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五百七十九章:两家恩怨
    第五百七十九章:两家恩怨。

    “爹……”

    青年低头转身,浑身散发着淡淡冷漠的气息,眼神精芒收敛,透着尖锐。

    老者六旬模样,身着单色花纹长衫,眉宇间有着些许阴沉之气,身上没有任何气息波动,但却是让得周围空间隐隐间为之扭曲起来,微微抬眸望着冷漠青年,说道:“豹儿,三天后准备好了没有?”

    青年二十五六岁的模样,闻言,双瞳中,凛冽桀骜的眼神闪着犀利光芒,淡淡的寒意抹过,道:“慕容家只有一个慕容修睿还算是过得去,但也根本不是我对手,慕容家现在也没有人可请,三天后,就是为大哥报仇之时,这么多年了,慕容家也该付出代价了。”

    “十几年了,是该付出代价了。”老者眉宇间的阴沉之气再度浓郁了几分。

    夜,夜幕遮盖天宇,淡淡的月色透过夜云落下沃野城。

    安静简单的庭院中,慕容翰阚望着身前一个六旬多模样的老者,开口说道:“大哥,大致的查探清楚了,最近对我们慕容家出手的,应该就是公孙家的人。”

    “哎……”

    闻言,老者回头轻叹,看似六旬多的模样,脸庞却极为红润光滑,看着极为年轻,不难看出年轻之时,怕也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轻叹之后,老者对慕容翰阚道:“十几年了,公孙家一直纠缠不下,看样子这一次有着光明神庭那一个后台,开始要变本加厉了。”

    “三天之后,我们两家年轻一辈较量,一共三场,但除了修睿能够一战之外,怕是没有人能够和孙家的后辈抗衡,特别是那公孙豹,据说在光明神殿内都极为不凡。”慕容翰阚目露凝重之色。

    “这也是命,我慕容家的功法,一直是只适合男子修炼,并不适合女子,而我们三兄弟,你还未曾程成家,老二生了修睿一个,我却生了三个女儿,都未曾有男丁,偏偏两个大的还不听话。”

    老者目光黯然,而后目视慕容翰阚,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时候再看吧,这是我慕容家迟早要来的劫,慕容家一路走到现在,也不是说倒就能够倒的。”

    翌日清晨,黑夜正欲隐去,破晓的晨光慢慢唤醒沉睡的生灵。

    “呼……”

    房间中,杜少甫周身白色光芒收敛,睁开双眸,精芒内敛,一口浊气自腹中喷出,脸庞上露出淡淡的笑意,修炼那神秘残篇功法,修炼精神灵魂力量可是极为快速,让得杜少甫自己也每每为之惊叹。

    心神窥探开去,随后杜少甫面色微微抹过笑意,喃喃轻道:“领悟武技,不知道神秘一式能不能够完善。”

    话音落下,杜少甫立刻投入了最近修炼的神光雷暴和雷灭指中。

    无法催动这两样武技的真正威能,让得杜少甫心中的倔脾气也上来了,想要试试神秘一式完善后,看看能不能够催动那两种武技应有的威能。

    “呼啦啦……”

    房间中,杜少甫手印凝结变幻,不停有着符文掠动,隐隐间有着电芒闪烁,逐渐沉入到了领悟之中。

    时间徐徐而过,转眼间三天而过。

    整个沃野城越发热闹,涌进了大量的强者和各方势力。

    公孙家和慕容家年轻一辈的交手,算得上是两大家族的比拼,自然是足以吸引无数目光。

    周围不少帝国联盟,联盟帝国之内,沃野城也是其中最为庞大的巨城之一。

    沃野城有着三大家族,分别是慕容家,公孙家,吴家。

    这三大家族势力庞大,掌控沃野城极周围不少巨城,脱离皇室,势力庞大程度,让得周围的帝国也要直接忌惮。

    而对于慕容家和公孙家的恩怨,在沃野城内不少人都清楚。

    当初慕容家的家主慕容翰林长女慕容幽幽,从小和公孙家家族公孙长空长子公孙虎青梅竹马,虽然是没有订婚,但整个沃野城也都是将他们两人看成了是一对。

    谁知道十多年前,慕容幽幽却是突然爱上了一个青年,甚至是到了私奔的地步,公孙虎自然是不愿意,在最后慕容幽幽和那青年准备私奔之时,欲要截杀那青年,谁知道最后却反而自己深受重创而命丧。

    公孙家也一直是将这一笔账算在了慕容家的头上,两家的恩怨从那时候已经深埋。

    这两大家族也经常相争,十几年来从来没有断过,各自死伤无数,仇恨也越来越深。

    到了最近,两大家族才商议由年轻一辈来解决此事,三局两胜,落败的家族,就要无偿拿出一半地盘交出来,等于是一个小帝国了,这赌注之大,让人震撼,也更是引得无数势力关注。

