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一千零七章:感同身受
    第一千零七章:感同身受

    第一千零七章:感同身受。

    女子倩影而立,超尘脱俗的脸庞上,空灵双瞳如星辰闪烁,望着天边某一处,发呆了许久,一直到夜幕降临,这才微微抬头,红唇嘴角微微波动,喃喃轻道:“你们不告诉我,难道就以为我真的无法得知么……”

    话音落下,女子手中手印凝结,浑身被符文包裹,随后自胸口出,有着一抹殷红的淡淡金色鲜血自红唇中吐出。

    “噗嗤……”

    这血液包裹符文,不是普通之血,还是精血。

    血液被纤手掌心符文包裹,随后抹在眉心之上,随着其手印凝结,女子眉心中一道符文光芒刹那涌出,在这夜幕山峰上,爆发出刺眼光芒。

    “呼啦啦……”

    大片的符文光芒中波动,空间为之‘哗啦啦’作响,那耀眼符文晦涩而繁奥,流转着虚虚实实的耀眼光芒。

    这光芒仿若是皓月,又如朝露滚霞,闪烁明灭不定。

    但这光芒内,有着可怕的波动与无以伦比的气息最后缠绕在一起,最后就在像是在山峰之前,拉开了一幅虚空像画卷……

    画卷内,那是一个边陲小城,一个少年从小被人嘲笑讥讽傻子。

    随后少年独坐荒山,忍受一切嘲笑讥讽,偶尔间的微笑,透着对一切嘲笑讥讽的无视和淡漠。

    少年成长,偶尔间和一邋遢白发老者,穿梭于山野之中,扑鱼烤肉,露出纯真笑脸。

    古老石碑下,少年领悟所成,山脉深处,被挟持所擒,危机重重,最后得金翅大鹏秘骨,

    进兰陵府城,入天武学院,闯黑暗森林,一路凶险,一路磨练。

    石龙帝国,未成王,先斩王,少年成王!

    天武学院被灭,少年怒,挥剑大开杀戒,随后进古天宗。

    画卷之内,一幕幕在快速变幻,那少年的一生出现在女子的眼前,让女子跟随着画卷景象为之时而皱眉,时而微笑,时而心疼,甚至为之落泪,任由泪水划过脸颊。

    她的泪,这世上何曾有几个人能够得见。

    世上本没有感同身受,但此刻,这女子却是能够感觉到,仿若那一幕幕融入灵魂,真正的感同身受。

    熟悉的地方,那少年成长成了青年,在这熟悉的地方,也曾大闹四方,最后被无数强者包围。

    那虚空之上,青年悬浮而立,金色双瞳目光犀利慑人凌厉,挥剑直指,喝道:你只是想要的心而已,你只是怕我妹妹和我娘不要我的心而已!

    说完,紫袍青年手中的宽剑徐徐放下,微微一叹,望着天空。

    在那透着画卷的目光中,女子此刻也能够感觉到那青年那无声的愤怒,无奈,还有担忧,和思念……

    “我的妹妹,我虽然还未曾见过,但她是我妹妹,我如何能够不救,你们何需如此哄我欺我!”

    “第一,我要我爹与母亲妹妹在一起。”

    “第二,我要‘不尽木’。”

    青年声音回荡在画卷内,最后眼中有着不舍,有着失落,满是复杂。

    而后他喃喃说着什么,嘴角勾勒出一道苦涩的笑意弧度。

    目视着四周天空,他沉默了一会,像是在发呆。

    “母亲,妹妹,我想,我们此生终究是见不到了的,我有太多的不甘,太多事情没有办到,师父的嘱托,族人的期望,我不甘,不舍啊,妹妹,以后你替我完成吧,好么……”

    女子隐隐间,似乎能够听到,那青年在说着话。

    痛,很痛,那是无法形容的痛!

    听着那紫袍青年的话语,女子泪流满面,已经分不清楚此刻是虚幻还是真实,轻声抽泣,挥手制止道:“不要,不要啊……”

    但那紫袍青年无法制止,他的身上跳跃出金色光芒,金光万丈,早已经龟裂的肉身上,再度渗透滚滚淡金色鲜血,像是肉身要炸开。

    有着金芒从体内要渗透而出,紫袍青年胸口的位置上,更是直接崩裂……

    金光斗射,伴随着符箓秘纹,有着至尊威压扩散。

    “妹妹,你要好好的,替我对父母尽孝,替我守护族人!”

