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七百一十六章:天鹿长老
    第七百一十六章:天鹿长老。

    但对于曹肇,常清海等人来说,后遗症和对自身以后修为的影响,却是异常严重的。

    白一尘见到杜少甫竟然也在大殿,也顿时愣了一下。

    随后瞧着杜少甫此时那衣衫褴褛和满脸鲜血的模样,白一尘眼角狠狠的一抽,似乎是开始明白了一些什么。

    “好一个杜少甫,没想到还敢来此,心狠手辣之辈,今天绝不姑息你!”

    有着认识杜少甫的长老,见到杜少甫竟然也在,目光顿时发红,大喝呵斥,满脸涨红怒气。

    “扈长老,你找错人了吧,别以为我这小师弟年纪小就好欺负,我可是还在呢,你的弟子常清海,带着几千个弟子围攻我小师弟,这笔账,我正想找你算一算呢!”于万里沉喝,师父不在,自然是要护着小师弟的。

    被于万里这么一喝,那扈长老,还真是有些一愣了,这五千多个弟子围攻,说起来,还真是有些欺负人的感觉。

    “于万里,你说的可严重了,五千多个弟子围攻,你以为杜少甫还能够好好的么,你都看看他们伤成什么样了,杜少甫是何等的心狠手辣!”另外一个长老上前怒道。

    “放屁,你看我师弟都伤成什么样了,五千多个弟子围攻,众目睽睽,你们还想抵赖不成,四个金榜前十排名者不要脸的联手,亏你们还好意思说,恶人还敢来告状,真不要脸!”

    于万里大喝,完全无惧,几乎是要跳起来骂人了。

    “你……”

    那说话的长老被于万里的话呛的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其实事实的结果他自然是清楚的,不过这长老也知道,虽然是去了五千多人,但出手的却是只有二十多个武王境。

    但虽然是这样,可这么多人联手,却是反而被杜少甫重创的一败涂地,惨不忍睹,也够丢人的了。

    司马踏星皱眉,走上大殿中央上首端坐,道:“好了,以诸位在宗中的身份,在后辈弟子面前如此争执怕是有失身份,有什么事情,可以慢慢说!”

    “宗主,你可要主持公道,不能够因为这杜少甫是古清扬长老的弟子,就有所偏袒啊。”

    扈长老说道,随即和身边的不少长老,愤慨暴怒的将杜少甫的恶行从头说了一遍。

    听着那一众长老的话,于万里不时间大声的反驳几句,不过此时大殿内有着不少的后辈在,倒是也不好大骂了。

    反倒是杜少甫随着一众长老端坐后,也是大摇大摆的就坐了下来,而后就一直一句话也没有说,任凭那一众长老数落自己的罪行。

    大殿上首的司马踏星和一旁的颢护法两人,听着众位长老说着杜少甫将曹肇等手臂斩断,常清海的右臂被生生扯断,那等凌厉凶悍,也为之愕然色变,目光泛着波动落在了杜少甫的身上。

    “杜少甫,对于诸位长老所说的,你有什么要说的么?”片刻后,司马踏星望着杜少甫问道。

    随着所有目光,也都是尽数落在了杜少甫的身上。

    “宗主师兄,有长老说我欺人,分明是常清海,白一尘,费成明等教唆,人证物证我都有,有人已经招供,我也检查过,那两人体内根本没有服用过玄元丹和狂化丹的痕迹,宗主师兄可以随时验证,随后一切,我只是取回一个公道而已。”

    杜少刚起身,对司马踏星说道:“至于我最后伤人,也是无奈之举,我刚刚入门,只是铜榜上的弟子,四个金榜前十的强者加上几十个武王境强者围攻,还有五千多弟子虎视眈眈,我全力反抗,因此下手重了一些,也情有可原的,何况此事错不在我。”

    听着杜少甫的话,扈长老早已经是忍不住了,暴怒道:“牙尖嘴利,信口雌黄!”

    “请问扈长老,我哪一句说的不实?”杜少甫直视那扈长老不惧,沉声问道。

    “你……”

    扈长老闻言,一时间然是无言以对,好像不管怎么说,都是杜少甫有理。

    杜少甫见状,不咸不淡的继续说道:“他们出手在前,我出手在后,纯粹是自卫而已,他们人多欺负人少,我才是受害者。”

    话音落下,杜少甫指着一直是站在一众长老身后的白一尘,说道:“不信的话,你们问问那白一尘,看看我说的是不是假话,他们是不是人多欺负人少,是不是他们先去找我麻烦围攻我的,这要是按照宗规,该处置的也是他们吧!”

