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九百三十章:幻中之幻
    第九百三十章:幻中之幻。

    “宗主这话何解?”一个古天宗老者模样的长老,好奇望着司马踏星问道。

    司马踏星目视时空符阵内那一个紫色软甲青年,开口微笑一笑,说道:“那乔峰的肉身太强了,这安陵君也没有轻敌,一出手就是全力,可却是估算了错误,不应该和乔峰硬抗的。”

    话音略作停顿,司马踏星琉璃双瞳微动,继续说道:“据我所知,灵天谷那安陵君,最强的并不是他的岩化武脉,而是他的灵根,那才是他最强的底牌,只可惜估算错误,一切已经晚了。”

    第九锻体神雷台上,杜少甫没有理会下方的安陵君,身影再度踏空,直落第八锻体神雷台之上。只是望着此时第八锻体神雷台上的那一个秀美绝伦的女子,杜少甫面具下的双瞳,也开始泛着些许波动。

    自蛮兽山脉内分别,转眼已经是好几年时间。

    这几年时间,对于杜少甫而言,自己身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而眼前的女子在这几年,也同样是发生了不少的变化,不仅是越发的秀美绝伦了,最重要的是,在天赋修为实力之上,更是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此时朱雪能够站在这神雷台上,就是最好的证明。

    朱雪望着眼前的青年,那面具下的双瞳目光清朗,似乎是似曾相识,那种熟悉的感觉,还不是一般相熟。

    “我可曾见过你?”

    贝齿轻启,红唇微张,朱雪开口对杜少甫问道。

    望着身前的女子,死而复生离开石城之际,杜少甫便是听说过,眼前的这女子,曾特意从玄符门前来看望。

    算起来,当初蛮兽山脉内,其实也只是一段短暂的相识缘分。

    “见过。”

    杜少甫轻道,面具下的双瞳带着些许的笑意。

    “你是谁?”

    朱雪身子微微一颤,那熟悉的感觉,特别是那双瞳中的笑意,让她更是感觉到熟悉,隐隐间是那般的触手可及,呼之欲出。

    杜少甫还是一笑,道:“我是谁,现在还不重要。”

    闻言,朱雪明亮双眸内目光微微一颤,泛着些许波动,清秀绝伦,微张红唇,轻道:“你很像我一个朋友。”

    杜少甫目动,望着眼前那身材纤长,双眉弯弯,颜若朝华,浑身尽是秀气的女子,道:“玄符门朱雪的朋友,应该不凡吧,我能够相似,也深感荣幸了!”

    “不管他非凡与平庸,他都是我朋友,只可惜,他已经死了……”

    朱雪脸如白玉,颊边微现梨涡,明亮双眸中,徐徐涌出了些许的寒意,轻道:“我不知道他怎么会离去,但我相信事情肯定不会简单,若是有朝一日让我知道了他的死另有隐情,我一定不会放过,我会让那些人知道,就算是他死了,他还有我这个朋友在!”

    闻言,杜少甫眼中目光忍不住泛着波动,目光微颤,忍不住有种欲要揭开脸上面具的冲动。

    在自己的朋友面前带着面具,那等心情,对于杜少甫来说,太不好受。

    “或许,若是我失败的话,神魂俱灭,要再在亲朋好友面前离去一次,还不如就如此,当我早已经离去。”

    杜少甫喃喃轻道,目视着四周紫色电弧映照的那白玉脸颊,更是显得柔美如玉,轻道:“你的朋友若是知道有你这样一位朋友,定然会很高兴。”

    “其实,我还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朋友,他那个人有些怪,或许他那家伙,早都已经忘记我了吧。”

    朱雪微微一笑,想着当初那一个坚毅锐志的青年,凶残可怕,凶悍如兽,当初蛮兽山脉内分离,已经是转眼数年而过。

    “我相信,在他心中你一定也是他朋友。”

    杜少甫望着眼前的女子,话音略作停顿,而后再度轻说道:“他肯定也一直没有忘记过你,你在他的心中,一定也是很重要的朋友。”

    “谢谢。”

    朱雪望着杜少甫,道:“我打败你,应该就能够知道你是谁了吧?”