    紫袍青年话音落下,右手如爪插进了自己胸口的裂缝之内,伴随刺眼的金光迸发……

    “母亲,妹妹,我想见你们,我想要一家团聚,可我终究做不到,原谅我……”

    大喝滚滚,惊雷响彻,一颗淡金色又显得血红的心,随即出现在了紫袍青年的掌心内。

    这一颗心,跳动有力,犹如擂鼓,蔓延霞光,呈现一种生机勃勃,可怕的气息冲击长空……

    “嗤啦啦……”

    这一刻,那紫袍青年胸口的鲜血在飞溅,鲜血淡金,晶莹剔透,透着绚丽,但显得是那般的凄艳,像是最后的绚丽……

    青年胸口血流如注,但脸庞上却是带着微笑。

    此刻,女子的胸口,一颗心滚滚跳动,似欲要脱体而出。

    痛,剧痛,心如刀绞。

    那等挖心之痛,感同身受!

    泪如滂沱,划过脸颊。

    “哥哥不要,不要……”

    青裙女子双眸早已经血红,娇躯颤动,再也无法忍耐,凄声娇声大喝一声,身躯直扑画卷。

    但那符箓秘纹却是随后消散,画卷消失在半空。

    “噗嗤……”

    女子张口喷出一嘴鲜血,娇躯随后从半空坠落下去。

    “哎……”

    叹息声传出,冥老身影出现,将青裙女子扶在虚空,褶子脸庞上,双眸无奈,叹息不休。

    “冥老,你们为什么要这样,你们为什么要害死我哥哥……”

    女子娇躯微颤,此刻不知为何,虚弱到了极致,随后昏死过去。

    ………………………………

    古天宗内,幽蓝幽蓝的夜幕天空中,皓月当空,月华如同皎白刀芒。

    荒山上,石碑前的的青年,突然间胸口一颤,为之抬头,紧闭的双眸骤然睁开,眼中两股精芒夺射而出,在这夜色之内如同闪电直冲苍穹。

    “轰!”

    也在这同时间,蓦地,那古老石碑之上,原本隐隐间错综复杂的裂纹,开始光芒溢出。

    裂缝在急速皲裂,整个荒山在此时也为之摇晃。

    “咔咔……”

    石碑皲裂的速度越来越快,那古老石碑裂缝越来越大,裂缝内蔓延而出的光芒也越来越耀眼,宛如化作一片光幕笼罩在了紫袍青年的身上。

    “轰隆隆……”

    随即整块古老石碑骤然龟裂,化作了一堆碎石粉末。

    与之同时,那悬浮两座山峰之上的荒山,也开始龟裂,最后在地动山摇中,化作碎石沙粒,从两座高耸山峰上倾泻坠落。

    巨大的动静中,惊醒了无数气息。

    “嗖嗖……”

    古天宗内各处,有着不少身影顿时掠空而来,随后便是第一时间到了此处,身影还在越来越多。

    月色下,目视着眼前的荒山和石碑皆是破碎成碎石,所有目光望着半空中那一个已经睁开了双眸的紫袍青年,目光各自诧异。

    此刻,那紫袍青年静立虚空,昂首望着苍穹,除了双眸有着精芒闪烁,除此之外,一切还是宛如呆滞。

    “小师弟怎么了,似乎有些不妥啊!”

    远处半空,一个背后背着一柄古剑的老者,望着那紫袍青年,目露出些许诧异之色。

    “似有些不妥,但又说不上来!”

    古清扬轻道,目光此刻也微凝,望着已经沉寂了两年的弟子,一直在为之担忧着。

    “小师弟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

    突然,背剑老者目动,望着那紫袍青年,隐隐间那一股气息,让他为之心颤,那一股气息很是狂暴。

    闻言,古清扬长老目光也是一颤,目光越发担忧。

    “我去看看小师弟!”

    老者开口,随后身影掠出。

    “小心一些。”古清扬对老者说道。

    “师父,我会小心的。”

    老者目露感动,难得师父有着如此关怀他的时候。

    “我是让你小心你小师弟,不要影响到你小师弟了。”古清扬毫不客气的对老者说道。

    “我知道了……”

    老者刚刚露出的感动之色,顿时烟消云散,随后无奈的看了古清扬长老一眼,点了点头,有些委屈的喃喃轻道:“一样是徒弟,这待遇也太不一样了吧。”

    “嗖……”

    嘴中嘀咕着,老者身影横空而出,靠近了杜少甫而去,神色也逐渐凝神了起来。

    “咦……”

    越是靠近,老者越是惊讶,那紫袍青年明明是身上没有任何气息波动,此刻间却是无端让他感觉到一股心颤的气息。

    那气息像是万兵之祖,似剑似枪似棍似刀……

    那气息凌厉无匹,此刻那紫袍青年静静而立。

    但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柄沉寂的神兵,像是压抑的火山,随时欲要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