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武神天下 >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混元妖尊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混元妖尊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混元妖尊。

    金光直接破空,爆发璀璨光芒,一股霸道无匹的气息席卷,至刚至阳。

    “轰!”

    那霸道至刚至阳的气息下,那庞大兽形邪灵凶瞳发颤,为之一滞,随后狰狞血盆大嘴中金光炸开,庞大的身躯生生震退,滔天血煞之气爆发。

    瞧着突然插手相助冰蛟尊者的来人,四周合欢宗弟子目颤。

    “是监宗,是我们合欢宗的监宗来了!”

    短短目颤后,合欢宗的弟子便是立刻认出了来人。

    那一个紫袍青年,面容刚毅锐志,气息霸道。

    当初在合欢宗上,他们都曾亲眼所见过,那不是魔王杜少甫还有谁?

    突然出现的身影,正是急速赶来的杜少甫。

    金光荡漾的清朗双眸望着四周一眼,杜少甫随后望着下空一些的一众惊喜的合欢宗弟子,颇为清朗的声音传进了大家的耳中。

    “组成合击阵法,全力突围!”

    “是,监宗。”

    一众合欢宗弟子,宛如注入了强心剂,顿时齐齐大喜应道。

    “监宗小心!”

    蓦地,刚刚稳住的冰蛟尊者大声喝道,前一秒被震退的那庞大兽形妖狼,此刻那巨尾横扫空间,下一瞬便是以一种滔天气势,雷霆般的席卷而来。

    那滔天的凶煞之气,就足以让实力修为不够者身子发软。

    “监宗小心!”

    那庞大兽形邪灵再度瞬间突击,让得下方空间的合欢宗弟子,也是立刻心中一惊。

    “孽畜!”

    杜少甫神色平静,淡漠轻喝一声,似乎早已经有所准备,急速间振臂一抖,周身一股金光涌动,隐隐间皮肤之上还有着符箓秘纹闪烁,刹那间,一手狠狠的拍出相迎。

    “嗤啦……”

    这一手挥出宛如蒲扇,所过之处伴随着淡金色符箓秘纹闪烁凝聚而出,犹如在手掌周围凝聚形成了一道弧形的金色空间凹痕。

    刹那间,金色符文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犹如金翅大鹏鸟的金色翅翼。

    一股霸道凶悍的气息,陡然自杜少甫身上蔓延席卷开去,然后狠狠的拍在前者兽形邪灵的巨尾上。

    “嘭!”

    低沉闷响传开,空间颤动,像是要被震碎开去,隐隐间四周显露出漆黑的细小空间裂缝,兽形巨尾直接被震碎成滔天的煞气。

    “监宗好强,不愧是魔王!”

    四周合欢宗弟子惊喜,刚刚冰蛟尊者无法奈何的那可怕兽形邪灵,在监宗的面前,却是这般不堪一击。

    “少阳印”!

    就在那兽形邪灵巨尾被震碎的同时,杜少甫身影却是鬼魅般的出现在了那庞大狰狞的兽形邪灵头顶之上。

    轻喝声传出,杜少甫眸光冰寒,金光迸发,宛如黄金般的少阳印催动,直接就霸道无匹的落在了那来不及避开的庞大兽形邪灵的头颅上。

    “轰隆隆!”

    金光掌印霸道,至刚至阳,立刻将那兽形邪灵震碎,煞气符文溃散铺满天空。

    这巨大的响动和惊人的霸道气息,也引起了战场不少人的注意。

    有人余光见到了半空那一个紫袍青年,立刻惊讶失声:“是魔王杜少甫来了!”

    “咻!”

    兽形邪灵破碎,蓦地,就在那煞气符文铺满天空的同时,一道璀璨的血煞光芒掠出。

    仔细望去,那璀璨血煞光芒是那庞大狰狞兽形邪灵的缩小版,骤然涌进了杜少甫的眉心内。

    杜少甫目光一挑,在四周不少强者变色的目光下,却是丝毫不以为意,任由那璀璨的光芒带着一股浩瀚血煞气息涌进了自己脑海。

    “小心啊,那兽形邪灵想要夺舍!”

