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一片寂静的黑。

    秦彦眉头深锁,隐隐中闪烁出浓浓的杀意,竟然有人在暗地里想要暗杀自己,这让他感觉到一种隐藏的危机。秦彦可不是那种喜欢坐等事情到眼前才解决的人,必须尽快的把对方挖出来,除掉他,才能永绝后患。

    “啊……”门外忽然响起一声惨叫,秦彦微微一愣,举目看去。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清楚,但是,却分明是薛冰的声音。秦彦身形一闪,直接从二楼的窗口跳了出去。借着朦胧的月色,只见薛冰倒卧在地上,走进一看,手臂上有着明显的血渍。索性只是子弹的擦伤,并不是很严重。

    “砰砰砰”,接连几声枪响,秦彦抱起薛冰飞快的闪到一边,堪堪避开飞射而来的子弹。

    “狙击手?”秦彦眉头紧蹙,从刚才子弹的方向来看,分明是冲着自己而来,想要自己的命。秦彦心中升起一股怒火,冷哼一声,只可惜黑暗的夜里根本无法确认狙击手的位置。

    “你没事吧?”秦彦看到薛冰手臂上的点点血渍,不禁有些不忍。

    “没事。”薛冰忍着疼痛,倔强的说道。

    秦彦点点头,嘱咐道:“你先别动!”话音落去,秦彦猛然间跳了出去,紧接着“砰”的一声子弹擦身而过。秦彦的身形快速闪动,接连几颗子弹飞射而来,落在秦彦落脚之处。秦彦嘴角勾出一抹笑容,借着黑暗的掩护,快速的冲出诊所。

    通过刚才几颗子弹的路线,秦彦已经大概的确认对方的位置,应该就是对面的居民楼。夜色之下,秦彦宛如一只猎豹,速度飞快,眨眼间已经到了居民楼下。绕道居民楼的后门,秦彦顺着下水道飞快的攀爬上去,赫然只见朦胧的月色下,一名男子匍匐在地,手上的狙击枪正对着诊所方向。

    秦彦冷笑一声,飞身而上。对方显然发觉异常,快速的回身,却是已经慢了。秦彦一把抓住他手中的抢杆,一拳狠狠的砸在对方的胸口。“砰”的一声,对方闷哼一声,踉跄着后退几步方才站稳。秦彦夺过狙击枪扔在地上,紧跟着飞身而上。

    朦胧的月色之下闪过一道寒光,秦彦的匕首抵在了对方的咽喉之处。

    “别动!”

    声音冰冷,宛如来自地狱的修罗!

    杀手愣了愣,似乎有些始料未及。顿了顿,回过神,不屑的哼了一声。

    “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秦彦冷声问道。

    “没有为什么。”杀手语气坚决。

    秦彦不屑的笑了笑,说道:“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拿你没办法?我是医生,擅长的不仅仅只是治病救人,也擅长刑讯逼供。你要试试吗?”

    “你不用废话了,休想可以问出任何东西。”男子惨然一笑,“既然失败,我就早料到结果了。”

    “糟糕!”秦彦暗叫一声,还没来得及反应,对方抓住自己的手臂用力一划。一道鲜血飞射而出,轰然倒地。

    秦彦眉头紧蹙,哪里想到他竟然如此狠辣,根本不是一般江湖人的作风,完全是接受过严格训练的杀手啊。看来,这才是薛冰口中所提的那个杀手了。只可惜自己太过大意,竟然让他自绝身亡,否则,秦彦一定有办法从他口中问出幕后的指使者。

    翻遍杀手的衣服,也未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不得不说对方行事周密。唯一可以算得上是线索的,可能就是他胸口赤红色的狼头纹身了。“狼牙?”秦彦暗暗的想道。他隐约记得国外有一个雇佣军组织,代号“狼牙”,他们队员的胸口都有赤红色的狼头纹身。如果真的是狼牙所为,那事情可就有些麻烦了。

    虽然狼牙只是收钱办事的雇佣军,但是,听闻却极其的护短。可谓是睚眦必报。秦彦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希望这只是对方有意转移视线吧。

    收拾好现场,将自己出现过的痕迹抹除,秦彦下楼回到诊所。

    薛冰坐在诊所内,看到秦彦安然无恙的回来,明显的松了口气。“门主,你没事吧?”

    秦彦摇了摇头,有些好奇薛冰的反应,这个原本一直想置自己于死地的女人这个时候怎么反而关心起自己了?难道真的是自己打破规矩,让她心安了?又或者,是因为感恩自己救了她?抑或,还有其他?

    “你流血了,包扎一下吧。”

    秦彦取出酒精纱布,回到薛冰身边,细心的替她清理着伤口。只是被子弹擦破了血肉,伤势并不严重。

    薛冰呆呆的看着认真替她包扎着的秦彦,忽然发觉这个男人温柔起来,竟然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吸引力。不似先前那般的霸道凌厉,有一种润物细无声的细腻和柔和。“或许,他和以前的门主不同吧?”薛冰忍不住暗暗的想道。

    “伤势问题不大,回去后尽量不要沾水,休息几天就好了。”秦彦柔声的说道。

    “谢谢!”薛冰的声音低不可闻,这个向来倔强而又冷酷的女人,此时竟然特别的温柔。秦彦不禁一愣,看得有些痴了。接触到秦彦投来的目光,薛冰慌忙的移开眼神,有些心虚的慌张,胸口莫名的起伏很快,宛如一只小鹿在胸口不停的蹦跳。

    “根据杀手的行径,我可以确定他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杀手,只可惜,没能留下活口。不过,他的胸口有一个赤红色的狼头纹身,你可以根据这个线索去调查一下,也许会有收获。”沉默片刻,秦彦说道,“有什么消息之后,马上告诉我。不过,不要有任何行动。明白吗?”

    “明白!”薛冰重重的点了点头。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觉得似乎不知不觉间,薛冰不仅仅是迫于自己的威严而对尊重自己,而是打心眼里的一种尊重。“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门主,再见!”薛冰起身感激的鞠躬,告辞离去。只是,临出门时,眼角的余光不由自主的瞥了秦彦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