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四百六十一章:不死武脉
    第四百六十一章:不死武脉。

    “该死。”

    天湖帝国内,同样震骇的目光中,蓦地两道阴沉的大喝声传出,那镜月和明湖两位老者率先在吕坤那凄惨的惨叫声之中回过了神来,目光神色皆是大变,两道身影骤然间便是闪电般直扑杜少甫而去。

    对于镜月和明湖两人而言,吕坤绝对不能够出事,那是整个天湖帝国的希望,是天蛇宗重要的亲传弟子,若是这一次石龙帝国之行让吕坤出现了任何意外,他们两个虽然在天湖帝国的地位排名在前十以内,但也比不过一个吕坤。

    所以此时听到吕坤那惨叫哀嚎声,又哪里还能够忍得住,两道身影,犹如闪电般直扑杜少甫。

    “镜月明湖,尔等想做什么!”

    几欲是同时间,一直紧紧的盯在广场上的镇北王大喝一声,那看似干瘦身躯内,一股惊人的寒气喷发,身影也犹如闪电般掠出。

    “小辈交手,镜月明湖,你们胆敢插手!”

    护国王大喝,当声音传出之际,一道符文光芒掠出,一股巨大威压骤然凭空涌出,身影也急速消失在了城楼之上。

    “嗤啦啦……”

    这四人出手,皆是快若闪电,四道身影随即在半空对撞,四股能量激荡,符文破碎,让得大片空间颤动,浩荡威能,让人颤剧!

    四道身影也随即一触即分,正是那镜月,明湖还有镇北王和护国王四人。

    望着身前的镇北王和护国王,镜月,明湖两人的脸色却是阴沉难堪,望着前空不远处凄惨的吕坤,更是目光抽搐,他们打死也没有想到,吕坤竟然是会在那紫袍青年的手中遭遇如此大创。

    “你们想要做什么,想要插手么!”

    镇北王目视镜月明湖二人,周身寒气蔓延,一股让人寒冰彻骨的威压也随即蔓延,让得周空之内隐隐有着冰霜覆盖,让人冰寒发颤。

    镜月目光阴沉而动,衣衫猎猎,神色难堪,随即对镇北王说道:“两位,我们没有插手的意思,这一次我们天湖帝国个石龙帝国年轻一辈各自五人出战早已经结束,现在是年轻人自己的事情,那就到此为止吧。”

    “好一个到此为止。”

    镇北王冷笑,镜月话中的意思可是说的明白,两国之间的国战早已经结束,乃是天湖帝国胜。

    所以现在就算是杜少甫胜了吕坤,也只是后来年轻人自己的事情,吕坤现在就算是输了,石龙帝国照样还是要输掉十个‘府’地的。

    话音略作停顿,镇北王双眼之内,冰寒气息涌动,目视那黑发老者镜月,冷冷而道:“竟然你说是年轻人自己的事情,那就按照年轻人自己的方式结束吧,只要还在这广场上,那就生死自负,谁也不准干预!”

    “你……”

    闻言,镜月顿时面色就阴沉难堪到了极点,生死自负,这四个可是四吕坤先前说的。

    凄惨的哀嚎声自吕坤的嘴中此时也逐渐停止,面色煞白,目光血红的紧紧阴沉直视杜少甫,就犹如负伤的毒蛇紧盯着击伤自己的猎人一般,怨毒无比。

    此刻,吕坤他如何能够相信,眼前的杜少甫,竟然是能够重创于他,。

    初蛮兽山脉内的那少年,现在竟然是成就还要高过他,一个照面之下,就让他遭受重创。

    而这一切,只有吕坤自己最为清楚,一切都是先前脑海灵魂之内,被杜少甫眼中那一股巨大的能量冲击,直接创伤灵魂。

    那恐怖灵魂力量极度可怕,但也是因为他的大意,若是他不大意,那恐怖的灵魂力也最多是摧毁他的攻击,也难以伤到他本人,就算是能够伤到,也绝对是无法让他刚刚那般重创的。

    “哧哧……”

    短短时间,吕坤断臂之处鲜血喷洒的肩头,阴邪的黑色玄气包裹,血迹开始干枯,而后微微侧目,望着镜月明湖二人,道:“两位,我还没有输,你们退下吧。”

    “这…………”明湖神色为难,明显是不敢让吕坤冒险。

    吕坤面色开始阴沉,望着明湖镜月二人喝道:“我说让你们退下,难道听不见么,我再说一次,我还没输!”

