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绣花枕头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绣花枕头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绣花枕头。

    听着杜少甫的话,韩钰那几句俊朗的脸庞上,终于是逐渐的阴沉了起来,目视着杜少甫,眼中满是寒意斗射。

    而此刻望着那韩钰,杜少甫踏足虚空,紫袍迎风而展,清朗双瞳深处,金光带着雷光闪烁,透着霸道。

    四周众人望着这两个年级相差不多,却是气势都是强横无比的年轻人针锋相对,皆是暗自目动,双方目光内都意味深长。

    阴沉的目光紧盯着杜少甫,韩钰那阴寒的俊朗脸庞上,终于是勾勒出了一抹异样的笑意,透着阴森,道:“以为当初能够和我族中那些小孩玩玩,就有着能够在我面前叫嚣的资格了么,天骄至尊,只是笑话而已,在真正的强者面前,那只是不值一提的小孩过家家的游戏,没有多少的含金量!”

    声音阴寒,回荡在周空,韩钰此刻眼中寒意,让得四周温度也急剧下降。

    杜少甫望着韩钰,丝毫没有为其话语受到任何影响,风轻云淡,带着淡淡的笑意,道:“你只不过是背后仗着那一族而已,若是没有那一族,你又算是什么东西?”

    “你真的惹怒我了!”

    韩钰真的怒了,声音从齿缝中咬牙传出,怒意已经无法压抑和掩饰。

    对于韩钰而言,他出来外界一趟,本来只是想要随便出来逛逛,何曾想到那小子却是会如此不将他放在眼中。

    一个外界的蝼蚁而已,竟胆敢对他不敬,若是传了回去族中,以后他也将会沦为笑柄。

    话音落下,韩钰身上开始气息涌动,逐渐滚滚滔天,若如一片汪洋般席卷开去,让荒国中医无命,小虎等皆是为之凝重。

    “这就怒了么,眼比天高,可惜心比纸薄!”

    杜少甫淡淡的摇了摇头,神色也逐渐冰冷了一些。

    “小子,你以为要带你回去,我就不敢杀了你么,最多让你迟几天死而已。”韩钰森然,齿缝中也迸射出寒意。

    “真不知道你们的优越感哪里来的。”

    杜少甫冷笑,面对着眼前的青年,对于外界有着一种天生的优越感,就敢如此放肆,将外界生灵性命等同蝼蚁,加上那一族的怨恨,杜少甫心中此时压着一团滚滚火焰。

    “你马上就会知道我们的优越感是来自哪里了!”

    韩钰忍无可忍,终于率先出手,对着杜少甫直接一掌拍出,下方石城飞沙走石,可怕的气浪席卷,笼罩杜少甫而去。

    “哼!”

    杜少甫冰冷一喝,挥袖一扫,一股金光符箓秘纹席卷,直接抵御在了前者气浪之上。

    紧紧一瞬间碰触,半空气浪冲天,化作了波涛,下方石城内不少建筑龟裂,地动山摇。

    两者交手,似乎是半斤八两,谁也没有占据上风。

    韩钰目动,他只是试探而已,没想到那杜少甫还真是接下来了。

    “王八蛋,这是我的荒国!”

    杜少甫却是在大骂,武尊交手,劲气余波很有可能直接能够将他的石城和新建的皇宫摧毁,瞧着下方有建筑龟裂,地动山摇,心中已经是心疼了。

    “不管你和少璟有着什么关系,在我心中,你都只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还真以为什么狗屁至尊天骄,就有着冲我叫嚣的本钱了么!”

    韩钰身影横空,再度一步踏出,体内磅礴的一股气势犹如浪潮般,自体内奔袭而出,顿时席卷石城高空。

    “小子,记住我,韩钰,以后这个名字,是你今生的噩梦,永生无法超越的存在!”

    冷笑滔天,韩钰俊朗的脸庞上露出了狞笑,可怕的符箓秘纹波动,古老的气息降临而来,手印凝结,最后符箓秘纹包裹在了拳头上。

    一脚跺空,韩钰身影俯冲而下,宛如陨石般,化作一抹闪电,带着那可怕的一拳,直接对着杜少甫爆射而去。

    “轰!”

    韩钰身影掠出,拳头之前空间扭曲,伴随着身影宛如陨石落下,低沉的空间闷响不绝。

    “韩钰玄妙武尊的修为,外界彼岸武尊也难以抵御,‘震天古拳’下,那小子自己找死!”

