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028章 老奸巨猾
    离开诊所的沈沉鱼,心中一直愤愤不平,不过只是让帮个忙嘛,结果还不等说出情况就回绝自己,混蛋。沈沉鱼噘起嘴,狠狠骂着秦彦,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现在很生他的气,却没有一丝的讨厌。

    似乎,隐隐之中有一种莫名的情愫慢慢的在心底生根,发芽。

    回到酒店,段婉儿还在睡觉。难得有假期,对于段婉儿这样懂得享受生活的女人来说,睡个美容觉那是必不可少的。出身优越的她,根本不需要奋斗就拥有其他人几辈子也挣不来的财富,偏偏她也是那么的优秀,完全有能力过她想要的生活。她没有沈沉鱼那么强烈的事业心和独立心,只纯粹为了自己的生活过的充实而又舒服。

    又去敲响段弘毅和赵宇轩的房间门。段弘毅不知跑到什么地方鬼混去了,赵宇轩却是已经退房离去。在他们中间,赵宇轩没有多少的存在感,即使莫名其妙的离去,沈沉鱼也没有多想,甚至都没有费心猜测他为什么不告而别。

    去派出所办理好自己的档案,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于是约所长马长兴一起共进午餐。对于马长兴的很多做事方法,沈沉鱼并不认同,起码,他并不具备一名所长应该有的魄力和担当。不过,沈沉鱼对他也并不讨厌。

    饭店坐下之后,马长兴淡淡一笑,眼神中闪烁着一股老奸巨猾。“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请我吃饭应该不会那么简单吧?说吧,有什么事?”

    沈沉鱼尴尬的笑了笑,试探性的问道:“马所长,您在青山镇时间比较长,对秦彦应该比较了解吧?我想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马长兴微微的愣了一下,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沈沉鱼,仿佛是在说“你怎么会忽然对他那么有兴趣?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沈沉鱼显然察觉出马长兴眼神里的意思,连忙的解释道:“您别误会,我是有件事想他帮忙。”

    马长兴点点头,说道:“其实,我跟他接触也不深,不是太了解。不过,从我几次跟他接触的情况来看,这小子表明上看起来有点个不着调、又爱记仇、贪小便宜、抠门,但是其实却是个讲究的人。这小子典型就是吃软不吃硬,偏偏你还拿他没有办法。”

    说到这里,马长兴苦笑着连连摇头,想必是想起自己曾经被秦彦狠狠整过。

    “对,抠门、小气,根本不是男人。”沈沉鱼愤愤的附和道。

    作为过来人,马长兴如何会看不出沈沉鱼眼神中的那抹情愫?这种埋怨的话语分明就是小情侣闹别扭时的撒娇嘛。微微的笑了笑,马长兴说道:“多余的事情我也不是太清楚,在我到这里就任的第一天,上一任所长就告诉我,只要‘墨子诊所’的人没有犯下什么严重的罪行,千万不要冒冒然的闯进去。”

    “为什么?”沈沉鱼愣了愣,诧异的问道。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马长兴苦笑一声,“不过细细琢磨,墨子诊所的确不像表面那么简单。一个普普通通的诊所,一天到晚也没什么生意,是如何维持生计的?而且,墨子诊所在青山镇的历史究竟有多长,谁也不知道。秦彦的背后更是有着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父墨离,他的能耐就更是匪夷所思了。”

    沈沉鱼眉头轻锁,细细琢磨一番,似乎的确是这样。以秦彦的身手,根本不像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那么简单,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谁也不清楚。这份神秘仿佛潘多拉魔盒,越是弄不清楚,就越是想知道,最后越陷越深。

    “她师父是什么人?”沈沉鱼问道。

    马长兴苦笑一声,说道:“这个我就更没有资格知道了。不过,通过以往和他接触过的人所说,这个墨离倒是十分亲和,待人接物也都客客气气;可是,一旦发怒,那绝对十分的可怕。总之,是一个充满神秘而又厉害的人物。”

    “墨离?墨离?”沈沉鱼默默念了两声,似乎隐隐觉得这个姓氏自己小的时候听说过,却总也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时候。

    “至于怎么样才能让秦彦帮你,那我就不得而知了。或许,你可以试着攻攻他的软肋,譬如给他送送礼。这小子讲究,伸手不打笑脸人,只要收了你的礼,那事情就好办了。”马长兴想了想,出了个主意。

    “送礼?哼!”沈沉鱼撇撇嘴,有些不太愿意,这种行为似乎触及她的底线和价值观了。

    顿了顿,马长兴露出一抹暧昧的笑容,说道:“其实吧,我觉得秦彦似乎对你挺有好感的,让他帮你忙也不是不可能。我说过,这小子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的家伙,你也别总是一副硬邦邦的模样,试着柔一些,说不定很容易就说动他了。”

    “怎么可能?他从来都不带正眼瞧我,怎么会对我有好感。而且,我就这种性格,让我变成小鸟依人的样子,我根本不会啊。”沈沉鱼心里有些妄自菲薄,实在不敢相信秦彦会对自己有什么好感。可是,却又不知为何,似乎又希望马长兴的话说真的。

    女人,天生似乎就是一个矛盾体,总是喜欢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做一起知行不一的事。

    “虽然我没问,你也没说,但是我知道上次抓到那些绑架洪天照的人,其实是秦彦,对吗?以我对他的了解,如果他不是对你有好感,怎么会出手帮你。这小子做事就是这样,完全凭借自己的喜好。所以,就看你用什么办法让他帮你忙了。”马长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沈沉鱼愣了愣,细细琢磨,似乎的确如此。否则,为什么眼见洪天照和萧通有危险而不出手?等到自己有危险,毫不犹豫,并且,还激动的斥骂自己。似乎,这种种表现都代表着马长兴所言非虚。

    只是,马长兴这是在暗示什么?暗示自己出卖色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