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018章 无心插柳
    天门,对于世俗界而言太过惊世骇俗。即使是一些江湖门派,也根本不知晓天门的存在。可是,瘦削男却一口道出自己的身份,这不得不让秦彦惊讶。不过,这种事情可不方便给其他人知晓,因而,秦彦根本不给他任何继续说下去的时间。

    出手宛如雷霆万钧,不给瘦削男丝毫喘息的时间。瘦削男大惊失色,自己向来引以为豪的功夫在秦彦面前竟然完全没有施展的机会,被死死的压制着,步步后退,根本无力还击。瘦削男咬牙坚持着,试图寻找秦彦的破绽,以图一击破敌。

    然而,这无疑太过天真。秦彦出手快过闪电,动作行云流水,根本看不清楚他的招式。“砰砰砰!”秦彦接连几拳狠狠的砸在瘦削男的胸口,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响起,瘦削男惨叫连连,跌倒在地,晕死过去。

    沈沉鱼目瞪口呆,愕然的看着秦彦,震惊不已。她只知晓秦彦可以一人对付王豹五六人,身手不错,可是,却也没有料到竟然如此神奇。这,根本就是在看武侠电影啊。心中禁不住对秦彦好奇不已,这个墨子诊所的小小医生真的只像他表面上那么平凡吗?似乎并非如此,他的身上总是充满了神秘,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一探究竟。

    回头狠狠的瞪了沈沉鱼一眼,秦彦斥道:“你不要命了?知不知道刚才多危险?我知道你想破案,但是,也不能这么胡来啊。”

    沈沉鱼愣了愣,被骂的有些莫名其妙。可是,却不知为何,她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心中升起丝丝的甜蜜。他这是在紧张我吗?是关心我吗?

    话刚出口,秦彦也察觉不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忽然那么大的火气。该不会是自己对着丫头有意思吧?难道是肾上腺激素作祟?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平复自己的心情,淡淡的说道:“他们就是打劫金融贷款公司的人,你抓他们回去吧。”

    “哦哦哦!”犹自沉浸在刚才情绪之中的沈沉鱼半晌方才反应过来,慌忙的应了几声,铐住瘦削男。随即,又将陈二宝和大胡子男捆绑在一起。

    走到萧通身前,秦彦撕开他的衣服,只见胸口赫然有一道黑色掌印。铁砂掌,显然重伤薛冰之人正是瘦削男。秦彦眉头微蹙,萧通可没有薛冰那样的修为,可不能像薛冰那般支撑那么长的时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秦彦慌忙的取出银针。

    “忍耐一下,我给你施针把毒血放出来!”秦彦边说,银针快速落下。

    同是五行针法,只是并非以气运针,珍贵的无名真气,秦彦可不会随意的乱用。不消片刻,汩汩黑血涌出,煞是恐怖。

    萧通渐渐恢复一丝血色,感激的看了秦彦一眼,欲言又止。目光转向一旁昏死的洪天照,萧通苦涩一笑,眼神中闪过一丝心灰意冷。

    “毒血已经放出来了。不过,内伤还需要慢慢调养。回头你去我诊所,我开几副药给你!”秦彦淡淡的说道。

    “谢谢!”萧通感激的挤出一丝笑容。

    “秦彦,你也跟我回躺所里录个口供吧。”沈沉鱼的声音明显温柔了许多,也许是感激秦彦的救命之恩吧。

    “没空!”秦彦翻了个白眼,丢下一句话,径自的下楼而去。

    “你……”沈沉鱼愤愤的跺了跺脚,混蛋,有什么了不起,拽什么拽啊。

    回到诊所,韩山已经离去。药材摆放在柜台前,断肠草和红景天赫然在列。只可惜,沈落雁不告而别,这让秦彦不禁惋惜。以沈落雁的病情,如果再不及时治疗,随时都会有性命之忧。最长,也不会撑过一年。

    秦彦默默叹了口气,不禁又感叹红颜薄命。

    除了药材之外,还有两包韩山自己种植的大米,世面上绝无仅有。两盒竹筒装的茶叶,那更是稀世珍品。秦彦咧嘴一笑,这整日里沉默寡言的老头倒是十分贴心,也十分大方啊。

    午饭时,萧通在所里录完口供,径直来到诊所。脸色凝重,有一种说不出的怆然。因为伤势的缘故,脸色有些苍白,没有血色。若非秦彦及时施针放出毒血,只怕此时的萧通已然是一具尸体。

    “秦先生!”萧通恭敬行礼,有些拘束。想起第一次见到秦彦时,竟然还想和他一较高下,如今想来,当真可笑之极。

    “嗯!”秦彦微微点头,说道:“坐下一起吃?”

    萧通愣了愣,点点头,在对面坐下。虽然和秦彦见面时间不长,不过,萧通也渐渐摸清楚他的脾气,并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倒是也没有假装客气。米饭刚一入口,萧通不禁一愣,“这是什么大米?”香甜软糯,质嫩爽口。

    “朋友在青云山种植的,品种奇特,世面上买不到。产量很低,一亩地最多不过两三百斤,我也只能偶尔尝尝鲜。”秦彦淡淡的说道。

    萧通暗暗惊讶,若是这样的大米拿到市场去卖,必定大受欢迎。心中禁不住暗暗窃喜,如此珍贵的东西,秦彦也愿意跟自己分享,显然是对自己的认可。至少,前几次和秦彦见面,他对自己都是不冷不热。

    “口供录完了。不出意外,他们坐牢时肯定的。”萧通说道。

    秦彦淡淡点头,显然对这件事情并不在意。“一会我给你开几副药带回去,按时服用,内伤差不多可以恢复。”

    “谢谢!”萧通感激的说道,“今天若非秦先生仗义出手,我和洪爷只怕都难逃此劫,大恩大德,萧某没齿难忘。”

    秦彦不置可否,淡然一笑,说道:“你不用谢我。李乘风和洪天照之间的恩怨我没什么兴趣,也根本无心掺和,今天不过是适逢其会而已。”

    “不管秦先生怎么想,事实是我的命是您救的,这点毋庸置疑。”萧通坚定地说道。

    秦彦默默点头,不再言语。

    萧通愣了愣,尴尬的看了他一眼,欲语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