    杜少甫随后抬头,望着司马踏星,恭敬说道:“请宗主师兄为我做主。”

    “噗……”

    而此时,白一尘被杜少甫一番指着的话语,顿时激的心中气血翻涌,差点就要喷出一口鲜血来,却是又有着一种无言以对的感觉。

    到了这时候,白一尘算是彻底的明白了,和这杜少甫,根本就没法争。

    这杜少甫太无耻了,你和他将道理的时候,他和你耍流氓,你和他耍流氓的时候,他和你讲拳头,你和他讲拳头的时候,他又和你将道理了,这完全就没法和他在同一频道上争。

    “宗主,杜少甫心狠手辣,重伤众多弟子,宗主要主持公道啊,怕是长老团也会认为,必须要重罚这杜少甫的。”扈长老沉道。

    司马踏星端坐,神色中让人看不出心中在想着什么,琉璃般的目光透着深邃,听着那扈长老的话,眼中暗自抹过些许不留痕迹的波动。

    “此事我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但要调查清楚,怕是也需要时间,等宗中调查清楚了,到时候再做定论不吃,眼下最为重要的就是伤者的伤势。”

    片刻后,司马踏星对众人说道。

    “宗主,杜少甫心狠手辣,证据确凿,今日若是就此轻饶杜少甫,怕是无法服众啊!”

    一个六旬模样的长老走出,语气颇为强横,则大有今天必须要处理杜少甫的意思。

    “我已说过了,此时需要调查清楚再做处置。”

    司马踏星对那长老说道,眉头微微而动,不怒而威,让得那长老目光暗自微颤,无端气势受。

    “宗主说的有道理,此事自然是需要时间处理的。”

    就在此时,有着一道声音传进了大殿,声音明明是在远方,当最后一个字音落下的时候,却是犹如出现在了众人的耳畔。

    随后大殿内,无声无息间,一道身影出现。

    来人黑色长发梳着一个高高的道髻,八旬模样,身形却是健朗如刚,一双黑色的双瞳中,泛着淡淡的黄色,让人一眼,也足以让人无端发颤。

    随着此人出现在大殿内,整个大殿无端间,仿若是整个空间都已经凝固,气流停止了波动。

    “此人好强,似乎不会在师父古清扬长老之下。”

    杜少甫暗自震惊,能够无声无息间,以周身实力越想空间能量流动,让周围空间气流随着他的呼吸而波动,等于是能够掌控这一方空间一般,此等实力,何等强悍。

    “见过天鹿师伯!”

    瞧着此人而来,司马踏星双眸暗自微动,于万里也是眉头微微一皱,顿时起身颇为恭敬行礼。

    “见过天鹿长老。”

    而扈长老等人见状,一个个却是立刻暗自高兴了起来。

    “师伯怎么今天来了,请上座。”

    司马踏星下座上前,对来的老者说道。

    “你是宗主,理当你坐,我这就离去,不会太久。”

    这鹿长老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在杜少甫的身上扫过,随后对司马踏星数道:“你们在讨论的事情我已经知晓了,既然宗中调查需要时间,但按照宗中的规矩,调查期间,也需要严加看管,不如这样吧,你们也不用争执了,杜少甫由我带走,按照宗中规矩,先放进‘黑狱’内吧,我正好有空,可以亲自看守,等调查好了缘由,宗中再酌情处置吧!”

    天鹿长老话音落下,司马踏星和于万里面色顿时暗自大变。

    扈长老等人,却是暗自露出了笑意。

    “天鹿师伯,不至于去黑狱吧。”

    于万里目光极其凝重,那黑狱,绝对不是善地。

    “师伯,此等后辈小事,岂敢劳驾师伯,交给我们处理就好。”司马踏星也是立刻说道。

    “哼,这杜少甫出手对同门如此心狠手辣,不管是什么原因,先放进黑狱,已经是轻了,不必多言。”

    天鹿长老沉道,话音落下,目视着杜少甫,淡淡瞥道:“你就是那杜少甫吧,是自己跟我走,还是我出手带你走?”

    一股无形的威压,自老者身上蔓延而出,空间凝固,一股莫大的压制之力,顿时从四面八方蔓延溃压向了杜少甫而来。

    “轰!”

    这一瞬,杜少甫身影骤然为之一颤,那五行的压制之力,是何等的恐怖,犹如泰山压顶般。

    「我是不会告诉大家,我到现在还睡不着,爬起来又干了一章。

    今天已经三更更新完毕了,要是晚上醒的早,就还有还账的章节,要是晚上睡过头了,那就只有明天更新了,我哭着道床上数小绵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