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井底之蛙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井底之蛙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井底之蛙。

    “嗷吼!”

    不少凶禽猛兽横空而来,有其状如牛,音如嗥狗,凶悍滔天的‘穷奇’。

    也有其状如马,白身黑尾,长着一角,虎牙虎爪,食虎豹,战天神,音如鼓音的'驳'。

    还有其状如乌,三首六尾,名曰鵸鵌的神禽。

    猛兽声如雷鸣,浑身皆是散发着恐怖的气息,令人心颤!

    这些奇禽异兽上,亦是跨坐着二三十来个青年男女,气质超然,傲然而来,他们能够睥睨同辈。

    这些青年男女前来,目光望着此刻已经到了的其它大家的超然青年男女,目光暗自波动,随后目光也皆是停留在了斑驳广场前方的群峰之上。

    “是他们!”

    斑驳广场上,当这最后一股青年男女前来,杜少甫的目光气息却是骤然为之一颤,甚至其中能够认出几道并不陌生的身影。

    这一族的来人,杜少甫如何认不出,就是母亲那一族,欲要一心致自己于死地的那一族!

    器尊夏侯风雷,金鹏尊者,甄清醇三人也在这同一时间发现了什么,面色亦是暗自微动,他们三人当初便是就曾在石城和那一族的一个长老交手过。

    “是他们。”

    杜小妖小小的猕猴之躯,此刻从杜小青的背上落在杜少甫的肩头,淡金色双眸微凝,它也感觉到了那一族的气息,当初石城一战他也插手过。

    “三少,是那些王八蛋来了!”

    小虎身影也自长空落下,黑袍猎猎,漆黑双瞳内涌出了凶悍之气。

    还在广场上的周誉和杜少甫身边的司马沐晗,此刻感觉到杜少甫和杜小妖,杜小妖等身上的气息变化,都露出了疑惑之色。

    “你和他们有纠葛?”司马沐晗对杜少甫问道,黛眉微皱。

    “不是纠葛,是分家之仇,欺我之恨!”

    杜少甫开口,面色阴沉了不少,目视着半空那一族的人,清朗双瞳中有着寒意抹过。

    “韩明哥,杜少甫找到了,那身着紫袍的就是杜少甫。”

    半空中,最后来的那一股青年男女中,一个华服青年对领头的一个战衣青年说道,声音有些颤动,目光中带着些许的心有余悸。

    当初这华服青年就去过石城,最后在宸穹长老的护佑下最后逃离,捡回了一条命,知道那杜少甫的可怕和凶残。

    “还真是和少璟那般相似,有长老有命,见到此子,若是无法带回,就断不可留!”

    战衣青年不凡,斜飞英挺的剑眉下,一双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俯视下方广场杜少甫,削薄的双唇轻抿,棱角分明的轮廓上,神色中满是寒意。

    “杜少甫,出来受死!”

    话音落下,战衣青年随后从一只凶禽上横跨而出数步脚踏虚空,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战衣猎猎,冷傲孤清,盛气逼人,散发的是傲视这群雄的强势,傲视长空。

    “那神秘来人是谁,似乎是杜少甫之敌啊。”

    雷鸣山内,不少目光顿时变色。

    “那家伙到底招惹了多少恐怖存在。”

    人群中,九重灵,朱雪,江若琳,无名,降灵,水若寒等也接连变色,感觉到那战衣青年的强势和可怕气息,绝对是一个可怕的存在。

    “他是圆满武尊,要不要我助你?”

    司马沐晗黛眉微蹙,但此时没有太多放在心上。

    “是他们又先招惹我的,我自己解决就好。”

    杜少甫摇头,眼中蕴含寒意,兽尊圆满巅峰的龙九都斩杀过了,何惧那战衣青年,没找他麻烦就算是好的,没想到那一族还真是随时随地欲要致自己于死地啊。

    “你好像还有伤势在身。”

    司马沐晗担心,看得出来杜少甫的身上还有着伤势,也无法肯定杜少甫能不能够对付那圆满武尊层次的战衣青年,她最清楚那些家伙有多强大。

    “对付他们足够了!”

    杜少甫点头,脚掌一跺广场冲天而起,目光淡淡的扫过那战衣青年极其身后的那二三十人。

    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虚空,此刻杜少甫的心中,多么的希望妹妹少璟也在其中,至少能够见上一面。

    “杜少甫,你杀韩钰,当偿命!”

