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无话。到达滨海市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夜幕下的滨海市较之青山镇的安静格外的灯火璀璨。

    “也不早了,先到酒店住下,明早再送你去诊所吧。”段婉儿吩咐段弘毅直接把车开到酒店门口,然后屁颠屁颠的去办理入住手续。

    “哼,她倒好,直接替你做主了。”沈沉鱼的语气有些阴阳怪调,明显充满了浓浓的酸味。俨然已经习惯沈沉鱼和段婉儿这对闺蜜“争风吃醋”的段弘毅一副什么也没听见的模样,反倒是秦彦微微一愣,讪讪的笑了笑,不敢给任何的回应。

    两个女人在一起,不是故事就是事故。

    凯宾斯基,位于浦东最繁华的陆家嘴,毗邻金融中心,正对黄浦江。

    “不准带他去鬼混,知道吗?”段婉儿把房卡交给秦彦和段弘毅,严厉的交代一番后,和沈沉鱼上楼。

    段弘毅耸了耸肩,苦笑一声,说道:“本来还打算带你去见识一下滨海丰富激情的夜生活,看来是没希望了。”

    “你还是消停点吧,那药丸的药力比较霸道,最近最好别碰女人,否则别怪我说效果不好。”秦彦白了段弘毅一眼。这小子虽然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但是却是真性情,秦彦还是很欣赏,起码没有那么的做作。

    “放心,不会,不会。”段弘毅嘿嘿的笑着保证,然而秦彦显然并不相信。

    无奈的摇了摇头,秦彦的目光瞥向不远处的停车场,嘴角缓缓地勾起一抹弧度。如果他没有看错,那辆车跟了自己一路。从青山镇一直到滨海市,虽然刻意的保持着距离,但是,秦彦还是敏锐的察觉到。

    回到房间,洗漱后秦彦没有着急休息,点燃一根香烟站在窗口的位置看了下去。自己这才刚到滨海市,就有人留意自己,不禁让秦彦好奇。如果不是不想在段弘毅他们面前显露自己的身份,刚才秦彦就已经过去质问对方。

    “砰砰砰!”

    门外响起敲门声。

    秦彦打开房门,赫然只见沈沉鱼和段婉儿穿着睡衣出现在门口。沈沉鱼的睡衣倒是中规中矩,反之,段婉儿的睡衣则是诱惑的紫色吊带,若隐若现,那微微的凸起仿佛魔障般吸引着秦彦的目光。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唾沫,秦彦有些好奇的打量着“不怀好意”的两个女人。

    她们不是“仇深似海”吗?又和好了?女人的世界,男人还真的不懂。

    “长夜漫漫,晚上寂寞吗?”段婉儿手指轻抚秦彦的嘴唇,吓得他慌忙后退,真怕自己一个按耐不住做出啥禽兽不如的事情。

    “你……你想做什么?”秦彦莫名的紧张,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要跳出胸口。

    “我们怕你寂寞,所以决定过来陪你一起睡。”段婉儿妩媚的笑着。

    秦彦戒备的看着她们那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惊愕的问道:“你……你们两个?”

    “是啊。怎么?不欢迎吗?”沈沉鱼撩了一下自己湿漉漉的头发,风情万种。

    “我可是正经男人,不是那么随便的。”秦彦深深的觉得自己是有原则的人,怎么能这么不守节操呢。

    “是吗?”段婉儿步步紧逼,秦彦退无可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段婉儿顺势跨坐在他腿上,凑过头去,“你不是随便的人,随便起来就不是人吧?”感受到段婉儿吐气如兰,“小秦彦”很不争气的抬头。段婉儿似乎感觉到异样,脸色微微一红,却又偏偏刻意的扭动了一下身躯,摩擦的秦彦越发心乱如麻。

    “你们再不走我可生气了。”秦彦脸色板了下来,有些心虚的说道。他还真的担心继续这样下去,自己会忍不住犯错,这两个妖精也不知道打什么坏主意。

    撇撇嘴,段婉儿起身看了沈沉鱼一眼,“我就说嘛,他就是有色心没色胆。”

    秦彦愣了愣,啼笑皆非,敢情这两丫头故意作弄自己呢。忽然间,秦彦觉得自己在滨海市的生活将会非常的悲惨,估计自己是甭想有好日子过了。

    “好了,我们走了,晚安。祝你春梦了无痕!”段婉儿得意的笑了笑,拉着沈沉鱼的手欢快的离去,剩下秦彦愣在那里苦笑不得。

    “妈的,又要换内衣了。”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兄弟啊,你咋就不能争气点呢?”

    被段婉儿和沈沉鱼这么一闹,秦彦睡意全无。好不容易捱到了两点多,秦彦方才沉沉的睡去。也不知道是忽然离开家乡的不习惯,还是睡不惯酒店的床,凌晨四点多就醒了过来,窗外的朦胧夜色中点缀着灯火阑珊。

    “醒了,睡不著,好无聊。”手机响起段婉儿发来的微信。

    “我也醒了,也好无聊。”秦彦回了一句。

    “那我们私奔吧。”段婉儿回了一句,配上一个调皮的表情。

    “好!”秦彦鬼使神差的应允。

    快速的收拾好,两人在酒店大堂会和后,段婉儿拉起秦彦的手快速的跑了出去。一口起跑了好几百米方才停下,气喘吁吁。回头看了秦彦一眼,段婉儿开心的笑了笑,有种偷情的刺激,格外的兴奋。

    “去黄浦江边走走吧。”段婉儿提出建议,不容置疑的拉着秦彦的手漫步黄浦江畔。

    长久的沉默,仿佛拉近双方的距离,心跳似乎都已经同步。

    “喜欢滨海市的繁华吗?”段婉儿温柔的问道。

    “我看到的是繁华背后的森森白骨。”秦彦淡淡的说道。

    段婉儿嗔了没有情调的秦彦一眼,“就不能不破坏这样的气氛嘛。”

    “我说实话啊,如果非要选择,我更喜欢青山镇的平静。”秦彦似有感触。

    “秦彦,你的身上似乎有很多的故事,很神秘,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段婉儿好奇的看着他,深深的被他的那股不符合年纪的成熟和神秘所吸引。

    “我?就是一个贪于安逸的俗人而已。”秦彦耸耸肩,一脸的无所谓。

    “我不信。”段婉儿坚定的说道,“你觉得一个普通人会忽然有这么庞大的一笔资产馈赠吗?而且,我了解沉鱼,她向来眼光很高,读书的时候就不知道有多少富家子弟、青年才俊追求,她都从来没有正眼瞧过。而她,对你似乎格外的用心呢。”

    “不会吧?她每次见我都会挖苦我哦。”秦彦呵呵的讪笑。

    “装,不装你会死啊。”段婉儿狠狠的剜了他一眼。“你觉得我和沉鱼谁漂亮?”

    秦彦愣了愣,警惕的看了她一眼,“不会又想挖坑让我跳吧?大小姐,你就别折腾我了,你们城里人套路太深,我想回农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