    四周联盟强者有人大喝,那璀璨的血煞光芒可是那兽形邪灵的元神。

    这些邪灵不好彻底摧毁,诡异至极,一不小心,就会被它夺舍吞噬。

    众人却是不知道,杜少甫要是真的想要彻底摧毁那兽形邪灵,那兽形邪灵的元神也根本保不住,足以被摧毁的干干净净。

    留下那兽形邪灵的元神,杜少甫就是希望那兽形邪灵能够夺舍自己,最后成为自己元神的补品。

    身怀两种灵雷魂种融于一体,还有灵根融入了元神,杜少甫根本就不惧那兽形邪灵的元神。

    随着那兽形邪灵元神掠进眉心,杜少甫脸庞淡淡一笑,没有耽搁,身影横跨而出,身前一股符箓秘纹自体内闪烁,凝聚出一株草掠出。

    这一株草是洞冥草,通体灵叶修长,宛如实物,符箓秘纹闪烁。

    随着洞冥草掠出,高空四周降临威压,那气息蔓延能够净化灵台,镇压一切诸邪!

    “咻咻!”

    洞冥草上璀璨的符箓秘纹化作一道光束,镇压一切诛邪鬼物。

    所过之处,四周的邪灵接连畏惧,但凡洞冥草洞穿空间而过,大片的邪灵之躯炸开不断。

    “砰砰砰……”

    大片的邪灵被摧毁,让得煞气席卷,让四周目光震愕!

    “砰砰砰!”

    杜少甫同时出手,双眸冰寒,浑身金光爆发,犹如是一直金翅大鹏冲出。

    金光铺满大片天空,不少强悍的邪灵被杜少甫直接轰杀,煞气被摧毁,被彻底的镇杀!

    “那人类能够克制我们,太强了!”

    四周悍不畏死的邪灵中,有邪灵强者也开始凶瞳发寒,开始后退。

    杜少甫金光包裹,宛如一尊真正魔王,又犹如一只人形巨石凶禽。

    杜少甫所过之处邪灵之躯爆开,一路踏着滚滚煞气,直接追杀邪灵强者,横推四方,没有任何邪灵能够阻挡与他。

    “哈哈,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沐剑晨的声音传开,望着远方那横推邪灵的金光紫袍青年,哈哈大笑,手中剑芒掠出,横扫大片邪灵。

    “突围吧,有些不妙!”

    杜少甫抬头,对沐剑晨说道,从眼前的情况看,这铺天盖地的邪灵杀之不尽,再拼下去的话,两败俱伤,净邪联盟根本就占不到便宜。

    而到时候战场上的血流成河,煞气滔天,只会为那些邪灵提供源源不绝的养料,让他们快速增强。

    “全力突围!”

    沐剑晨大喝,剑芒滔天。

    事实上,净邪联盟大军早就在突围,喊杀声惊天动地,兽族咆哮,有人早就催动的武脉和脉魂,都在全力突围。

    大战惨烈,面对那诡异的邪灵,净邪联盟处处受制,不断突围冲击,但没有多大的成功,四周战场鲜血淋漓,伏尸无数。

    各大势力的强者,催动道器法器,催动神通手段,在全力掩护山门弟子突围,各种可怕攻击汇聚,浩大无边,震惊这封印古地。

    “魔血,先解决那小子!”

