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九百三十七章:师账剑道
    第九百三十七章:师账剑道。

    第五神雷台上,程胜男目光还在望着那一个紫袍青年,想起了那一些曾经,内心深处有种说不出的心酸。

    她不知道自己选择的一切是不是值得?

    是命运使然,还是自己不够坚定?

    或是生在帝王家的身份,将她推到了今天?

    这一切,是不是真的是正确的?

    此刻,没有人能够回答她的心。

    程胜男突然想起了订婚前夕,妹妹程艳对她说的那一番话。

    但她知道,此刻有些曾经已经越来越远……。

    “哼!”

    引雷台下,欧阳爽目视上方,喉咙内娇哼一声,娇颜神色倒是悄然好看了不少。

    “嗤!”

    杜少甫身影落在了第三锻体神雷台上,紫袍微动。

    第三锻体神雷台上,那是一个肩头衣衫绣着一柄栩栩如生的剑形花纹图案的青年。

    这青年浑身散发着淡淡冷漠气息,皮肤白皙,耀眼黑眸肃若寒星,冷峻如冰,似可以望穿轮回。

    “慧剑门。”

    杜少甫望着眼前青年肩头上的剑形图文,不难猜测那青年来自慧剑门,那侧脸轮廓宛如刀削,给人一种极为锋利的感觉,透着一种尖锐的锋芒,宛如出鞘的利剑。

    “很强!”

    杜少甫暗自目动,窥探着那青年身上那若隐若现的气息,深不可测,极度危险。

    那种无形中的感觉,让得杜少甫感觉着,眼前的这青年,那是比起程胜男,江若琳等,更是可怕了不知道多少。

    此刻杜少甫感觉着,自己此时面对的,怕要是一场真正的激战!

    “我不管你是乔峰还是杜少甫,可是器尊的弟子?”

    无名开口,声音如气息一般淡淡冷漠,犹如利刃,长衫下的身形修长,肩后背上背着金白黄三色三柄带鞘长剑,宛如扇形展开。

    “不管我是乔峰还是杜少甫,我也都是家师器尊的弟子!”

    杜少甫抬头,目光坚毅,有金芒波动。

    从当初九重灵的口中,杜少甫已经得知,这慧剑门的无名正在寻找自己,怕是来者非善。

    而对于无名的来历,杜少甫从东里雕和林薇琪的口中也有所知晓,此人乃是慧剑门年轻一辈之中的第一人,沉迷剑道,一个绝对的剑痴,修为深不可测。

    在剑道上的修为,这无名也早已经超于同辈,就连慧剑门的很多长老都自愧不如。

    “那就好,我没有找错人。”

    无名微微抬头,目视着杜少甫,轻道:“你师父器尊欠下了一份账,一千四百年了,师债徒偿,天经地义!”

    话音落下,无名挥手而动,犹如利刃出鞘,手中顿时一道耀眼符箓秘纹暴涌而出,随即一柄通体璀璨的虚幻能量长剑出现在了手中,宛如天成,符文闪烁。

    “嗡!”

    这能量长剑握在手中,宛如实物一般‘嗡嗡’风雷作响,剑鸣之声穿金断玉一般传出,让人耳膜都是生痛。

    “玄气凝剑。”

    杜少甫目光一挑,以玄气凝剑这种手段并不太难,修为层次低的人也能够办到。

    只是玄气凝剑到此时无名这等地步的,却是绝对是难以见到。

    那能量长剑抖动之间,周身空间波纹都是在微微晃动着。

    “师债徒偿,天经地义,不管家师留下了什么账,我接着就是。”

    杜少甫没有多问,堂堂慧剑门年轻一辈的第一人无名,也绝对不会信口开河。

    不管是师父器尊留下了什么账在外面,自己接着就是。

    “倒是有担当。”

    无名望着杜少甫,淡淡冷漠的气质就如同是手中凝聚的能量剑影一般,道:“我三岁开始学剑,到今天一共二十二年,从学剑第一天起,师父就曾告诉我,有朝一日若是遇到器尊夏侯风雷的弟子和后人,定然要一个一个击败,否则,我就不能够学剑。”

    此刻的无名,依然平静,他的剑道早已经到了归于本心的地步。

    为了今天,他一直在等待着,已经等待了二十二年。

    至于师门的原因,他也从不多问,无须多问。

    杜少甫无奈一笑,不知道师父在慧剑门中又得罪了什么人,无缘无故的留下了一笔账。

    不过还好,反正自己此刻也需要一战。

    “剑道么……”

    望着无名手中凝聚的能量长剑虚影,杜少甫身上玄气微微抖动,一股无形的气势显露,周空顿时有着一股压抑之力蔓延开来,一柄玄气凝聚的长剑也顿时出现在了手中。

    “轰!”