    青榆护法目带冷笑,根本没有将杜少甫看在眼中,坐看好戏。

    杜少甫平静的望着那一拳而来,根本就没有半点闪避的意思,只是淡淡的挥手一抖,有着金色符箓秘闪烁,骤然在身前凝聚成了一片大鹏金翅般,将自己护在了金色符箓秘纹下。

    金翅护体,这是大鹏金翅的手段,是金翅大鹏一族防御绝招。

    “轰隆!”

    紧紧只是眨眼间,那等一拳落下,那可怕的滔天能量涌进杜少甫体内,将金翅般的金色符箓秘纹直接摧毁,可怕的气浪席卷长空。

    “蹬……”

    杜少甫身躯直接震退一步,对方韩钰的确可怕,武尊玄妙却是能够摧毁自己的金翅护体,还能够将自己震退一步。

    杜少甫估计着,怕是一般的武尊彼岸,也无法真正的创伤到自己的肉身。

    而这韩钰摧毁金翅护体,还能够将自己震退,体内血气也在为之翻涌。

    抛开一切来说,这韩钰绝对是可怕,比起九重灵和东离赤凰绝对要强横的多。

    只是,杜少甫这也仅仅只是为之震退了一步而已,随后脚掌一跺虚空,身影急速反扑。

    在这同时间,杜少甫身前爆发璀璨符箓秘纹,一片璀璨的黄金手印,顿时悬浮在手掌之上,光芒绚丽夺目,有着一股无匹气势弥漫开去。

    “少阳印!”

    杜少甫冷喝,一个闪烁间,少阳印就直接落在了韩钰的胸口。

    一切都是电光火石间,一掌换一拳。

    谁也没有想到,杜少甫会以这种方式来交手,就算是韩钰也没有想到。

    乍然间,韩钰的胸口之上,有着低沉的能量闷响声响彻而起……

    “砰!”

    掌印落下,恐怖的金色符文能量涟漪,宛如惊涛骇浪席卷而开。

    韩钰身躯四周的空间,隐隐间也是像是崩塌出一圈漆黑的真空痕迹,防御被摧枯拉朽摧毁感觉。

    “噗嗤!”

    下一瞬,韩钰身躯如断翅的鸟儿般,从半空生生砸落石城,将一座庭院生生冲击崩塌化作废墟,口中鲜血喷薄。

    随着韩钰刚刚砸落庭院,杜少甫面无表情,其身躯就再度扑而下,不知道何时涌上金光的双瞳涌上了紫金之色,有着电弧在波动,直接一道雷霆掠出,轰击在了刚刚韩钰坠落的废墟之内。

    “啊……”

    雷霆掠进,韩钰的惨叫声顿时凄厉传出,四周废墟崩碎炸开,狼狈的身躯随后露出地面,满身鲜血,身上电弧弥漫。

    杜少甫身影掠下,瞥眼目视,随后一脚狠狠的踩在了韩钰胸膛之上。

    “噗嗤!”

    杜少甫一脚落下,再度让韩钰嘴中惨叫中带着鲜血喷出。

    这一切,那一族中的数十人甚至是震骇的没有回过神来,他们实在是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

    而此刻回过神来后,一切已经来不及阻止。

    此刻的杜少甫,只要稍微一用力,随时能够将韩钰胸膛踏碎,让其命丧石城。

    “绣花枕头,不堪一击。”

    杜少甫俯视韩钰,目带冷笑,透着一种不屑,道:“那你现在的优越感还有几分?”

    迎面抬头望着那一张俯视而下的脸庞,韩钰想要挣扎,却是发现已经被莫大威压所溃压。

    韩钰的眼中终于是露出了震撼和恐惧,刚刚正式交手只是一招而已,他便是败了,败的还如此的狼狈。

    “记住我的名字,杜少甫,现在开始已经是你的噩梦!”

    杜少甫淡淡的瞥着脚下的韩钰,自以为大的玄妙武尊,不是太难对付。

    高空上,那一族数十个强者目动,暗自抹过深深的震惊。

    或许到了此刻,他们才明白,数年前在族中那一个青年,此刻已经不再一样了,当初能够随便掌控那一个紫袍青年,现在已经逐渐成长,稚鹰已经能够展翅。

    “小子,放开韩钰,随我们走一趟,否则后果不是你能够承担的!”

    青榆护法从超乎意料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后,顿时大喝而道,一张老脸变得是极度的难堪。

    “砰!”

    杜少甫回应青榆护法的是再度一脚狠狠的跺在了韩钰的胸口上,让其惨叫一声,又是鲜血直喷。

    “老东西,再威胁我试试看?”

    杜少甫脚掌踩在韩钰胸口,直视青榆护法,问道:“从现在开始,我问一句,那你答一句就好,否则,怕是这不堪一击的小子就要吃点苦头了!”

    “小子,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青榆护法怒道,目光寒意滚滚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