧阳爽望着远去寒冰妖雕,没有太多的惊讶,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相差不远,大眼美眸内的目光,随即望着身边不远处的暗狼,眼中眸光变得冷冽,对身边的暗狼说道:“你先回去吧,他会去找你的,记住你所说的话,否则,我欧阳王府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是,我暗狼一定会记在心中的。”

    暗狼一颤,顿时躬身应道,先不说今天杜少甫的身边围绕了多少的王府,就连眼前的这个都是欧阳王府的小姐,若是自己敢有什么,怕是整个帝国都真的无法立足了。

    更让暗狼震撼的是刚刚一幕,杜家杜逸,曾经那一个震动帝都,震动整个帝国的天才,武侯境彼岸巅峰层次的修为,竟然在杜少甫的手中两招就被重创的毫无再战之力,他若是敢有异心,后果可想而知,怕是这一辈子除非是再也不露面了。

    欧阳爽望着暗狼一眼,然后碎步而行,数步之后,轻轻到了千古玉的身边,低声说道:“他让我和你说一句,你神阙破碎,但也不一定无法再继续修炼,若是你还想在修武一途上有兴趣,就去找他一趟,他或许有办法,能够让你再踏武途。”

    欧阳爽说完,而后到了欧阳丘身边,大眼美眸示意,随着欧阳丘等欧阳王府等人来人乘坐妖兽坐骑离去。

    千古玉浑身一颤,然后站在原地,萎靡无神的目光之中,开始泛起波动,波动越来越剧烈。

    竹林葱翠,远远望去,就像是一片绿色的屏障。

    清风扫过,满山的翠竹,在风中摇曳,竹林轻轻摇曳,发出动听的声响,像是谁吹响了一支巨大的竹箫,发出有节奏的鸣响,就像美妙的乐音盈盈传出。

    “小青,你们在这里面玩吧,我带你哥哥去见一个人,好不好。”竹林外,谢菲对杜小青微笑问道。

    “杜小妖,小虎,你们看着小青,我去去就来,别走远了。”

    杜少甫对肩头和身后跟随着的杜小妖和小虎说道,其实心中除了小虎之外,对于杜小妖和杜小青这两个组团专门惹祸的还真是不放心。

    “好的,我们去玩了。”杜小青闻言,顿时和杜小妖小虎钻进了竹林中去玩了。

    竹林深处,翠竹一根根都一般粗细,一样长短般,修长,挺拔而又窈窕俊美。

    片刻后,在谢菲的陪同下,杜少甫见到了一把竹藤靠椅上,一个干瘦老者轻轻的躺在竹藤靠椅上打着盹。

    老者黝黑的脸庞像是久经风霜雨雪,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人靠近,布满皱纹褶子的脸孔上,微闭的双眼睁开,目光随即望在了杜少甫的身上,眸光一动,顿时露出笑意,道:“现在应该找你的人不少,我以为让菲儿去找你,不一定能够请得动你呢。”

    杜少甫闻言,顿时作了一个揖,眼前的这干瘦老者,不是镇北王还能够有谁,刚毅锐志的脸庞上,嘿嘿一笑,道:“老先生找我,我哪里敢不来。”

    “爷爷,刚刚皇宫里的一个小公主也去找他了,不过他说要先来看望爷爷,然后才去皇宫。”

    谢菲在一旁徐徐走来,气若幽兰,透着娇媚,伸手搀扶起了藤椅上的镇北王。

    闻言,镇北王微微一愣,干瘦黝黑的脸庞上,目光却是颇为明亮,没有任何的浑浊,足足望着杜少甫数秒,然后满脸带笑,道:“好小子,我这老头子还真是没有看错人。”

    “这家伙,刚刚在千家,和杜家的杜逸还交手了一场,杜逸那家伙,也已经到了武侯境彼岸巅峰。”

    谢菲风轻云淡,轻声对镇北王说着刚刚的事情。

    “你和杜家交手了么,武侯境彼岸巅峰,那小子还真是够恐怖的啊,真不知道杜家是积了什么德,竟然涌出了那么多年轻一辈。”

    镇北王闻言,眸光轻叹,然后望着杜少甫,道:“你和杜逸交手,没吃亏吧?”