    “想要打败我,可不太容易。”

    杜少甫道,虽然不想和眼前的女子动手,但至尊模式,自己别无选择。

    “其实,你倒并不如表面的那般惹人不喜欢。”

    朱雪还是轻轻一笑,对杜少甫说道:“我知道你很强,肉身更强,而我最强的是灵魂攻击,你自己小心。”

    “我会注意,你不用留手。”杜少甫道。

    “那你小心,我动手后,可不会客气的。”

    朱雪淡淡一笑,清秀绝伦的气质,荡然让得杜少甫心神都为之颤动,这些年,这丫头还真是越来越出落的动人心魄了。

    “不对,这不正常……”

    蓦地,杜少甫泥丸宫内元神为之一颤,脑海中的元神虚影内,有着一股古老的气息波动而出。

    与之同时,杜少甫灵台一颤,也同时打了一个激灵。

    身怀洞冥草奥义,能够净灵台,镇一切诸邪!

    当初在七星辰光池内,星辰光辉净化灵台,洗髓己身。

    让得此刻杜少甫的元神之力,早已经不同寻常。

    特别是修炼那古老的神秘功法残篇,精神灵魂力量,一直就浑厚异常,充满着各种奥妙。

    甚至那些奥妙,杜少甫也一直无从领悟,不知了解。

    就在此刻,杜少甫望着朱雪那动人的笑意,而后立刻就感觉到了不正常。

    “迷幻元神,这丫头在催动幻阵……”

    随着心中一颤,杜少甫顿时回过神来,心中同一时间大惊。

    此刻朱雪正在布置幻阵,自己刚刚竟然是被陷入进去了,若不是自己的元神也不简单,就差点无法回过神来。

    没想到朱雪的幻阵,已经如此的浑然天成,竟然催动的不着痕迹,这让杜少甫为之心中震惊。

    朱雪明亮的双眸中,开始露出符文光芒,根本没见到有任何的手印凝结,体表之上便是有着一股股耀眼的符箓秘纹波动。

    一股可怕的威压,骤然间落在了这一方空间内。

    “神魂灵根,朱雪师姐动用了神魂灵根,那器皇乔峰输定了,肉身再强,在朱雪师姐的幻阵之下,怕是毫无作用!”

    引雷台下,不少玄符门的弟子,对于器皇乔峰绝对是有着不少不爽的。

    此刻见到朱雪动用灵根,顿时不少人就露出了喜色。

    “神魂灵根,应该还只是人皇层次的灵根,据说有着神魂灵根的人,其元神之力浑厚强大无匹。若是能够修炼到神魂层次,足以沟动天地,调动天地能量,那是这世间最为可怕的灵根之一,玄符门的那家伙,倒是收了一个好义女啊!”

    古天宗山峰上,司马踏星目视时空符阵内,轻道:“那乔峰肉身极强,虽然也是灵符师,就是不知道元神之力怎么样,和朱雪比元神力,这倒是有些险啊。”

    …………………………

    神雷台上,杜少甫望着身前空间在变化,有着一幕幕画面在眼前变化。

    那一幕幕变化中,杜少甫看到了杜家。

    夜幕,庭院中,好久不见的酒鬼老爹,披头散发,抱着酒壶,目视皓月,目光迷离。

    随后画面一转,杜少甫看到了黑暗森林中,阴冥教摧毁天武学院,无数学生葬身,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杀气冲天。

    一切身临其境,真实无比!

    神雷台上,此刻落在了四周众人的的眼中,只见杜少甫静静而立,目光却是无端开始泛起了血红,身上气息在不停的变化。

    随后眼前画面一转,杜少甫又到那一族中,欺辱轻蔑,最后自己断骨挖心,最后也无法相见至亲……

    杜少甫的目光越来越血红,身上的气息剧烈的波动,开始变得紊乱,浑身在颤抖起来。

    “少甫,你怎么在这,还不去找找你娘,找你妹妹,还不去为天武学院报仇,你还在这做什么……”

    淡淡的声音传来,杜少甫心中一颤。

    杜少甫目视,身前空间朦胧了起来,一道挺拔的身躯徐徐的走出,看似缓慢,却是瞬间到了身前。

    来者酒气熏天,醉醺醺的模样,衣衫凌乱,长发散乱的遮住了大半的脸庞和额头。

    “老爹。”