    目视着不言不语的杜少甫,韩明再度大声喝道,圆满武尊的气息涌动,首先封锁住了虚空,防止杜少甫逃走。

    “似乎才圆满武尊而已,也敢叫嚣,找死!”

    斑驳广场下方,降灵望着上空,毫不客气的对韩明等人投去不屑的目光。

    “少殿主,灭了那家伙吧,聒噪的很!”

    东里雕大声喝道,亦是并不在意,感觉着那韩明身上的气息,甚至没有龙九强,根本没有替杜少甫担心。

    “我们打赌,少殿主几招能够灭了那不知死活的小子?”

    “我赌三招,三招之内,少殿主足以灭了那小子了!”

    “一招,我就赌一招,少殿主出手,灭那小子足够了!”

    七星殿内,陶玉,巫马圣,喻柏等人甚至是唯恐天下不乱,大声的打赌起来,丝毫也没有将那韩明等人放在眼中。

    就连此刻四周雷鸣山上的无数目光,也是露出一种淡淡的神色,根本就没有人会替杜少甫担心。

    甚至有不少的目光,有些可伶的望着那韩明。

    “那家伙来自那些庞然大物,圆满武尊层次就敢自命不凡,以为我们九州无人了么?”有不凡青年眼中有着些许寒意,微微握拳。

    “要是那叫嚣的家伙知道龙九也被杜少甫干掉了,怕是早就吓的发抖了。”有着一个身形粗犷的青年目视上方,目光带着怒意。

    “杜少甫,干趴那家伙吧!”

    “自命不凡的家伙,杜少甫,我们支持你,灭灭那不知死活东西的傲气,让他知道什么才是我们九州的实力!”

    “………………”

    随后四周雷鸣山内,不少的青年男女高呼,声浪汇聚,冲天而起,响彻云霄!

    此刻这雷鸣山内的所有山门势力中的不凡青年男女,心中也是傲气十足。

    瞧着那些驾临的大家青年男女不将他们放在眼中,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他们心中本就是不爽,此刻也就自然而为的把杜少甫当成了九州的大阵容,希望杜少甫好好的教训教训那自命不凡的青年。

    而此刻高空上那九大家的青年男女,皆是露出疑惑之色。

    对他们而言,这些外界中的青年男女似乎有一些怪异,居然是明明能够感觉到气息都是不如他们,却是此刻丝毫不惧。

    “这些外界中的人,不知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自持一些天姿就以为天下无对手了,井底之蛙!”

    上空中一只奇禽异兽上的一个青年说道,瞧着雷鸣山上不少同辈气息虽然不弱,气质不凡,但他还不曾放在心上,甚至有些不屑和鄙夷。

    “一会他们就知道差距了。”

    一只奇禽异兽上跨坐的动人女子说道,她也不曾将外界的青年同辈看在心上。

    相对于他们来说,在此事上,他们自然是感觉着此刻和那韩明等是同一阵容的。

    “我听说不久前,他们那一家有着不少的人在外界遭受重创,有年轻一辈被外界一个年轻人横扫,难道就是那叫做杜少甫的么?”

    一只异兽上,一个弥漫星辰光辉的女子说道,她曾经无意中听到族中长长辈说起了一些事情。

    周誉在广场上,微微抬头,目光望着四周和广场上此时为杜少甫响彻云霄的呼喊声,目光暗自微动,随后淡然一笑。

    周誉自是看得出来杜小青经常提到的哥哥,似乎在外界同辈之中呼声极高,证明自然很是不凡,要不然也无法有着如此高的呼声,不过怕是这些外界同辈,还并不知道这世上一些存在,远要比起他们想象中还要强大,杜少甫再不凡,怕是一会也要吃亏了。

    天空远处,凰灵儿一直远远站在虚空辇车上,望着远处天空,笑而不语。

    “不自量力,愚昧的井底之蛙!”

    听着四周的呼喊声,韩明战衣猎猎,俯视雷鸣山,眼中神色多了几分阴寒。

    四周此刻那一阵阵的呼声也是让他心中不舒服,一会定然要让这些愚昧的井底之蛙,知道这世上什么叫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外界的再强,如何能够和他们相比。

    “坐井观天的才是井底之蛙,九州何其之大,为天不为井。”

    听着韩明的话,杜少甫终于开口,声音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蕴含着玄气,响彻雷鸣山。

    杜少甫的话,风轻云淡,却又是争锋相对,反讥那韩明才是真正的井底之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