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六百四十八章:面见宗主
    第六百四十八章:面见宗主。

    “宗主说要见你,我带你去一趟宗中大殿,到了那里你什么都不用怕,一切有师父在。”古清扬长老拍着胸脯说道,白须飘飘,白微动。

    群峰耸立,众山环绕,群峰簇拥的一座庞大山峰。

    山峰云雾缭绕,远处重岭波澜起伏,壮丽苍茫,四周葱翠黛绿,山涧之内,溪水潺潺,生机盎然。

    山峰之巅,一栋雄伟大殿,沐浴晨光,宛如一只庞大凶兽耸立山峰,光芒熠熠,荡漾古老气息。

    当杜少甫在四处打量中到了大殿内的时候,便是见到了此时大殿内有着不少的身影端坐。

    一道道身影上,一股股无形气息波动,让得整个大殿空间几欲凝固,那等气息让人欲要匍匐在地。

    杜少甫目光望过去,倒是见到了不少的熟悉的身影。

    那孔钟雷长老,胡三坤,宆明泽长老等皆是在其中,还有着不少的老者大汉,气息都是极为强悍,甚至还有人的气息在孙长老长老等之上。

    随着杜少甫的到来,大殿内,所有的目光皆是落在了杜少甫的身上,有好奇,有疑惑,还有复杂。

    “少甫,中间的是我们古天宗的宗主,快行礼。”

    古清扬长老对杜少甫说完,则是自行走上大殿,直接到了上靠近最为中央的大椅上端坐了下来。

    杜少甫微微抬头,望着大殿上端坐着的一个中年大汉,看的出来身形颇为清瘦,但却是极为结实。

    中年一袭绣绿纹的青色长袍,乌黑的长梳着整齐的髻,几缕丝从耳畔垂落,轩昂中透着些许飘逸,和司马沐晗有着几分相似,想必年轻之时,也定然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这中年大汉身边,杜少甫也见到了熟悉的一个女子站在中年大汉的身边,倩影身段修长,足登一双绣着花纹缝有柔软的狐皮绒毛的娟鞋,双手玉般的皓腕上,戴着两个白光闪闪的手镯,正是司马沐晗那丫头。

    “杜少甫见过宗主师兄,见过诸位在座长老。”

    杜少甫对大殿上端坐的中年大汉行礼,那不凡的中年大汉,杜少甫此时甚至是丝毫感觉不到一丝丝外泄的气息,此时能够端坐在大殿上的,杜少甫不用猜测也知道,那中年大汉也只有是现任古天宗宗主司马踏星无疑了。

    只是随着杜少甫的话音落下,整个大殿内的众多目光顿时就波动了起来,宗主师兄,这称呼在整个中州之上绝对是意义不一般的,就凭着这个身份,整个中州之上横行都足够了。

    “小子大胆,虽说古清扬长老有意收你为徒,不过在宗主面前,不可不敬,你成为古清扬长老的弟子,宗中可是还没有正是承认过的。”

    一个身着灰白素衣,黑色长梳着一个髻的七旬模样老者,顿时对杜少甫开口斥道,他可不想这杜少甫真的成为了宗主的师弟,那到时候怕是也就不好惩处了。

    “袁不修,你什么意思,不就是因为你那弟子司若风被修理了吗,以你的身份,何必给一个后辈难堪。”随着那叫做袁不修的老者话音落下,古清扬长老顿时就大喝了起来。

    “好了,诸位长老可不要在一个后辈面前失了风度才好。”

    司马踏星无奈,他可知道自己这师叔古清扬长老的脾气,万一和袁不修长老闹腾起来,那可是有些麻烦的。

    司马踏星话音落下,让得袁不修长老本来还想说什么,最后也只能够生生的忍住了。

    “杜少甫,我听说这一次在重岩空间内,你纠集了不少的内宗弟子,围攻重创铜榜弟子,反抢铜榜弟子的能量铜符,可有此事?”

    司马踏星打量着杜少甫,神色不变,双瞳内,闪动着琉璃般的深邃光芒。

    “回宗主师兄,此事完全是空穴来风,传言有误。”

    杜少甫摇头,对司马踏星说道:“宗主师兄要是不相信的话,司马沐晗最清楚,宗主师兄大可以问问。”

    “杜少甫,你……”

    见到杜少甫竟然是将皮球直接踢到了自己的身上,司马沐晗顿时双瞳就狠狠的瞪上了杜少甫,那家伙果然是不安好心的。

    “杜少甫,你这是狡辩,那你告诉我,铜榜上的人,身上的伤势是怎么来的?”

