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七百五十五章:心中有恨
    第七百五十五章:心中有恨。

    “你心情好像很激动?”

    望着杜少甫,甄清醇目光泛着些波动。

    “有么,没有吧。”杜少甫扭过头去,走进了杜家。

    “什么,三少爷,你要出远门?”

    片刻后,庭院内,杜少甫找来了于万里,欧阳爽和大姐杜小蔓,玄蛟王,金雕王,单于修等人。

    通知了众人自己要离开一段时间,众人闻言,顿时疑惑问道。

    “我要出门办些事情,你们身上的蛊毒丹,我身上现在并无解药,到时候你们去乱妖城找药王拿就好,这一段时间,你们就在杜家,顺便指导一下杜浩,杜贵他们的修炼。”杜少甫对金雕王,玄蛟王等说道。

    “小师弟,你要去哪里,我总得陪你去吧。”于万里对杜少甫说道。

    他可是奉命来保护小师弟的,自然是要一路跟随着,要不然的话,回去宗中,师父还不扒了他的皮不可。

    “三师兄,这一次我是去办一些事情,回头再和你细说,我一个人去就好,你可以先回宗中也可,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杜少甫对三师兄于万里笑道。

    “我爹和二伯知道了么?”杜小蔓望着杜少甫,黛眉微蹙。

    杜少甫摇了摇头,对大姐杜小蔓说道:“明天大姐你告诉大伯和二伯吧,我怕大伯和二伯多问,更会担心。”

    “好吧。”

    杜小蔓犹豫了一下,然后微微颔首点了点头。

    “不管你要去做什么,你自己都小心一些。”欧阳爽瞥着杜少甫一眼,娇颜上,抹过些许色彩。

    杜少甫一笑,点了点头。

    “杜少甫,我得跟着你,那些家伙绝对是异常强悍的,你一个人会有危险。”

    片刻后,杜少甫一直居住的庭院中,甄清醇元神之躯目光紧紧瞪着杜少甫,道:“你一个人,到时候若是出事,连个伴都没有。”

    “放心吧,我一定会安然回来,这对我来说也是一次机会,或许,我真的能够见到我想要见到的人。”杜少甫对甄清醇说道。

    这一次,杜少甫不想带着大哥甄清醇一同前往。

    望着杜少甫,甄清醇虚幻的元神之躯目光紧紧的盯着杜少甫的双瞳,正色道:“你是怕连累我?”

    “不……”

    杜少甫摇了摇头,对甄清醇一笑说道:“我知道他们很强,而我认识的人里面,就清醇哥你的实力最强,万一我真的没有回来,到时候还要指望你去救我呢。”

    “这倒是事实,你大哥我可不是吹牛的,等我恢复全盛时期,哼!”

    对于杜少甫的话,甄清醇极为受用,目光微动,道:“不过你那师父古清扬的实力也不弱的,还有那古天宗宗主司马踏星,也隐藏的颇深啊,但最强的还是刚刚那老婆子,气息深不可测,怕是这天地间那等强者也是屈指可数的了吧。”

    “我和大姐说起过你,有什么需要,就找我大姐就好。”

    杜少甫对甄清醇说道:“好了,万一我回不来,等着以后你去救我,这段时间,杜家就靠你了。”

    “那你自己小心,他们那些人和你母亲和妹妹有关,希望你没有太大的危险。”甄清醇没有再说什么,眼中泛着波动。

    杜少甫的心思,甄清醇又怎么会不明白,那小子,就是怕连累了他,所以才不带自己一同前往。

    杜少甫点头,随后走出了庭院,身影一闪,便是消失在了夜幕中不见。

    “小子,若是你真回不来,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我这做大哥的,也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望着杜少甫消失的背影,甄清醇虚幻的双眸中,有着精芒符文闪烁。

    ………………

    夜幕,一轮明月西坠,天色反而是越来越昏暗,这是黎明前的黑暗。

    “冥老,那小子会不会趁机逃了?”

    山峰之上,那年过半百的老者望着夜幕明月西坠,犹豫了一下后,对身边一直静静站着闭目养神的老妪问道。

    老妪微闭的双眸睁开,轻道:“若是他真要是逃了该多好,我老婆子或许就会好受不少了。”

    “冥老,这小子只是外界一只蝼蚁而已,等到了族中之后,少璟小姐就能够安然无恙了。”老者轻道。

    这老者的身后,五道身影齐齐而立,静静等候在一旁,气息尽数收敛,却是也让得空间颇为凝固。

    “蝼蚁,你觉得傲彤小姐留下的骨肉会是蝼蚁么,他和少璟小姐一般大小,虽然说实力没有达到少璟小姐的那等地步。但其武王境玄妙修为,已经能够抗衡武皇境的驳兽。若是我没有老眼昏花的话,他还是灵符师,精神灵魂力量非同一般。修炼的功法似乎是正统的金翅大鹏一族功法,光是这一条,就已经不可思议,非比寻常。面对你和我,他也能够进退有度,不受影响,这等心境,族中同辈都没有几个。

    这样的一个人,你觉得他会是蝼蚁么?就算是和族中同辈相比,保守估计,他也足以能够进入前一百吧!”

    老妪目光紧紧的望着老者,褶子脸庞上,深邃眸光中泛起一些不悦之色,道:“青榆,你在族中,好歹也是护法之位,说话要注意分寸,不管你们愿不愿意承认,这杜少甫都是傲彤小姐的骨肉,身上流的一半的血,你也身上也同样流着,若他是蝼蚁,你在打自己的脸不要紧,可别打了族中的脸,外面的那些人可都是在看着呢。”

    闻言,老者微微发颤,而后恭声道:“冥老息怒,我明白了。”

    “哎……”

    老妪微微一叹,目视着前空,喃喃轻道:“这小子为什么不逃呢,非要让我老婆子心中不舒服。”

    “嗖……”

    随着老妪话音落下一会,一道淡金色身影从远空划过长空而来,随后落在了山峰上。

    淡金色光芒收敛,杜少甫面色微微苍白,只是那刚毅锐志的脸庞上,双瞳不改清朗深邃。

    “你来早了,还没有到天亮。”

    老妪望着杜少甫清朗的双瞳,问道。

    杜少甫身子直了直,抬头挺腰,望着夜幕,而后望着老妪,说道:“差不多天亮了,你们不愿被人看到,喜欢偷偷摸摸的背后做事,我只有早点来,免得你们被人看到。”

    听着杜少甫的话,望着此时杜少甫的脸庞和眼神,老妪目光动了动,她有着一种感觉,那种感觉,像是面对着一个平静的封印一般。

    这眼前的青年,就如同是体内有着一个封印,看似平静,但说不定有朝一日,就会封印松动,然后不知道会有着什么可怕之物会出现。

    “看样子,你心中有怨。”两息后,冥老望着杜少甫叹道。

    “没有怨,只有恨。”杜少甫直接答道。

    老妪闻言一愣,随即苦笑,道:“恨我们?”

    “只恨自己实力不够!”

    杜少甫望着老妪,而后问道:“我娘和我妹,她们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