    “这……”

    杜少甫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淡淡的笑了笑,而谢菲红唇微张,对镇北王说道:“杜逸两招就落败了,败的很惨。”

    闻言,镇北王也是明亮目光为之愕然了一下,从谢菲那败得很惨四个字中,不难想象到一些事情,两招就击败了武侯境彼岸巅峰层次的杜逸,以镇北王的眼力和阅历,自然知道这背后代表的是什么。

    “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人才出啊。”

    镇北王望着杜少甫,整个人精瘦精瘦的,素衣长衫穿在身上,就像是一根竹竿挑着一只布口袋,久久之后,才回过神来,眼中透着震撼道:“我昨天才知道你和杜王府的一些事情,原来你和杜王府还有着那等关系,还是当年杜庭轩的儿子,真是虎父无犬子!”

    “老先生认识我爹?”

    杜少甫闻言,顿时眉头一抖,道:“老先生能不能够和我说说我爹和杜家的事情?”

    “你爹和杜家的事情,你还不知道吗?”

    镇北王有些意外,从昨天得到的消息来看,还以为当年的事情,已经是被眼前这凶悍的小家伙知道,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去横扫杜家了。

    “我知道的不多。”

    杜少甫对于酒鬼老爹和杜家的事情,也知道的不多,只是从大姐的口中知道酒鬼老爹当初和杜家走的很近,石城杜家和杜王府是一脉相承。

    “当年的事情,我也知道的不多,毕竟是杜王府的事情,有机会你问问你爹,估计就知道了。”

    望着杜少甫,镇北王片刻之后才说话,眼中一抹隐晦神色悄然抹过,似乎是有些什么难言之隐。

    “老先生最近怎么样?”

    杜少甫也没有再多问酒鬼老爹和杜王府的事情,毕竟是杜王府的事情,镇北王怕是应该也知道的不多。

    “我还是老样子,只是怕活不了多久了。”

    镇北王精瘦的身躯伸展了一个懒腰,本就显得干瘦的身躯,此时看起来瘦得更像是一根长长的桑木棍。

    “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杜少甫知道镇北王的身上有伤,就连药王都没有办法,也不知道药王是真的没有办法还是假的没有办法,杜少甫心中记着,这一次回去之后,一定要再找药王问问,眼前这一位精瘦的老人,当初可是对自己有恩,有恩,不可不报。

    “这也许是命,半点不由人,想开了就好,活了这么久,已经是比起很多人强了,也该知足了。”

    镇北王一笑,望着杜少甫,道:“当初药王说我,短则半年,多则三年就要撒手人寰,现在早已经过了半年时间,只是现在心中一直还有两件事情放不下……”

    “咳咳……”

    话音还没有落下,镇北王顿时咳嗽了起来,桑木棍般的身子咳嗽的胸膛剧烈起伏,像是身杆也要随时被折断,让人看着也极为担心。

    “爷爷,你慢点说话。”

    谢菲娇颜担忧,在镇北王的背上轻轻的拍着,希望能够舒缓爷爷的咳嗽。

    “老先生一定会没事的,等我回去后,定然帮老先生想想办法。”

    杜少甫轻道,此时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帮忙,对于药道,还真是不怎么在行,也没有多少的研究和领悟。

    “你有这个心就足够了。”

    镇北王停止了咳嗽,望着杜少甫,黝黑干瘦的脸庞也正色了一些,望着杜少甫,说道:“小家伙,今天找你来,我还真是有些事情需要拜托你。”

    杜少甫点头,望着镇北王说道:“老先生请说。”

    “我应该是活不了多久了,若是我撒手人寰之后,谢家有一天遇上了什么无法解决的麻烦,请你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到时候照顾一番。”镇北王说道。

    “老先生,我何德何能,如何能够照顾谢王府。”

    杜少甫苦笑,堂堂谢王府,就算是有一天镇北王不在,怕是照样是谢王府,而自己现在可什么都不是,就连修为实力也只是脉灵境彼岸而已。

    “我说你有,那你就有,你不会要拒绝我这老头子吧。”镇北王瞥着杜少甫说道,大有不答应也得答应的气势。

    “好,若是以后小子有那个能力,当然将老先生的话铭记在心。”

    杜少甫点头,镇北王对自己有恩,若是以后有那个能力,这等请求,自己又怎么能够拒绝。

    听着杜少甫的话,镇北王脸上泛起了笑意,望了望身边的谢菲,而后对杜少甫说道:“我这老头子,还有第二件放不下的事情,就是我这孙女,一向眼高于顶,对帝都的青年才俊从来不削一顾,若是再过几年这丫头还没有嫁出去,你就娶了怎么样,也算是让我这老头子彻底放心了。”

    “爷爷,你说什么呢。”

    谢菲美眸顿时瞪着镇北王,她没想到,爷爷竟然是当着那家伙的面说出这样的事情,霎时间变得一脸娇羞神态,衬得别有一番风情美丽可人之姿,满脸绯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