    镜月明湖二人望着吕坤,而后望着上空手持青金长剑的杜少甫,在那青金长剑上也抹过些许不留痕迹的贪婪之色,那明显是一柄极为不凡的道器,比起石龙风雷剑和青阳浩渺剑上的威势,又不知道要强横了多少倍。

    只是这时候,那紫袍青年杜少甫身上的气势,反而是没有一开始的那般骤然强横了,这让镜月和明湖他们二人心中都是暗自有着疑惑。

    “好,那你小心一些。”

    镜月明湖面面相觑,各自悄然往身后城楼上天湖帝国阵容内人群中扫过,然后咬了咬牙后点头,身影开始掠退。

    镜月明儿二人心中,此刻也是希望吕坤能够趁机除掉那紫袍青年。他们也看得出来,先前吕坤太过于大意了才会遭受重创,若是此时能够除掉这紫袍青年,也算是断了石龙帝国的希望。

    要不然让这不凡的紫袍青年成长的话,说不定还真是将来能够成为石龙帝国的栋梁,到时候天湖帝国想要对付石龙帝国,那就更加不容易了。

    打探石龙帝国的虚实,这也是他们这一次前来的真正目的之一。

    “少甫,既然如此,那你就不用客气了,生死自负,你自己小心!”

    镇北王对前方不远处杜少甫说道,话中的意思,此时谁都能够听得出来,看似让杜少甫小心,但另外的含义,也是镇北王动怒了,哪怕是此刻间杜少甫镇杀了吕坤也行,若是能够趁机镇杀石龙帝国这武王境的人王,十个‘府’地也绝对值得的。

    “嗖嗖!”

    话音落下,镇北王身影掠退,护国王周身霞光弥漫,双瞳望着杜少甫,隐隐雷光闪烁,却是没有说什么,身影随即随着镇北王而退。

    “嗡!”

    半空中,此时杜少甫手持‘霸影’,青金符文洒辉,浑然天成,犹如压抑着一股火山般的能量,有着移山倒海的威能,足以撼动山河,霸道摧毁一切。

    “好,真是好极了,没想到你竟然也成长到了如此地步。”

    阴寒的目光望着杜少甫,吕坤嘴角冷笑,苍白的面色铁青,一股股黑色阴邪气息逐渐在攀升,随着这种阴邪气息的攀升,身上此时颇为萎靡的气息也在诡异的增强。

    “嗤啦啦……”

    随着阴邪气息波动下,吕坤体表之内,有着深邃的幽幽符箓秘纹蔓延,就像是从体内深处攀爬而出,而这一方天际空间,也猛然间出现了一种超乎寻常的波动。

    霎时间,以吕坤为中心,四周空间开始扭曲,犹如空间屏障般泛起涟漪,仅仅是片刻的时间,大片的空间扭曲成一种诡异的弧度,一股滔天的阴寒气息,也随即彻底的爆发开去。

    此刻感觉到那爆发扩散的阴寒气息,杜少甫神色也是为之变化,即使是相隔不短的距离,杜少甫依然是能够感觉到那阴邪气息所带来的一种恐怖感觉,阴寒气息蔓延,让人体内鲜血都要为之僵硬一般,灵魂麻醉,就连身体也开始欲要凝固僵硬。

    “这是什么气息,太恐怖了!”

    广场四周,此时无数目光为之颤剧,那等阴邪气息太过于恐怖,就像是地狱深处的闸门打开,那气息让人难以抵御。

    “呼啦!”

    人在此刻间,天空之上,吕坤临空而立,毒蛇般的怨毒双瞳内,此时泛着深邃的幽幽之色,释放豪芒,布满血痕,看着格外的诡异。

    就连吕坤浑身此时也开始变得狰狞起来,幽幽光芒覆盖全身,就连脸庞上,也是黑色的筋络鼓起,像是要破开皮肤,符箓秘纹交错纵横在体表,却是犹如黑色的血痕覆盖,再衬托着苍白的狰狞脸庞,看上去犹如妖邪鬼物。

    “嗤啦啦……”

    这一刻,吕坤的其断臂之处,伤痕狰狞,但随即在无数骇然的目光中,竟然是开始蔓延豪光,断臂处光芒闪烁,最后一只蔓延着幽幽之色色luo露手臂凭空生出,刚刚的断臂,竟然是立刻恢复的完好如此。

    “天啊!”

    “咕咕……”

    这一刻,四周广场无数目光震骇,无不是为之倒吸凉气,隐隐的一股巨大威压,来自血液灵魂深处,让人无端心颤,意欲要为之匍匐。

    “嗡!”

    杜少甫动了,身影飘忽若神,浑身金芒包裹,犹如鬼魅般出现在了吕坤的身前,剑芒爆发,一剑掠下,犹如撕裂空间,顿时再度劈在了刚刚吕坤生出的手臂上。

    “嗤啦!”

    剑芒掠过,‘霸影’释放威压,沟动天地能量,霸道摧毁一切,摧毁吕坤手臂符文光芒防御,将吕坤刚刚生出的手臂直接再度齐肩斩断。

    “桀桀,一件道器在你手中还催动不了全部的威力,我乃人王,血脉不死,觉醒‘不死武脉’,小子,你再不是我的对手!”

    吕坤狰狞刺耳的声音传出,断臂之下,另外的一臂抖动,一道掌印犹如奔雷般,直接近在咫尺拍在了杜少甫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