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六百零一章:找上麻烦。
    第六百零一章:找上麻烦。

    “于万里,把人给我交出来。”

    就在此时,清晨的天目峰上,有着大喝声传来,让在房间内杜少甫,也能够隐隐间听到。

    杜少甫皱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此时自己在天目峰上,天目峰也是师父古清扬的地盘,自然是要去看一看的。

    当杜少甫到了外面的时候,便是见到三师兄于万里正面对着不少的身影,当先一个年纪六旬多模样的老者,周身气息可是绝对到了武皇境以上,正面色难堪的和三师兄于万里在争执着什么。

    而在那六旬老者的身后,杜少甫目光顿时泛着不留痕迹的波动,见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赫然正是昨天被自己重创的郑志洲,和另外一个似乎叫做羽田野的青年。

    见到那羽田野和郑志洲两人在,杜少甫对于这些人的前来目的,心中也已经有数。

    反而是此时羽田野和郑志洲两人身边,一个短衣青年吸引了杜少甫的注意,这青年二十三四岁的模样,肃然时若如寒星,直挺的鼻梁冷峻如冰,侧脸的轮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中透着俊朗。

    “于万里,把人交出来,我查到那小子就来天目峰了。”

    老者声音极大,一副前来出气的模样,目光炯炯有神,身着素袍,吹胡子瞪眼的,对于万里可没有太多的好脸色。

    于万里一直是带着笑意,无论那老者怎么咆哮,都一直面带着笑意,道:“孔长老,你要找的人的确在我天目峰上,不过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大可以找师父去谈。”

    “于万里,你少拿清扬长老压我,现在清扬长老不在,天目峰上自然你做主,你得把人给我交出来!”被称作是孔长老的人依然是不依不饶,气势汹汹,短短的打量后,杜少甫便是径直到了于万里的身边,点头行礼,没有说话。

    至于那老者和周围羽田野等人,杜少甫此刻像是并没有见到一般,也没有多看一眼。

    “小师弟,你先回去吧。”

    于万里见到杜少甫,目光中抹过些许不留痕迹的波动,依然是脸上带着笑意。

    “师父,就是他。”

    只是这同时,羽田野和郑志洲两人的目光立刻就认出了杜少甫,眼中依然是有些心有余悸,但此时像是找到了最稳固的靠山一般,立刻便是对孔长老直指杜少甫。

    闻言,孔长老的目光顿时就紧紧的盯在了杜少甫的身上,目光中暗自泛着些许诧异之色,望着杜少甫的年纪,似乎是比起他想象中还要小一些。

    从那两个不争气的弟子口中,孔长老倒是已经得知了一些事情,他两个弟子加上三十几个外宗弟子,都是被一个叫做杜少甫的新弟子所伤。

    那新弟子年纪不大,但却已经是能够布置六星初登层次符阵的六星灵符师。

    此时见到杜少甫,看似十七八岁的年纪,让得孔长老心中也颇为动容。

    如此年纪轻轻的六星灵符师,还是阵符师,他自然是清楚这代表着什么,天赋绝对是异常少见的了。

    要是一般的弟子争夺,输了就输了,这孔长老也不好意思前来天目峰,更加是不会轻易来天目峰。

    但现在自己两个弟子可都是不仅重创,还创伤了灵魂,就算是在古天宗内,想要恢复的话,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必须付出让人心痛的代价,甚至还不一定能够恢复精神灵魂创伤,等于是直接影响到了他两个弟子以后的修炼前途。

    虽然古天宗内同门争夺本就不是什么大事,但下手这么狠的,却是也不会太多,何况是自己的弟子,因此孔长老这才前来天目峰上,想要找一个公道。

    望着杜少甫,孔长老目光紧紧的目视,开口道:“你叫做杜少甫,是你狠手重创了羽田野和郑志洲?”

    “不错,不过倒是没有下狠手,只是略加教训,要是下狠手,他们怕是没机会回去哭鼻子了。”

    杜少甫这才目视孔长老,近距离感觉这孔长老身上若有若无的气息,更是心中震撼,这孔长老的修为,似乎是比起三师兄身上的修为气息还要略强一些的。

    随着杜少甫的话音落下,不少目光变色。

    此时就连于万里也不例外,他对这位小师弟的来头可是并不太清楚,一大早听到孔长老说自己的小师弟重创了羽田野和郑志洲等几十个人,下手可是不轻,心中还正有些怀疑,此时听到这位小师弟亲口承认,免不了有些诧异。

    “杜少甫,你什么意思!”

