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大殿扬长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大殿扬长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大殿扬长。

    “我只是教训了那婢女一顿,若是想要伤她,她还能够跑来告状么?”杜少甫直视那妇人淡然问道。

    “此人是芷嫣带回来的仆人么,倒是有些胆子啊!”

    “这仆人嘴巴也利索,就是胆子忒大了!”

    听着杜少甫的话,大殿内不少季家的人暗自发笑,但也同时为杜少甫提起了一颗心。

    中年妇人似乎也是没想到一个奴仆居然是敢对她如此说话,脸庞神色不由也为之是楞然了一下,而后那面庞微微一抽,直视杜少甫,阴沉而道:“牙尖嘴利,好大的胆子!”

    杜少甫对于那中年妇人的话似乎是完全没有理会,继续淡然开口道:“怎么没有人问问我为什么要教训那婢女?”

    “你倒是说说,为何要教训那婢女?”

    季四海开口,眼中望着杜少甫的目光,有着深意。

    “那婢女说五小姐是野种,季家五小姐的身上也是流着季家的血,整个天川城都知道我家小姐是季家的五小姐,要是说季家五小姐是野种,那所有季家的人都是野种了,这话要是传到了外面,季家怕就要成为外人的一个笑话了。”杜少甫轻轻说道。

    听着杜少甫的话,那季若紫身后被杜少甫扇了耳光的婢女,顿时红肿凄惨的脸庞更加难看了起来。

    季若紫面色也是一颤,婢女说的这一番话,她从小就没有少听说,也不觉得有什么,这话甚至就是她们几个说出来的。

    可是现在被那奴仆一说,可是连整个季家都被带进去了,这可就不一样了。

    整个季家大殿内,所有季家人的面色也都是暗自抽动变色。

    说季芷嫣是野种,当年其年幼之时,季若紫,季若黄等就骂过,季家族人也都听说过。

    但此刻被一个奴仆这么一说,季家所有人自然是颜面上挂不住,像是被人扇了一耳光般。

    不少大殿内的目光带着不悦和怒意,更是直视向了那季若紫身后被扇的婢女而去。

    那婢女仗着季若紫,平常在季家仗势欺人,就连一些季家族人也不曾放在眼中,季家之人也早就知晓,只是忌惮季若紫,也不敢怎么样,但此刻心中的怒意也被点燃。

    季芷嫣没有说话,静静的站在了杜少甫的身边。

    小婉此刻更是没有说话,在大殿内被不少无形中的气息溃压下,浑身有些发颤,根本就没法开口。

    “大胆婢女,这话可是你说的?”

    季四海怒,对着那被扇的婢女大声怒喝,更显威严,声音回荡,震的整个大殿唰唰作响。

    “我……”

    听着季四海的喝声,那婢女浑身一软,吓的不敢说话,这话她自然是没有办法狡辩。

    “秋兰,你好大的胆子,打如地牢,族会大比之后再和你算账!”

    妇人对季若紫身后的婢女叱道,此刻季若紫面色虽然阴沉难看,但也没有再说话,不过面色暗自却是不以为意。

    母亲对秋兰这看起来是处罚,但季若紫心中可不担心,当着整个大殿族人的面,她这时候也护不住,但过几天秋兰就会没事。

    妇人话音落下,随后目视向了杜少甫,眼中寒意抹过,沉道:“秋兰有罪,该受严惩,但你身为奴仆,敢在季家动手,也要一并要受到惩处,也先打入地牢,来人,将其押入地牢,若是敢反抗,杀无赦!”

    “是,娘!”

    当即,季若紫目露冷笑,就要上前来对对付杜少甫。

    “大娘,我的人何罪之有,他只是帮我维护颜面而已,维护季家的颜面而已。”

    季芷嫣微微咬牙,上前对那妇人开口,暗自使着眼色,让杜少甫退后一些,不要再招惹那妇人,要不然怕是没有好果子吃,那大娘分明是故意针对。

    大殿内不少目光复杂,中年妇人的话,谁都能够看得出来意思。

    看似要一并惩处两人,但实际上的目的,季家众人谁心中都清楚。

    “芷嫣,季家有季家的规矩,奴仆私下动手,自当严惩,你爹让我暂帮忙处理族中之事,自然要按照族规来,否则我如何服众!”

