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019章 伤感最是离别时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秦彦也没有想到自己一次无意间的举动竟然会给自己的未来带来不可思议的改变。

    看着萧通欲言又止的模样,秦彦淡淡的说道:“有什么话就说吧!”

    萧通愣了愣,沉默片刻,深深吸了口气,说道:“在部队的时候,我是最顶尖的,无论是射击还是搏击,以及各项军事技能我都遥遥领先。我也一直设想着能够留在部队,为国家为民族,也为自己创造辉煌。然而,一次行动中因为我的自负导致行动失败,人质惨死在我手里。也因为这样,我被迫提早退役。”

    “回到家,潦倒窘迫,若非洪天照的提携,我也不会有今天。洪天照待我有知遇之恩,也一直对我亲如兄弟,我也心甘情愿为他做任何的事情,哪怕是一些昧着良心的事。原来,一切都只是我以为而已,在洪天照的心中,我只不过是一个工具,一个对他有利用价值的工具而已。”

    “今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洪天照根本不拿我的性命当回事,他的心中只有他自己。其实,冲着他以前对我的恩惠,就算是为他死我也心甘情愿。可是,他不该只是拿我当成工具。秦先生,我想跟你!”

    “跟我?跟我做什么?我只是个医生,你跟着我打杂吗?”秦彦撇撇嘴,冷漠的看了他一眼。

    萧通眼神灼灼,坚定的说道:“虽然我不清楚秦先生的身份,但是,我知道秦先生绝对不会只是一个普通医生那么简单。我敬佩秦先生的仗义,也感激秦先生的救命之恩,我知道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是,只要秦先生一句话,就算是让我萧通赴汤蹈火,我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这么说,你是打算离开洪天照了?只怕洪天照没有那么容易放你走吧?像你这样的高手十分难得,以洪天照的性格,留不住你那也绝对不会放你走。”秦彦倒是有些欣赏萧通的直爽,还是善意的提醒一句。

    “我知道。所以,我不会走,我会留在他的身边。”萧通眼中闪过一丝阴霾,“既然洪天照对不起我,我也绝对不会让他好过。他这些年所做的事情我一清二楚,我会把他送进监狱。”

    秦彦愣了愣,默默叹了口气,知道萧通真的是伤透了心,有心想要取代洪天照。“我不管你想要怎么做。如果你真的感激我的话,那么我拜托你一件事情。”

    “秦先生有事但说无妨,我一定尽力办到。”萧通坚定的说道。

    满意的点点头,秦彦说道:“洪天照拉拢高峰的意图我很清楚,无非是想通过高峰拉近跟我的关系,试图收买我。不过,我对他没有任何兴趣。高峰虽然为人性格有些急躁,做事往往不顾后果,但是,始终是我兄弟。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帮忙照看。”

    “放心,既然是秦先生的兄弟,那就是我萧通的兄弟。我可以保证,无论将来发生任何的事情,只要我萧通有一口气在,绝对不会让他损伤半点皮毛。”萧通拍着胸脯保证。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秦彦嘴角绽开一丝笑容,“你坐会,我去给你配药。内伤有些严重,不过,只要按时服药应该不会有问题。这段时间切忌与人动手,尽量的多休息。”

    边说,边走到柜台前配药。动作娴熟,而又细致。作为一名医生,那是半点差错也不能有的,否则,一不小心可能就是一条人命。

    接过药,萧通道了声谢,告辞离去。

    看着萧通离去的背影,秦彦默默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这青山镇平静的日子也要宣告一个段落,接下来的日子必定将会是一场又一场的腥风血雨。只是,秦彦也无可奈何,他不想阻止,也无法阻止。

    至于高峰,有萧通照顾着,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萧通前脚刚走,沈沉鱼便接踵而至。瞥了一眼萧通的背影,沈沉鱼眉头微微一蹙,“他人品不错,不过,始终是江湖人物,你不应该跟他走的太近,对你没什么好处。”

    秦彦愣了愣,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这是关心我吗?如果我没看错,你应该很讨厌我才对啊。”

    “我是讨厌你。不过,见你人还不算太坏,总不至于看到你坠入深渊也不拉你一把吧。”沈沉鱼愤愤的瞪了他一眼,赌气的说道。

    “是吗?那我谢谢了,我坠不坠入深渊跟你也没什么关系。”秦彦撇撇嘴,爱答不理的模样,“沈大警官大驾光临,有什么指教吗?”

    沈沉鱼心中不忿,愤愤的瞪着秦彦说道:“你能不能说话不要总是带刺?我们好像没什么深仇大恨吧?不管怎么说,咱们也算是一起共过患难的人,不说可以做朋友,起码也可以正常的说几句话,你说呢?”

    “行。你想说什么,说吧。”秦彦的语气也软了下来,毕竟,他对沈沉鱼也没什么抵触,反而心中倒是有一些若有若无的微妙感觉。

    沈沉鱼笑了笑,宛如出水芙蓉。“劫匪已经全部招供了,只是,暂时还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跟李乘风有关。所以,我们暂时拿李乘风也没有办法。这次的事情把你也牵连进去,我担心李乘风会威胁到你,你一定要多小心。”

    “李乘风?哼,不过只是地痞流氓而已,还入不得我的法眼。”秦彦淡淡的说道。

    “我知道你能打,可是,小心驶得万年船。”沈沉鱼说道,“我这次来也是想跟你道声别,明天一早我就走了。”

    “走?去哪里?”秦彦愣了愣,心中竟有一丝不舍。

    “调到滨海市。以后恐怕也没多少机会见面,如果你有机会到滨海市,我替你接风。”沈沉鱼语气低沉,看向秦彦的眼神闪烁着一丝微妙的情愫。

    “哦!”秦彦平淡的应了一声。

    沈沉鱼没好气的嗔了他一眼,暗暗地啐道:“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