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六百一十六章:打劫暴打
    第六百一十六章:打劫暴打。

    杜少甫稍微一愣间,那恐怖的黑色古豹便是已经到了身前。

    身影急速退后,飘忽若神,杜少甫脚踩凌波逍遥步,以一种玄奥莫测的弧度和闪电般的速度避开。

    眼睁睁的看着杜少甫身影消失在嘴下,那活物般的黑色古豹似乎还露出了诧异之色。

    “扶摇震天翅!”

    杜少甫避开,身影回旋,扶摇震天翅催动,一手宛如金翅大鹏一翅拂手而下,层层叠叠的金色符箓秘纹掠空落下,霸道慑人的气息席卷长空。

    正在疑惑的黑色古豹虚影目光,在这一刻也骤然大变,金翅大鹏气息下,直接颤剧露出惧意。

    “哗啦啦……”

    扶摇震天翅下,黑色古豹虚影直接摧毁,摧枯拉朽般,化作耀眼的符文散开。

    “噗嗤……”

    催动脉魂的青年,面色骤然惨白,张嘴大口的殷红鲜血喷薄而出,身躯无力从半空坠下。

    这青年虽然没有砸的地动山摇,但脉魂直接被震碎,他的伤势在所有人之中,毫无疑问却是最为严重的。

    修武者到了武王境层次,将脉魂化形,融入神阙滋养,脉魂威能实力更强。

    但若是被重创了脉魂,对本体的伤害也更加巨大。

    而刚刚那铜榜青年的脉魂,还被杜少甫直接拍散,伤势更是严峻,虽然还不足以致命,但若是想要重新凝聚脉魂化形,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周围空间符文消散,夜空再度变得昏暗起来。

    十个铜榜强者,九王一候,不到片刻时间,就摧枯拉朽被重创,甚至只有一个有机会催动脉魂,结果反而是伤的更重。

    有着好几个人倒是终于挣扎着站了起来,本来还想催动脉魂联手一拼的,但见到最后一人催动脉魂之后的下场,顿时就打消了注意。

    一道道的目光望着此时那半空中的紫袍青年,背后背着一把宽剑模样之物,刚刚身上那等霸道凌厉的气息,不知何时已经收敛,转瞬间就风轻云淡。

    原本双瞳中的犀利慑人目光,此时也明亮清朗,和刚刚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刚刚那紫袍青年,简直就是一只绝世凶兽般,可怕至极。

    而现在那紫袍青年,风轻云淡,就像刚刚出手根本就不是他一样,和他毫无关系般。

    到了这时候,这几个铜榜上的青年才知道,这紫袍青年为何会一个人在这儿,其他的新晋内宗弟子,几乎都是抱团组队,原来这紫袍青年就是个变态,根本无惧他们。

    “嗤……”

    杜少甫身影落在地上,昏暗的夜空下,灰蒙的空间也不影响修武者多少视线,目视着周围一个鲜血淋漓的铜榜青年,明亮清朗的双瞳在眼眶内滴溜溜的转动,嘴畔泛着笑意,道:“问你们一件事情,不知道宗中有没有规定,我们这些新晋内宗弟子在重岩空间内,不准拿走铜榜弟子身上能量铜符的规定?”

    闻言,伤痕累累的几个青年面面相视,一个重创的黄衣青年咬牙望着杜少甫,道:“这倒是没有。”

    “那就好了,我可以放心了。”

    杜少甫深呼吸了一下,像是松了一口大气,嘴畔笑意盎然,而后目视对众人道:“打劫,把你们身上的能量铜符交出来?”

    “唰唰……”

    随着杜少甫话音落下,别说是已经站起身来了的几个青年目光面面相视,以为自己听错了。

    就连还躺在地上爬不起来,浑身鲜血淋漓的几个凄惨的铜榜排名青年,也是目光呆了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什么,你要我们的能量铜符?”

    终于,最先被杜少甫收拾的那短衣结实青年,凄惨的脸庞,神色极为疑惑的望着杜少甫。

    所有青年都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在重岩空间内有新晋内宗弟子,敢要掠夺铜榜强者的。

    “难道我说的不够清楚么,现在打劫,把你们的能量铜符都交出来,不然的话,就将你们一个个再狠狠的暴打一顿!”