    听着杜少甫的话,羽田野和郑志洲两人却是面色很是难看了起来,杜少甫说他们哭鼻子,这可是完全没将他们放在眼中,再度损了他们一把。

    气质寒星,面型俊朗的那二十三四岁的青年闻言,此时望着杜少甫,眼中目光也是意外的泛起些许的波动。

    “哈哈……”

    孔长老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谁都能够听得出来极为不爽,当笑声收敛,面色顿时阴沉了一些,目视杜少甫,道:“小子,胆子倒是不小,重创同门,按照宗规,理当惩处!”

    杜少甫望着孔长老,目光不卑不亢,直视相对,道:“敢问这位长老,不知道可曾调查过他们为何会和我交手,到底是谁对谁错?”

    听着杜少甫的话,郑志洲和羽田野两人惨白的面色,此时更是暗自灰白了一些。

    “这……”

    闻言,孔长老顿时一愣,似乎是没想到眼前的这小子,面对他竟然是丝毫不惧。

    至于调查,这孔长老心中也早就多少有数,内宗弟子在外宗弟子面前是什么德行,他怎么会不知道。

    宗中本来对于这种事情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的弟子在外宗弟子面前是什么德行,这孔长老更加清楚,何况这小子还是新来的。

    只是此时被杜少甫直接直视所问谁对谁错,这让得孔长老也是直接愣了一下,但身为古天宗的长老,自然也不会被杜少甫所吓着,目视杜少甫,微微沉喝道:“不管谁对谁错,下手那般重却是不应该的!”

    “回长老,我昨天被人无故所欺,若是我昨天修为实力差一点,今天受创的是我,长老可会惩处您的两位弟子?”杜少甫闻言,继续问道。

    孔长老面色顿时有些僵,若是昨天是他的两个弟子伤了这杜少甫,一个新弟子而已,被说是伤了,哪怕是废了,只要还有命在,那就不会有丝毫的事情。

    只是有些事情在宗中,暗中谁都明白,谁都知道一些暗中不成文的规矩和规则,只是这些东西一旦摆上了台面,可就谁的面子都会不好看了。

    孔长老有些动怒了,这小子在他的面前也是丝毫没有恭敬之心,他这一次来的目的,倒也不是说要对这小子怎么样,最多也是惩处一番而已,他最大的目的,无非是想要找天目峰负责,将自己的两个弟子伤势恢复,讨要一些好处而已。

    可此时,孔长老却是被杜少甫顶撞的动了心中的一些怒气,目视杜少甫,面色阴沉了沉,道:“小子,不得不说你的胆子很大啊!”

    话音落下,自这孔长老的体内,一股淡淡的威压气息顿时蔓延而出,直接笼罩在了杜少甫的身上。

    “轰……”

    气息蔓延扩散而来,像是欲要将空间凝固,一股莫大的无形压制之力,立刻就笼罩在了杜少甫的身上。

    此刻,杜少甫一直不卑不亢的表情,也蓦地开始在眼中泛起了些许寒意,这孔长老不顾自己的身份,竟然是要对自己出手,那何必还要给他面子。

    “孔长老,差不多就够了吧。”

    也在此时间,于万里的身影出现在了杜少甫的身前,自体内一股淡淡的气息也同时间荡漾而出,脸上依然是带着淡淡的微笑,像是永远不会生气一般。

    随着三师兄出现在了身前,杜少甫顿时就感觉到周身压力大减。

    “于万里,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交代!”面对于万里,孔长老眼中目光也抖了抖。

    “交代,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交代?”

    于万里微微笑着望着孔长老,就在最后一个字音落下的时候,突然间,那挂满微笑的脸庞却是在短短的一瞬,便是变得面无表情的阴沉了起来,直视孔长老,道:“孔长老,你当我天目峰好欺是么,跑到我天目峰来要交代,要不要去找宗主评评理,看看你的弟子以下犯上会有什么后果!”

    望着于万里突然变色的脸庞,孔长老也是愣了一愣,而后疑惑问道:“以下犯上,什么以下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