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七百八十三章:坟头冒宝
    第七百八十三章:坟头冒宝。

    杜少甫望着任盈盈说道,随后展开双臂伸展了一个懒腰,自语道:“我要实力,增强实力!”

    “武皇境可是不太好突破,需要契机,需要参悟,一旦踏破,从此脱离王者束缚,踏足皇道!”

    任盈盈对杜少甫说道,她在提点着杜少甫,有种老气横秋的感觉。

    杜少甫听在耳中,用心记在脑海,感觉着眼前的这任盈盈越发是神秘,深不可测,还很熟悉。

    那种熟悉之感让杜少甫感觉到越来越清晰,似乎差一些,就知道这女人到底是谁了。

    “清醇哥来了。”

    蓦地,杜少甫目光波动,感觉到了荒古空间外清醇哥来了。

    片刻后,甄清醇虚幻的元神之躯出现在了荒古空间内,那倒三角的双眼目光望着杜少甫诧异,感觉着杜少甫身上的气息波动,诧异道:“似乎是进步不小啊?”

    “进步了一些,但还不够。”

    杜少甫微微一笑,望着甄清醇,道:“清醇哥,我想要远行一段时间,磨练自己,也要去解决一件所托之事。”

    “你不打算回古天宗?”甄清醇望着杜少甫问道。

    “古天宗随时能够去,不过现在还不急,我觉得我现在应该更需要磨练。”

    杜少甫双瞳中泛着些许的冷意,道:“暂时,就让有些人以为我真正的死去了吧。”

    “你的想法不错,不过你出去,怕是难以隐瞒住自己的。”甄清醇微微皱眉,这家伙惹眼了,无法隐瞒。

    “应该不难,我师父留下的‘秘兵诀’中,有些小玩意,刚好能够适合我,一些功法我暂时隐藏一二就好。”杜少甫笑道,似乎已经是早已经有了打算。

    “你师父到底是谁?”

    任盈盈好奇问道,她最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能够指导出如此凶悍的弟子,能够和那些家伙相比肩。

    杜少甫瞥了任盈盈一眼,没有回答任盈盈的意思,目光只是注意着那条小东西。

    “看样子你已经有了打算。”

    甄清醇望着杜少甫,他知道眼前的青年有着自己的主意,这一次从毁灭到新生的经历,更加让他由内而外的蜕变了一次,他自己最清楚自己需要什么。

    “不过在你打算去磨练自己前,有件事情倒是要知道一下。”

    甄清醇对杜少甫说道:“你的复活引起了不小的动静,还有那只紫炎妖凰出世,引起了不少人注意,现在所有人都认为石城有着宝物,所以现在石城之外,围拢了不少的人,武王境的都不少,怕是打算就要对石城动手,想要夺宝。”

    话音落下,甄清醇嘴角微微扬了扬,对杜少甫强调道:“事实上,石城现在的确是有着宝物,可能是因为紫炎妖凰的涅槃和你的新生起到了影响,你体内的不死草和那神秘植物出现了灵种,现在已经生根发芽。”

    “都已经生根发芽了么?”

    闻言,杜少甫也是为之狠狠的愣了一下,不死草生根发芽,这消息若是传出,这怕是能够震动整个中州了吧。

    “另外那神秘之物,这一段时间我仔细的研究了一下,应该也发现了来历。”

    甄清醇正色的望着杜少甫,说道:“若是我猜测的没错的话,那应该是‘洞冥草’。”

    “对了,我也想起来了,那就是洞冥草,来自那一族,绝对就是洞冥草。”

    任盈盈高兴不已,听到甄清醇的话,让她也想了起来,那绝对就是恐怖的‘洞冥草’。

    “‘洞冥草’。”

    杜少甫有些陌生,没有太听过洞冥草的来历。

    “洞冥草是重宝,不会在‘不死草’之下,世所少见,能够净灵台,镇一切诸邪,是重宝中的重宝,对于修行者来说,价值无法衡量,个中好处,你以后就会慢慢发现。”

    甄清醇对杜少甫说道:“你的坟头上冒出了不死草和洞冥草,怕是以后整个石城都会变成一方宝地。”

    “呼……”

    杜少甫深呼吸了一下,而后脸庞抹过一抹笑容,嘴角却是勾勒出了些许的寒意弧度,道:“看样子有人盯上了我的不死草和洞冥草了啊,也好,也该试试最近进步了多少了。”

    “你要露面出手?”