    杜少甫身前的能量长剑和紫金天阙一模一样,乍然间,一股绝对不会在此时无名之下的气息席卷弥漫。

    隐隐间四周空间凝固,两股气息无形交锋,无端立刻对撞在了一起。

    两人还没有动手,但这气氛陡然就开始紧绷起来。

    人未动手,这两人气势已经是开始在交锋起来。

    这互相对持之间,只是片刻,两股气势几乎是同时湮灭在周空。

    “你无须选择剑道,剑道上,你不会是我对手!”

    无名目视杜少甫轻道,在剑道上他有着绝对的自信。

    “是么?”

    杜少甫微微一笑,只是这同时间,身上的气息骤然变得霸道凌厉,一袭紫袍猎猎,带着一股凌厉霸道的气息,浑身玄气宛如风暴般席卷而开。

    “咻……”

    下一瞬,杜少甫手中能量剑影已经为之一抖,一片金色剑影瞬间暴掠而出。

    每一道剑芒划出,都是带着一股可怕的气息,牵动四周虚空隐隐间的电弧汇聚而来。

    “分花拂柳,这是明圣剑谱内的分花拂柳。”

    神雷山脉第六峰上,胡三坤长老此刻也是稍微带着一丝紧张了起来,颇为期待的轻道:“剑道上,慧剑门的那些家伙在使剑上的确是有些本事,据说那无名可是剑道奇才,少甫有些扬长避短了啊。”

    “屁话,慧剑门的那些家伙在使剑上有些本事,难道我们古天宗的明圣剑谱弱么,要是剑道上少甫将那无名击败,我看以后慧剑门的那一批老家伙见到老子,还敢不敢动不动就拔剑了。”

    古清扬长老冲道,期待着自己的宝贝弟子能够为自己吐气扬眉。

    身边宆明泽长老和胡三坤长老等人白了古清扬长老一眼,他们自然是清楚,慧剑门内的一个老剑痴,可是在剑道上一连击败了古清扬长老九次,次次让古清扬长老灰头土脸。

    这被视为古清扬长老有史以来最大的糗事,只不过这件事情,古天宗内知道的人可没有几个。

    何况知道的人也根本不敢外传,万一惹的古清扬长老发毛起来,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神雷台上,随着杜少甫出剑,无名目动,似乎杜少甫每一个轻微的动作和每一个眼神,每一缕细微的玄气波动都在其窥探之中。

    “嗡!”

    无名出剑了,能量虚影长剑一剑刺出,简单的一剑,快捷而凌厉,迅猛无匹,直接将杜少甫一招‘分花拂柳’破解。

    杜少甫惊讶,简单的一剑,就已经知道无名的可怕。

    当下手中能量剑影变化,一式直接变化,杜少甫剑尖接连点动虚空三下,喷发绚丽符文。

    这是明圣剑谱内的阳关三叠,上中下三处封锁无名来路。

    无名还是那般的淡淡冷漠,手中虚影长剑接连变化,再度出剑,回点三下,再度将杜少甫的阳关三叠化解。

    “咻咻……”

    顿时两人剑芒纠缠,风雷作响,一招招剑芒看似都是颇为单纯的剑招,偏偏蕴含大道,连绵不绝,剑芒一重接着一重。

    两人交手,没有太大的声响,只有铿锵的风雷声回荡在虚空。

    一道道剑芒自两人的手中划过玄奥莫测的弧度,在虚空上留下真空痕迹。

    “哗啦啦!”

    剑芒大作,符箓秘纹大作,几乎是要淹没虚空,铿锵作响不绝。

    杜少甫越战越心惊,在剑道上,这无名太强了,强悍的不可思议,那一招招剑芒掠来,几乎是不可化解。

    无名从头到尾都是那淡淡冷漠的气质,像是不带任何人类该有的情感。

    “剑道上,同辈中无人能够是无名师兄的对手!”

    下方引雷台下,慧剑门的青年翘楚们此刻有着绝对的自信。

    从小到大,无名的生命中就只有剑,剑就是一切。

    在慧剑门内,无名从未有过败绩,单纯的剑道上,不少慧剑门的长老强者,也甘拜下风。

    整个中州上,不少用剑名家,无名在十八岁之前,就都曾一一拜访过,结果也只有一个……从未败绩!

    此刻四周所有的目光,都是落在了神雷台两人的剑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