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043章 以身相许
    纵然严铿心中怀疑,却不敢再如昨日般表现出来,依旧是一副认真聆听的模样。

    秦彦如何会看不出来?只是,碍于沈沉鱼的关系,加上严铿的态度也算诚恳,不想得理不饶人。“这种巫蛊之术相当狠毒,如果不是死者跟他有血海深仇,那就是对方有其他目的。”秦彦解释道。

    秦彦虽未目睹过施展巫蛊之术的人,但是,却从各种典籍中阅读过关于巫蛊方面的事情。其实,最开始巫蛊也是作为一种医术拯救病患,只是后来一些心怀不轨之人用来作恶。而且随着历史的进步,科技的发达,这种巫蛊之术被作为封建迷信渐渐消失,懂得人也很少很少。

    严铿眉头紧蹙,原本看似简单的案情如今又变得更加复杂,更是无从着手,一时间踌躇不展。

    “我想知道死者是什么身份?”秦彦问道。

    “死者是火葬场的一名员工,我们调查过他的背景,没有任何的可疑之处。”沈沉鱼回答道。

    秦彦眉头微微一蹙,沉吟片刻,说道:“行了,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至于如何破案,那就看你们的了。”说完,秦彦低头整理药材,显然是无心继续说下去,下了逐客令。

    “多谢秦先生,我们会根据您所说的仔细排查,希望能有所突破。秦先生,那我就不多打扰了,告辞!”严铿道了声别,丢给沈沉鱼一个眼神,转身走了出去。

    “你还不走?想留下吃饭吗?午饭我可没想预备你那份。”白雪酸溜溜的瞥着沈沉鱼。

    “没事,我打算约秦彦出去吃,尽尽地主之谊。”风轻云淡,巧妙地化解白雪的进攻,让她又一次落在下风。

    白雪哑口无言,狠狠的瞪了秦彦一眼,说道:“你敢出去吃,哼,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吗?”

    秦彦愣了愣,丈二和尚摸不着后脑,苦笑连连。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怎么又扯到自己身上了。面对两个女人的战争,秦彦觉得自己还是躲远一点的好,免得殃及池鱼。丢下白雪和沈沉鱼,秦彦一溜烟窜到楼上房间,心里才踏实了些。

    片刻,沈沉鱼跟了上来,看了一眼一脸苦笑的秦彦,说道:“白小姐好像很讨厌我哦,不会是我有什么地方得罪她了吧?”

    秦彦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没有吧,她就那脾气。你怎么还不走?不急着破案了吗?”

    “你那么希望我走吗?不想我留下来多陪陪你?”沈沉鱼眼神充满挑逗的味道,让秦彦有些想冲上去拥吻她的冲动。

    “我不是怕耽误你的工作嘛。”秦彦有些心虚,不敢直视沈沉鱼的目光,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不得不说,沈沉鱼真的妖娆起来,那可远远比段婉儿的吸引力还要大。

    沈沉鱼嗔了秦彦一眼,显然是在责备这小子的言不由衷。在秦彦的身旁坐下,沈沉鱼沉默片刻,深深吸了口气,说道:“你说的巫蛊之术是真的吗?死者真的是死于巫蛊之术?”

    “原来你是不相信我,留下来套我的话,是吧?”秦彦脸色微怒。

    “小气鬼。”沈沉鱼白了秦彦一眼,说道,“我不是不信你,只是,你说的太玄乎,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还有什么巫蛊之术。”

    “其实,巫蛊之术最开始也是一种医术,用于治疗病患。只是,后来有些非法之徒用来为非作歹而已。任何东西都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秦彦淡淡的说道,“按照你所说死者的背景,相信应该不会和谁有什么深仇大恨,唯一的可能就是他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又或者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

    沈沉鱼微微一愣,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被秦彦一点,倒是有些茅塞顿开。“谢谢你!”话音落去,沈沉鱼在秦彦的脸上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

    秦彦怔在当场,捂住脸颊愕然的看向沈沉鱼。

    目光对视,沈沉鱼脸色微微一红,娇媚的嗔了他一眼。

    “对了,赵宇轩得的什么病啊?你只是看了他一眼而已,就知道那么多。而且,看赵震声的表情好像明显被你戳中了心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沈沉鱼好奇的问道。

    “华夏古代有位神医叫扁鹊,他替人看病从来不诊脉,只单单看病人几眼就可以准确的知道病人得了什么病。像我这样的神医,当然也可以了。”秦彦毫不谦虚的自吹自擂。

    “吹。老实说,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沈沉鱼白了他一眼,心中却不知不觉地对他越发的喜欢,这种神秘的吸引力仿佛潘多拉魔盒一般充满了诱惑。

    “我唬他的。”秦彦咧嘴一笑,“胡乱的扯了一通而已,你不会也当真了吧?”

    “我不信,赵震声的表情很明显说明你说对了。你到底说不说?”沈沉鱼愤愤的哼了一声,挥舞着粉拳做出恐吓之状,却分明更是像撒娇。

    秦彦摆出一副害怕的神情,委屈的说道:“好好好,我说还不行嘛。我第一眼看到赵宇轩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他身上的问题,我也提醒过他不能和女人亲近。可惜,很显然他没有听我的话,所以现在病发。赵宇轩所中的也是一种巫蛊之术,不过,条件却非常的苛刻,必须要胎儿的骨灰、母亲的眼泪。这种巫蛊之术十分恶毒,很显然对方的目的就是不想赵家有后,所以我估计是赵震声以前留下的一段孽债。”

    沈沉鱼震惊不已,心中对秦彦的崇拜越发的浓厚。“那你有办法治吗?”

    “有,不过,我却不想这么做。解铃还须系铃人,这段恩怨最好的了结方式就是找到对方,消除她心中的恨意,解除施加在赵宇轩身上的巫蛊之术。如果我替他治好,终究无法化解那个女人的仇恨,不是最好的办法。”秦彦表情十分认真地说道,“我是一名医生,却不能仅仅只是治病救人,如果能更好的完美的解决这件事,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沈沉鱼一愣,微微一笑,“秦彦,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想以身相许吗?”秦彦咧嘴一笑,竟然升起逗弄沈沉鱼的心思。

    “好啊。”沈沉鱼一口应承,倒是弄得秦彦一愣,不知如何回答了。

    沈沉鱼嗔了秦彦一眼,语带娇嗔的说道:“没胆鬼,婉儿说的一点没错,你就是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我做你女朋友你很吃亏吗?好了,不跟你扯了,我得赶紧回局里了。”说完,沈沉鱼起身离去,留给秦彦一个浮想连连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