    杜少甫一惊,随即脸庞上迅涌上一抹惊喜之色。

    “你这孩子,怎么在这儿。”

    ‘杜庭轩’抬了抬头,长发遮额的目光波动,嘴角咧出了笑意,嘴唇很薄,脸庞俊朗,目光慈祥,微微抬手,像是要抚摸向杜少甫而来。

    而在这一刻,杜少甫血红中的目光顿时消失不见,清朗的双瞳中泛出了些许的笑意,轻道:“我那酒鬼老爹,早就不这么邋遢了,可是俊朗的很。”

    话音落下,杜少甫振臂一抖,一道雷光手印直接按在了身前的‘杜庭轩’身上,那‘杜庭轩’顿时消散成画面。

    随后画面模糊,不可见物,逐渐消失在了半空。

    杜少甫微微一笑,双瞳之内出现了一种特别的符文光芒,那种符文光芒,和玄魂瞳似乎是有着不少的相似之处,似乎是同出一辙,同源同宗。

    “噗嗤……”

    与之同时,朱雪嘴角一缕细小的殷红鲜血溢出,蔓延符文的目光中,不知道何时泛起了一股淡淡的红色。

    目光一颤,红芒徐徐收敛,朱雪这才回过神来,随后双眸望着眼前的软甲青年露出了震撼之色。

    “多谢手下留情。”

    深呼吸了一下,擦拭着嘴角的血迹,朱雪红唇嘴角泛起些许的苦笑。

    朱雪知道自己败了,还败的很彻底。

    若不是对方收下留情,她怕是后果不堪设想。

    “你的幻阵很强,你的灵根更是不凡。”

    杜少甫微微一笑,轻道:“只是我刚好在幻阵上有所涉猎,才能够勉强胜你而已。”

    “我对你施展幻阵,以为你一直陷入了幻阵内,谁知道到了最后才知道,我早就陷入了你的幻阵,却还以为你陷入了我的幻阵之中,实则我才是陷入幻阵的那一个,这等幻阵造诣我远远不及,要不是你刚刚手下留情,我怕是至少也会重创,我败了。”

    朱雪目露苦笑,自己动用神魂灵根加持幻阵,没想到到了最后才知道,自己竟然不知道在何时,被对方反困在了幻阵内。

    那幻阵才真正可怕,毫无痕迹,让自己不知不觉中深陷。

    朱雪一直还以为自己一直掌控幻阵,让对方深陷在了自己的符阵内,最后若不是对方手下留情,轻则元神重创,重则足以能够摧毁元神。

    杜少甫微笑,对于符阵上的领悟,好在自己一直没有放下。

    特别是大难不死后,最后大哥甄清醇交给自己的那一个大手段,和玄魂瞳同宗同源,同样是一个可怕的幻阵。

    那幻阵等于是玄魂瞳的升级版,比起玄魂瞳来却是不知道要强横多少倍,那甚至是大哥甄清醇当初的底牌绝招。

    因此一有时间,杜少甫就会参悟。

    那幻阵叫做‘须弥幻境’施展到极致,能够让人不知不觉深陷,但却是在现实生活中一直如常,甚至深陷者永远不知道自己已经深陷到一种幻境内。

    “我败,按照现在这里面的规则,似乎应该要下去一层吧。”

    朱雪苦笑,没想到对方在符阵的造诣还有元神的强悍程度,都是那般可怕。

    “嗤!”

    随着话音落下,朱雪倩影一点,身影顿时自第八锻体神雷台上直接跃下。

    杜少甫无奈一笑,朱雪身上的那灵根威压绝非简单,自己明显受到影响。

    幸好碰巧在幻阵上,加上自己的元神力量颇为奥妙,还有七星辰光池内的星辰能量净化灵台,洞冥草奥义护身,诸多巧合下,才能够占据不少的便宜,趁机将朱雪反控在幻境内。

    如果朱雪动用灵根之力,催动其它手段,杜少甫感觉着,自己怕是也要付出不少的力气。

    “朱雪怎么败了!”