    杜少甫冲着那十个铜榜青年瞪着双眼呵斥道,双手还象征性的挥了挥拳头,就像是大人在吓唬不听话的小孩一般。

    而此时杜少甫的那一双滴溜溜转动的目光,早已经是盯向了那十个铜榜青年肩头别着的徽章,那里面的能量铜符对于杜少甫而言,等于已经是他的了。

    十个铜榜强者终于尽数被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一个个面面相觑。

    “小子,你这样不符合规矩,从来没有人敢……”

    短衣结实青年咬牙,今天十个铜榜强者被一个新晋内宗弟子直接给干趴下了,已经是足够丢人的了,要是身上的能量铜符最后还被新晋内宗弟子给反抢了,这要是传了出去,他们以后也用不着抬头做人了。

    “砰!”

    短衣青年咬牙的话语还没有说完,突然之间,一道紫色身躯残影便是鬼魅般出现在了眼前,而后便是只见那短衣青年身躯再度直接向后震飞开去,一口口鲜血狂喷而出。

    杜少甫身影跨步直追而去,瞬间便是出现在了那短衣青年身躯砸落的地方,然后在周围九双瞠目结舌为之惊悚的目光中,直接横坐在了短衣青年的小腹上。

    “叫你不听话,暴打!”

    杜少甫的左勾拳,右勾拳,随即毫不客气的落在了短衣青年的胸膛,脖子,脸庞上。

    “砰砰砰……”

    一拳拳暴雨般的落下,虽然是没有用上什么玄气,但可以想象,杜少甫的本体力量都是何等的强悍。

    一拳拳的落下,那短衣青年嘴中鲜血伴随着牙齿直喷,原本颇为俊朗的脸庞,也立刻就红肿的像是猪头一样,怕是亲爹亲妈此时上来也认不出来了。

    “现在可以交出能量铜符了么?”

    接连十几拳下,杜少甫这才停手,瞪着那短衣青年红肿的脸庞问道,手中还扬起了拳头,大有一旦不交出能量铜符,就直接一拳要砸在那脸庞鼻梁上的举动。

    “别打……了,我交,交……”

    短衣青年断断续续的说着,说话间,嘴中鲜血止不住的流。

    “这才对嘛,伤着了没有,早交出来了,不久不用挨打了么。”

    杜少甫听着短衣青年的话,立刻放开了短衣青年,脸庞神色也立刻变的热情了起来,像是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一般,又像是长辈在关怀后辈。

    只是此时这短衣青年望着杜少甫的目光,却是犹如见鬼了一般,顿时手印凝结,徽章之内,一连掏出了不下八十张的能量铜符交给了杜少甫,其肩头上的徽章,随后也变成了红色。

    “还有没有能量铜符了?”

    杜少甫对那短衣青年问道,同时伸手便是将那短衣青年手中的能量铜符,一把抓进了自己的手中,像是守住宝物一般握在了手中。

    “没有了,徽章内只有最后一张能量铜符了。”

    短衣青年目光对杜少甫露出惧怕之色,这紫袍青年绝对是一个说变脸就变脸的主,翻脸比起翻书还快,要是一不小心再惹到了这家伙,怕是少不得还要挨上一顿暴揍。

    “最后一张也交出来。”

    杜少甫闻言,顿时冲着短衣青年嚎叫道,最后一张能量铜符也是能量铜符啊,蚊子再小也是肉,以杜少甫的性格又怎么会放过。

    短衣青年似乎是没想到眼前的这紫袍青年,竟然是连最后一张能量铜符也要掠夺,要知道他们就算是掠夺新晋内宗弟子的能量铜符,按照宗中的规矩,那也是需要留下最后一张能量铜符的。

    只是微微一愣,短衣青年随即也是不得不是老老实实的,就交出了徽章之内最后一张能量铜符。

    他不会怀疑若是他不交的话,眼前的这紫袍青年绝对会立刻翻脸。

    随着最后一张能量铜符交出,短衣青年肩头的红色徽章之内,红色光芒消散,徽章暗淡无色。

    杜少甫接过短衣青年手中最后一张能量铜符,这才满意的一笑,而后侧身目视着另外九人,道:“你们呢,是自己主动交出来,还是需要我继续暴打你们一顿呢?”

    九人脸庞顿时变色,听着杜少甫的话,似乎是有着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们进入重岩空间内后,这种话可是一个个也说了好几遍了。

    只不过众人却是没有想到,这并没有多久,他们现在的位置就调换了,而一年前,在重岩空间内,他们也是这么被老弟子掠夺的。

    「再来一更连发吧,继续求鲜花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