    一个面色不是很好看的长老,已经忍不住开口问道,他的弟子是徐清,被修理的那叫一个惨啊。

    “长老,铜榜上的人身上的伤势,应该是自己修为不够,所以才被人伤的吧。”杜少甫侧身对那说话的长老回道,态度不卑不亢。

    “笑话,铜榜排名者在你们面前会修为不够,要不是你纠集数百新晋内宗弟子围攻,铜榜排名者怎么会不如你们。”

    刚刚说话的长老反驳道,在场的长老们也都清楚,新晋弟子还是难以和铜榜强者抗衡的。

    杜少甫依然是颇为淡然的不卑不亢,回道:“长老要是不相信,大可以找铜榜上的人和我天武广场上一战,到时候就知道真假了。”

    “你……”

    那长老似乎是还想说什么,但却是生生憋住了说不出来来。

    其实他也是昨晚就听说了杜少甫的恐怖,就连尹莫尘一个时辰内都没有奈何年轻那小子,叫其他铜榜上的人去和那小子斗,绝对是讨不了好的。

    “贺川,怎么样,不服气的话,那就让你弟子徐清上天武广场吧。”古清扬长老大笑道。

    这被古清扬长老唤作是贺川的长老,目光望着古清扬长老,不敢如何言语,随后继续目视杜少甫道:“那你反抢铜榜弟子的能量铜符,总是事实吧?”

    “当然是事实。”

    杜少甫没有否认,道:“但据我所知,宗中没有任何宗规规定,新晋弟子就不能够反抢铜榜的能量铜符,只能够仍由铜榜排名者掠夺。”

    话音停顿了一下,杜少甫望着在座的长老一眼,依然是不卑不亢,神色风轻云淡,道:“若是重岩空间内,只能够让有铜榜弟子掠夺欺凌新晋内宗弟子,而不能够让新晋内宗弟子还手的话,那何必还要进入重岩空间内磨练,干脆一开始就将能量铜符交给铜榜弟子就好,难道这就是诸位长老想要的?”

    听着杜少甫的话,在座的长老有人变色,有人目光复杂,有人想要说什么。

    但一个个张嘴数次,但最后也没有说出来口来。

    “说的有理,不知道诸位长老还有没有其它想要说的?”

    司马踏星微微一笑,望着大殿内的长老,说道:“重岩空间,磨练新晋内宗弟子,同时也能够磨练铜榜弟子,这才是当初宗中先辈构筑重岩空间的真正目的,以后重岩空间内,新晋内宗弟子和铜榜弟子,也自当相互磨练。”

    话音落下,司马踏星望着杜少甫,道:“杜少甫,你在重岩空间内,也有犯规之处,将铜榜弟子能量铜符洗劫一空,总是不对的,自当受到惩处……”

    “宗主师兄,宗规……”

    杜少甫闻言,顿时就不干了,只是话音还没有落下,司马踏星打断了杜少甫的话,道:“你这小家伙听我先说完,念你不知宗规,宗规也没有明确指出,事情也不能够怪你,不过你也必须承担责任。”

    司马踏星微微一笑,道:“这样吧,六天之后,你们一百二十八人天武广场上的下一轮较量角逐,到时候你若是能够夺下第一,此事就一切当做没有生过,同时宗中会奖赏你一件高品道器。

    但若是你拿不下第一,那重岩空间内你掠夺的能量铜符,还有所有新晋内宗弟子掠夺的能量铜符,到时候都要悉数拿出,同时失去一切宗中奖赏。”

    “师弟,这不公平。”

    古清扬长老顿时抗议,拿下第一,他可是知道司马沐晗那小丫头可是一个妖孽的,想要击败司马沐晗,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清扬师叔,此事就这么定了吧,若是这杜少甫连这点本事都没有,也不配称为你的弟子,您说呢?”

    司马踏星对古清扬长老笑道:“难道师叔对你的弟子没有信心?”

    古清扬长老咬牙点头:“谁说我对我弟子没有信心的,第一就第一。”古清扬长老说完,还特意给了杜少甫一个加油支持的眼神。

    “看样子师父这是不能够被激将法激啊。”杜少甫苦笑,一个激将法,师父就八自己给卖了。

    “好了,杜少甫,沐晗,你们两先下去,我还有事情和诸位长老谈。”司马踏星对杜少甫和身边的司马沐晗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