    甄清醇皱眉,对杜少甫说道:“你大姐找过我,担心一旦动手,怕波及石城,石城可是你的根基。”

    “露面有很多种,那些人想要进石城,那就要看看有没有那个实力了。”

    杜少甫淡淡笑道:“我先炼制一些东西,到时候再去解决吧。”

    “呼啦啦……”

    片刻之后,迷蒙的空间内,杜少甫身前五色灵炉符鼎出现,雄浑的气息波动,一大堆的修炼材料摆放在了身前。

    ……………………

    群峰耸立,众山环绕。

    一座山峰耸立,四周葱翠黛绿,云雾缭绕,远处千重万岭重岭,波澜起伏,壮丽苍茫。

    “你真的死了么……”

    山峰上,司马沐晗望着远处群山喃喃轻道,月白色和粉红色交错的锦缎长裙,勾勒出匀称玲珑的身段,纤腰盈盈不足一握。

    “丫头。”

    有着声音传来,一个身形清瘦的中年无声无息般出现在了其身后,一袭绣绿纹的青色长袍显得飘飘逸逸,衬着那修长的挺拔身影,正是古天宗宗主司马踏星。

    “爹。”

    司马沐晗回头,娇颜挤出些许微笑。

    望着爱女,司马踏星眼中满是疼爱,琉璃双瞳微微波动,轻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司马沐晗抬头,轻道:“难道是娘要回来了么,可是我才去外婆家没多久,外婆还是不同意让娘回来啊。”

    “不是。”

    司马踏星摇了摇头,望着司马沐晗一会,才开口说道:“是石城辗转送来的消息,据说那家伙可能有了变故,具体情况我还不太清楚,不过能够肯定的是,那家伙不一定就真的死了。”

    稍作停顿,司马踏星继续说道:“你师公得到消息,已经立马赶过去了,应该不用多久就会有具体的消息传来了。”

    “爹,你是说那家伙没死么。”

    闻言,司马沐晗双眸发亮,光华绽放。

    “具体的消息过一些时日才会知晓。”

    司马踏星目视着爱女,像是肌肤上隐隐有着光泽流动,眼睛里闪动着琉璃深邃光芒,道:“不用多久,那一场盛事就要开始了,三十年才一次,这一次我们古天宗就要看你们几个的了,爹让你回来,就是希望让古天宗更有希望一些,这段时间,你应该多努力了,你那两位小师叔,可是都已经踏足了皇级,接下来就该你了。”

    “恩,我明白。”

    司马沐晗点头,随后微抬俏颜,灵动的眼波内,双瞳泛着淡紫色,望着司马踏星,问道:“爹,那家伙要是活着,是不是会回来宗中,到时候一起去参加?”

    “放心吧,若是那家伙能够活着,你清扬师公自然是会把他带回宗中的,到时候自然会去参加。”

    司马踏星说道,随后喃喃轻道:“若是那家伙真的命大还活着,那我古天宗又多了一分希望。”

    “那太好了,我就知道那家伙不会死的,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就他整个一大祸害,怎么会那么容易死。”

    司马踏星淡紫色双瞳波动着灵慧而又妩媚的光泽,小嘴微撅,顿时高兴了起来。

    丝绸般墨色的秀发,随意的飘散在盈盈不足一握的纤细腰间,让人目眩神迷,对其仰慕倾心,司马沐晗随后兴奋对司马踏星说道:“爹,我去金古空间闭关了,到时候可不能够让那家伙再打败我。”

    话音落下,那曼妙倩影翩翩离去。

    “这丫头……”

    司马踏星望着爱女的背影微微笑着,琉璃般的深邃目光透着疼爱,而后眼中神色微动,目视着前空,低声自语道:“祸害遗千年,那家伙,应该是不会那么容易死的,不过失‘心’,到底是如何恢复的,真有奇迹么……”

    …………………………

    迷蒙的空间,温度炽热。

    杜少甫身前,灵炉符鼎之内,滚滚的火焰波动而出。

    灵炉符鼎内火焰包裹中,有着一件软甲被滚滚的火焰包裹着,秘纹波动蔓延。

    “秘兵诀!”

    杜少甫手印凝结,手中符箓秘纹绽放,化作众多兽能,随后尽数铭刻在了那一件软甲之上。

    “嗷吼……”

    兽吼咆哮,有金翅大鹏振翅,玄云赤蛟腾空,啸天妖虎咆哮,随后尽数被铭刻在了软甲之内。

    手印变化,杜少甫眉心之中,有着光芒涌出,透着古老神辉,有着可怕的威压波动荡漾,*纵兽能,炼制软甲,得心应手,举手投足般流畅。

    “好可怕的灵根,难道是‘皇灵根’,好像比起皇灵根还要强?”

    感觉到此时杜少甫体内波动的那古老神辉气息,任盈盈灵辉双瞳也为之震愕。

    “‘皇灵根’算什么,他的灵根胜不可测,似乎只是已经挣脱了压制,虽然已经觉醒,但还没有彻底复苏。”

    甄清醇虚幻双眸中,蔓延光华,有些忍不住的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