    第三天黄昏,夕阳笼罩,红霞遮天。

    房间中,杜少甫一道道手印凝结,完全进入到了领悟状态内。

    慕容府内,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客房庭院远处,二十多岁的模样,身着华服,模样不错,不过面色却是有些阴沉。

    “郴俊哥。”

    几个青年跃了出来,恭敬的站在了华服青年的身边。

    “怎么样了?”华服青年对几个青年问道,目光中泛着阴沉波动。

    “那小子三天就没有出来过,不知道怎么里面做什么。”

    一个青年掐媚的对华服青年说道:“郴俊哥,要不要我们去看看,是在不行,我们直接好好的教训教训那小子,然后把他拉出去就好了。”

    “这……”

    华服青年似乎是有些心动,眼中神色微微阴沉闪动,正要开口说话,一道娇声传出,道:“郴俊哥,你们在这做什么?”

    娇声落下,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的少女徐徐走来,脸庞透着青稚,但那身姿已经曼妙,墨黑的长发绾起,极为美貌的脸庞上,眼中漆黑双眸纯净无比,正是慕容襄儿。

    “襄儿妹妹,你怎么来了,我们闲逛着,刚刚到这呢。”

    青年见到慕容襄儿,顿时露出了笑意,身后的几个青年,也连忙脸庞上露出了笑意。

    “是么。”

    慕容襄儿目光挑了挑,对青年道:“修睿哥哥已经出关了,正找你呢。”

    “修睿哥出关了么。”

    青年闻言,顿时变色,眼中露出了敬畏之色。

    慕容襄儿没有再理会慕容郴俊,碎步轻移,往前方客房庭院而去。

    “你们帮我看着三小姐,我去见修睿哥。”

    慕容郴俊望着慕容襄儿倩影,不敢说什么,对身边的几个青年低声说道,而后眼神阴沉的瞪了一眼杜少甫所在的庭院后,方才离去。

    “呆子,你可在?”

    清脆的声音传出,庭院外,慕容襄儿望着庭院内。

    “慕容三小姐怎么来了?”

    庭院内,杜少甫徐徐走出,肩后背负着那柄像是永远不会解下来的宽剑,刚毅俊朗的脸庞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虽然在领悟中,但周围的动静,也是无法躲过杜少甫精神灵魂力量的窥探。

    微微抬眸望着杜少甫,慕容襄儿长长的睫毛眨动着,琼鼻挺秀,晶莹润泽的红唇微微张开,露出像珍珠一般泛着光泽的雪白贝齿,道:“我过来看看你可在慕容家住的习惯,顺便你陪我去一个地方吧?”

    杜少甫目光望庭院外不留痕迹的看了看,而后点头,对慕容襄儿说道:“好,我陪你去。”

    落日沉没,银灰色的暮露笼罩整个沃野城。

    片刻后,慕容府外,城中一条幽静的小道,两边古树茂密雄伟,一弯月牙在西南天边静静地挂着,清冷的月光洒下大地,显得颇为幽黯。

    慕容襄儿静静的走着,一路上都没有说话。

    杜少甫静静的跟在慕容襄儿的身边,沿途打量着小道夜景,倒是也乐在其中。

    从石城到沃野城,这几年杜少甫也难得有着如此清闲的时候,尽管此时心中也还装着不少担心之事。

    久久之后,慕容襄儿停住了脚步,望着身边的杜少甫,道:“你有姐姐或者哥哥吗?”

    杜少甫脚步停顿,道:“有,一个大姐和二哥,是我大伯和二伯的女儿和儿子,从小对我很好。”

    “修睿哥哥对我也好。”

    慕容襄儿轻道,而后望着杜少甫,道:“但现在我问的是你有亲姐姐或者哥哥?”

    闻言,杜少甫目光微动,深邃的双瞳在夜空中,犹如星辰般闪烁,片刻之后,才对慕容襄儿轻声说道:“有一个双胞亲妹妹,但从小我们就分开了。”

    闻言,慕容襄微微抬眉,望着杜少甫,纯净的眸子中泛着些许涟漪,道:“那你一定很想她吧?”

    “是的,很想。”杜少甫微微一笑,心中暗自思念。

    “我也很想我大姐和二姐。”

    羽睫上翘,慕容襄儿双眸哀伤,微微夜风拂面,娇颜缕缕浮发丝微动,凭添忧伤,轻声道:“只可惜我大姐已经不在这世上了,二姐也不知下落,那时候我还太小,甚至是记不清楚二姐的模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