    四周众人,以及时空符阵外的亿万万目光,此刻皆是目露疑惑之色。

    没有几个人看清楚朱雪是如何落败的,两人甚至从头到尾都没有真正交手过。

    “器皇乔峰,太强了!”

    只是那些知道朱雪是如何落败的人,则无不是更加深深震撼!

    “继续!”

    杜少甫微微抬头,嘴畔带着些许的苦笑,脚掌玄气涌动,直登第七锻体神雷台。

    此际,引雷台下,古天宗水若寒,降灵,尹莫尘,葛宗,杜家杜小蔓,杜云龙,天下会银翼魔雕,夜飘凌,千古玉等目光都是尽数紧紧目视。

    神雷山脉外,时空符阵之前,古清扬长老,宆明泽长老等古天宗长老目视符阵,皆是为之目凝起来。

    “宗主,你看沐晗和那乔峰,谁胜谁败!”

    古天宗内,颢护法目视着时空符阵,随后对身边司马踏星问道。

    司马踏星苦笑,琉璃双瞳内有着些许光辉悄然抹过,轻道:“乔峰深不可测,何况,他也只能够胜不能够败……”

    「四更,今天四更有三更都是大章节,足以抵挡上超出五更多字数,早上六点多起床道现在码字十四小时没有停过,还是在宿醉中,相信宿醉过的书友都知道宿醉是什么状态。

    所以对于那些喷子,小禹只能够说一声留些口德吧。

    昨天没更,一直发了好几个通知,让大家不要久等,就是怕大家等着更新,我心中会愧疚。

    每一次有事情,那一次不是各种办法发了通知,我相信只要是看正版的读者都能够第一时间看到,看盗版的我不反对,也不想管,但好歹积点口得。

    另外,所谓的点击,流量,人气,真的对于任何一个网络写手来说,都毫无作用。并不是那些喷子一直自以为是的认为,我点击了,看了,增加人气了,就是给你写手提高人气了,让你能够多赚钱了,所以我就是你老板,你的衣食父母了。

    网络写手的人气,从来算的都是正版订阅量,和盗版毫无关。

    ,盗版网站的广告,也不会分给写手一分钱,一般写手,没人会理会那些无聊的话而已。

    还有,小禹也真的不是靠求鲜花赚钱的,不用拿鲜花喷。

    小禹每次求鲜花,只是动力,而且每一次只要认为自己没有努力,都绝对没有脸求鲜花。

    大过年的,小禹收到最多的留言是,过年了,快爆发吧。

    礼拜六礼拜天,五一国庆什么的,收到的各种留言,也都是快爆发。

    这样算起来,哪一天适合休息呢?

    平常就算是请假,说是请假,那一次不是事后会补上章节?

    每次爆发的时候,满世界就是小禹我爱你,太给了,一旦更新少一天,各种喷子各种奇葩喷。

    小禹难道真的更新少么?估计会算数的人都能够看清楚,就不多解释了。

    只想说,请多多理解支持和见谅。

    对于书友们一般的意见和建议,小禹从来也是好好注意和记下的。

    当然,喷子只是少数,小禹也很久没有理会过了,只是今天或许还在宿醉中,看着有些烦而已,影响诸位书友的阅读,只能够再次请见谅了。

    对于昨天停更,本来一开始说昨天还要努力多更的,虽然有些特殊情况,也尽管发了通知,但不管什么原因,此事小禹的确是是错,在此,也忱挚的和诸位书友再次致歉,小禹以后也会尽量做到,不让大家白等,尽量做到更新准时,再次万分致歉。

    ps:这一段小禹的牢骚话,小禹就没法修改上去了,怕有的兄弟们看得快的,会看不到,估计会坑上看正版的兄弟两分钱,这个,就当做是过年兄弟们给我的红包吧,让我再无耻一次,致歉。

    另外,今天真的宿醉,只能够码出这么多了,小禹明天再努力,今天更新完毕,还求鲜花,狠狠求鲜花,厚颜无耻的求鲜花,丫丫的,给那些喜欢喷的喷子制造一点可以继续喷的话题和机会,要不然书评区太冷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