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合欢宗内。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合欢宗内。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合欢宗内。

    群山相连,深谷幽潭傍依。

    群峰前拥后簇,高矮参差,高风峻骨,鼎足而立,撑起青天。

    一座庞大主峰,秀丽削翠,碧岫堆云。

    山峰三面临崖分虎踞龙盘,四面有猿啼鹤唳,有流水潺漫,涧内有声鸣玉珮,外挂飞泉瀑布。

    一翩翩宫殿建筑依山而建,在葱翠中露出轮廓。

    安静的庭院中,一个面色惨白的华服青年恭敬的站着,气息萎靡,赫然正是二十天在天川城内,被杜少甫摧毁了丹田神阙的向奇然。

    庭院中,此刻还有着季若红在,另外几个大汉和老者,皆是面色阴沉,眼中波动寒意。

    “嗤嗤……”

    庭院中,一个青年手印凝结,数道指印不停的落在向奇然的身上,随后不知为何,眉头皱起。

    这青年看起来二十八九岁的模样,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轮廓,一件绛紫色柔缎笼罩在身上,身段形态显得优美至极,长而弯翘的睫毛下,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带着一种淡淡的妩媚。

    这男子眼中的妩媚,不仅是能够迷惑一切女子,甚至让男子望着也要为之心神波动。

    “这外力太霸道,摧毁神阙,已经不可能再恢复。”

    当那青年手印收敛,朝露双眸中神色微凝,心中沉吟:“金翅大鹏气息……”

    若是杜少甫此时在此,怕是定然能够认出,这魅惑青年正是当初在天荒大陆上追杀过他和东离青青的那强者。

    “宗主,季家废我子孙,杀我合欢宗内宗长老,必须要付出代价,否则我合欢宗以后如何在殇州立足!”

    一个两鬓发白的老者,双眸透着寒意,此刻那被废的向奇然,正是他曾孙,是向家三百年来天赋最好的后辈。

    这些年向家将所有的资源都砸在了向奇然的身上,向奇然也不负众望,在年轻一辈中已经露出头角,整个合欢宗同辈中也能够排名进入前三。

    可没想到这一次在季家,向奇然却是被直接废了,这让向家如何能够忍耐。

    “此事来龙去脉我已经知晓,季家家主季滔也已经自爆,季家也修书前来解释了一切,若是我合欢宗还要动季家,怕是会让那些归顺我们合欢宗的势力不安和恐慌。”

    魅惑青年的声音透着清亮,声音平淡中目光扫过厅中数人,高高绾着冠发,长若流水的发丝服帖顺在背后,眉头微微暗皱,望着身边的季若红问道:“那伏大白何等修为和模样,和你季家适合关系?”

    “宗主,那伏大白和季家没有任何关系,是那小贱……是我那五妹所带回,他的修为层次弟子不知晓,但只是一招就击杀了我师父,大约二十二三岁的模样,黑色长发,气息霸道,他的一双目光泛着金光,让人不敢直视!”

    面对魅惑青年,季若红身躯有些发颤,将她所知道的说了一遍。

    “二十二三岁的模样,黑色长发,气息霸道……”

    闻言,魅惑青年目光微沉,长袖掩盖下,双手微微轻握成拳。

    “宗主,就算是此事和季家无关,那伏大白也绝对不能够放过!”

    向家老者寒意斗射,最看重的子孙被废,自然是不会放过。

    魅惑青年点头,对向家老者说道:“当然不能够放过,向长老有意,那就请向长老亲自去一趟吧,最好是能够将其生擒回宗。”

    “是,宗主。”

    向家老者点头,眼神示意下,顿时带着几个向家之人离去。

    “季若红,你所说的那伏大白,是你五妹所带回季家的?”

    目视着向家数人离去,魅惑青年对季若红问道。

    “据弟子所知,那伏大白的确是我那五妹所带回。”

    季若红点头,不敢直视魅惑青年,低头面色犹豫,微微咬牙,双眸泛着一抹寒意抹过,道:“宗主,我那五妹乃是人皇灵根,天赋极佳,还二十岁不到,若是能够加入我们合欢宗,在合欢宗的培养下,怕是不出五年,就足以震动殇州同辈。”

    “人皇灵根,的确天赋极佳。”

    魅惑青年望着季若红微微一笑,道:“那就这样吧,你先随向长老一起会季家安排,随后我会派人去季家,将你五妹带回合欢宗好好培养。”

    魅惑青年的那笑容,有着一种不分性别的美,让人有着惊心动魄的魅惑。

    但此时望着那魅惑青年的笑容,却是让得季若红无端感觉到一股瘆人的寒意,浑身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弟子先告退。”

    心中无端有些发寒,季若红顿时告退离去,转身之际,嘴角抹过一道寒意弧度,只要将季芷嫣待会合欢宗,到时候怕是自有外婆费家和向家的人不会放过她,天赋再强,最后能不能够活命都不一定。

    “季芷嫣,你以为事情已经成了定局了么,季家不会是你的,到时候自会有人对付你!”