    血煞滚滚中,血邪声音阴寒大喝传开,一双让人发颤的血光双瞳在和萨蒙剑宗的老者激战中,也盯向了远空的杜少甫。

    “嗤……”

    高空上,长青岛的那喻长老随后被一朵诡异黑色巨花震退。

    那数十丈庞大的褐黑色巨花,花萼钟状,喷薄出瘆人的鲜红色光芒,宛如鲜血在流淌,瞬间横空出现在了杜少甫的侧空,释放着一股诡异的气息笼罩杜少甫。

    那诡异的气息溃压而下,让人元神欲要沉睡。

    那气息涌进肉身,煞气中伴随着一种滔天毒气,能够让人肉身腐烂。

    “是魔鬼血葳!”

    杜少甫感觉到了那诡异气息,回头目视,认出了那是一种可怕的妖灵魔鬼血葳。

    传言魔鬼血葳带着剧毒,能够让人元神昏睡。

    那魔鬼血葳身上的气息诡异,杜少甫目光微微上挑不惧,元神足以抵御那诡异气息。

    不灭玄体加上金翅大鹏练体之法到了第三次熬炼神体的地步,也不惧剧毒。

    “轰!”

    杜少甫挥手而出,一股金芒爆发横扫,将那诡异气息震散开。

    “嗤啦!”

    魔鬼血葳庞大花冠之上,一道道血色光芒爆发,化作一道乌黑色光柱,犹如雷霆般直接笼罩向了杜少甫而去。

    “嗷!”

    杜少甫目凝,手中一道狰狞的兽影咆哮而出,那是'獬豸’兽能,是杜少甫在合欢宗内领悟而出。

    “轰!”

    两者释放惊人能量对撞,獬豸兽能居然被直接震散。

    杜少甫变色,挥手一扫,扶摇震天翅扇出,这才将那乌黑色彻底阻挡下来。

    “混元巅峰妖尊!”

    望着那魔鬼血葳,杜少甫双瞳微颤,那居然是到了混元巅峰妖尊层次的魔鬼血葳。

    身为妖灵,那是生灵之中最为强大的存在之一。

    混元巅峰层次的妖灵,怕是一般的涅槃武尊,也难以抵御,何况还是这诡异的魔鬼血葳。

    当初中州封印之地内,血藤煞,兽杀,魂邪,魅灵等出来的时候才刚刚堪比兽尊层次而已,此刻这殇州封印古地内的邪灵,就连混元层次的都有,其它尊级层次更多,还有眼前的魔鬼血葳,已经是混元妖尊巅峰,这让杜少甫不得不是震愕。

    这些邪灵出来之后,突破的速度太快了,其他生灵都是他们突破的养料。

    难怪当初有着传说,这些封印古地内的邪灵一旦出来,就足以生灵涂炭,成为大劫!

    “死去吧!”

    魔鬼血葳花冠内,有着一张若隐若现的虚幻黑血色脸庞浮现而出,血冷笑阴寒话音说出的同时,一道血黑色的流光,便是自花瓣上朝着天空伸展而出。

    “哗啦啦……”

    花瓣蠕动,四周血煞之气滚滚,可怕气息波动荡漾,宛如浪潮,带着空间波纹蔓延。

    这可怕的瘆人气息,让得四周的空间,都是微微的出现些许的暗黑色裂缝。

    随后那一朵庞大的魔鬼血葳扩张,宛如活了一般,犹如天牢从天而降,笼罩千丈空间落下。

    四周被笼罩的邪灵和联盟大军身影,瞬间便是身躯生生腐烂炸开。

    诡异的气息铺天盖地的掠出,诡异的魔鬼血葳花瓣,像是都能够撕裂空间,一瞬间便是出现在了杜少甫的四周。

    那魔鬼血葳,以一种可怕的速度便是笼罩虚空,伴随着滔天的诡异煞气,将杜少甫紧紧的包裹在了其中。

    “不好……”

    见到这一幕,刚刚被魔鬼血葳震退的长青岛喻长老惊讶失声,他最清楚那魔鬼血葳的可怕。

    “监宗小心啊!”

    下空的合欢宗弟子也是骤然倒吸凉气,面容皆是紧张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