    中年妇人淡淡的瞥了季芷嫣一眼,那奴仆如此胆大,更是隐隐间让她有些心中发颤,这一次族中大比,事关重大,为了万无一失,任何一些隐患都不能够存在,这奴仆自然不能够留。

    “哈哈……”

    杜少甫淡然一笑,笑声回荡在大殿,声音虽然不大,却是让人耳中隐隐间发颤。

    听着杜少甫的笑声,大殿内目光疑惑,似是谁也没有想到到了这时候,那奴仆不仅是风轻云淡,还笑的出来。

    “季家还真是好大的规矩,可我可不是季家的仆人,季家的规矩对我可没用,我随着小姐而来,便是代表余家而来,余家虽然只是一个小族,但也是季家的亲家,难道有季家婢女侮辱小姐,余家出手教训一下还不可么,难道余家连季家仆人都不如不成,小姐娘亲虽然不在了,有人在季家想要一手遮天,但倘若有人想要欺负我家小姐,我第一个不会同意!”

    杜少甫扫了大殿一眼,而后直接回头对身后季芷嫣说道:“小姐,我们回去吧,明天参加大比,若是季家容不下你,我们到时候走就好,如此季家,已经被人一手遮天,也没留下去的必要。”

    季芷嫣点了点头,随后对那上首的老者欠身,道:“三叔祖,嫣然先告辞了。”

    话罢,纪嫣然对杜少甫点头示意,随后走向大殿门外。

    杜少甫转身,目光有意无意的望了一眼就在上首那妇人不远处,一个端坐的年轻华服男子一眼,而后离去。

    小婉愣了一会,这才立刻跟上,清秀的面容上一片苍白。

    “好大胆的奴仆!”

    上首妇人怒视杜少甫,娇颜气的微颤。

    “费英,季家当有礼数,准备明天的族中大比吧。”

    季四海开口打断了那妇人的话,随后起身拂袖,跨步离去。

    “唰唰……”

    大殿内,不受季家老人大汉,起身随着季四海离去。

    中年妇人面色抽动,双眸中抹过阴寒。

    “有点意思!”

    目视着已经到了大殿外远远的季芷嫣和杜少甫身影,上首端坐的一个华服男子目露些许笑意。

    这青年二十七八岁的年纪,算是颇具俊朗,黑色长发梳着发髻,几率垂落耳鬓,只是那一双眼睛,透着些许本该只有女子才有的媚意。

    ………………………………

    “大白,你真是厉害。”

    片刻后,老宅大殿中,小婉望着杜少甫,一脸的惊讶和震惊。

    大殿内眼前的男子居然那般厉害,最后带着小姐扬长而去,让得此刻小婉心中大感爽快。

    “大白,谢谢你。”

    季芷嫣望着杜少甫,微微眸动,泛着微笑。

    “准备明天的大比吧。”杜少甫笑道。

    “我对季家大比并不关心,我回季家只是想要找到杀蓝伯幕后者。”季芷嫣说道,季家的大比,她从来就没有在意过,也从没有多想过什么。

    “放心吧,你已经回到了季家,那人怕是也坐不住的,总会露面。”杜少甫道。

    “五小姐。”

    老宅外,有着老态声音传来。

    季芷嫣走了出去,随后有声音传来:“明伯明婶,你们怎么来了?”

    “五小姐,我带人给你来收拾一下房子,这房子很久没有打扫过了,得打扫后才能够住人。”

    “谢谢明伯明婶。”

    “…………………………”

    老宅内,已经很久没有人住,到处布满了灰尘。

    有季家老仆打扫,直到黄昏,老宅已经宛如焕然一新。

    老者虽然简朴,但却是透着一种韵味。

    入夜,月光如淡泊的液体让天地山川浸入其中天宇之内月色笼罩,如是天国般宁和。

    房间中,杜少甫盘膝而坐,窗外有着一缕月华透射而来,仿若将其笼罩,在接受月华睿智的审视。

    月色下,仿若是能够让人灵魂安静。

    “看样子季家颇为复杂,明天季家大比,应该会有些事情发生,当安顿好了季芷嫣后,再去找小星星吧。”

    杜少甫心中沉吟,随后手印凝结,身上的伤势还未真正的痊愈,需要继续疗伤。

    片刻后,杜少甫周身开始释放出金色光华,并没有多久,整个人便是笼罩在了金色光圈之内,口中呼吸均匀悠长……

    ……………………………………

    夜,山脉相互枕藉依偎匍匐在朦胧的月色里,仿若在安详沉睡。

    一片山脉,婆娑树冠如伞如云如絮像幽幽夜幕里的泼墨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