    庭院外,季若红目露冷意,寒光四射,身影随后掠空离去。

    “那小丫头心思不小,这是想要借刀杀人啊。”

    随着季若红离去,一道倩影悄然出现在了大殿内。

    这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美艳妇人,身穿缟素衣裳,脸上薄施脂粉,眉梢眼角,皆是春意,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便如要滴出水来,似笑非笑,足以让得天下男子为之动心。

    “这丫头小心思太重,怕是以后修为也不会太高了。”

    魅惑青年目光轻轻收回,望着美艳妇人,道:“劳烦师姐一趟如何,季家一个人皇灵根,倒是值得培养,若是被其它势力得知带走,也是我合欢宗的损失。”

    “宗主师弟不是已经让向长老去了么,难道怕那老头子还带不回一个小丫头不成?”

    美艳妇人望着魅惑男子,水汪汪的的双眸有意无意的释放春光。

    魅惑青年不为所动,淡淡一笑,道:“向家这一次想要得到季家剩下的皇宫龙气,从费家手中挖走季家,壮大在宗中的声势,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要是我没有猜测那个人的话,怕是向长老亲自去季家,也难以带回那伏大白,劳烦师姐走一趟,最好是在向家之前到季家,不需要惊动太多的人,将那有着人皇灵根的丫头带回宗中,到时候那人怕是自动会找上门来。”

    “宗主师弟莫不是认识季家出手的那人,不知是敌是友?”美艳妇人粗眉,双眸有些疑惑。

    “还不能够肯定……”

    魅惑男子微微抬眸,喃喃轻道:“敌,友,不会是友……”

    ……………………

    季家,离季家大比已经一个月过去了,大比之上引起的风波,在季家的暗中打压下,也逐渐平息了下来。

    季家后山,封印禁制内,那古老的石碑之前,杜少甫双眸微闭,刚毅锐志的脸庞上,浓眉如剑,盘膝而坐在石碑之前,保持着不变的姿势已经整整一个月了。

    这古老石碑前,杜少甫如老僧入定般,周身悄无声息,宛如坐化。

    但若是仔细感觉,才会发现,此刻杜少甫完全沉浸在某一种状态内,像是四周空间融入周身,身上有着一种莫名奇异的气息在徐徐波动。

    “我们季家后山这死地内,寸草不生,只有一块石碑,存在已经不知道多少年,难道那石碑会是一件宝物不成?”

    后山外,远远的望着那若隐若现存在的禁制封印,季四海老态脸庞上,露出些许诧异之色。

    “怕是芷嫣的朋友,定然是发现了什么,所以才会闭关这么久。”

    季四海的身边,此刻还有着一个苍老老者,双眸泛着波动,身着轻便素衣,黑色短发,看似七旬模样,却是显得极为年轻。

    “那石碑若真是宝物,那我们季家倒是错失了。”

    季四海有些心疼,若是那古老的石碑真是宝物,那等于错失,不由有些心中不舍。

    “那古老石碑存在后山不知道多久了,我季家的先辈,也从未从中发现过什么,若是芷嫣的朋友真是在那石碑上发现了什么,那也是机缘,证明那宝物和我们无缘。”

    苍老老者闻言,微微目动,道:“以芷嫣那朋友的年纪和实力,定然来历非凡,此番若是真的在我季家得到了好处,必然会承我们季家一份情,到时候对于季家也有着好处。”

    “他的实力,的确强悍,不知道到底出自何方?”

    想起当初在季家大比上,那青年一招击杀合欢宗闵姓长老,季四海还有些心有余悸,忍不住震撼。

    “咦……”

    蓦地,苍老老者微微抬头望着季家前空,眉头顿时微皱,神色微凝了起来,道:“有不少强者前来,好像是合欢宗的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