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055章 巫门传人
    墨子诊所内!

    赵震声和赵宇轩相对而坐,一名中年妇女端正的坐在赵震声身旁,表情始终洋溢着一抹幸福,不时的看向赵震声的神情宛如初恋的少女般羞涩而又痴迷。白雪一脸不待见的表情,以至于三人的表情有些尴尬。

    段婉儿朝诊所看了一眼,微微愣了愣,“听说你治好了赵宇轩,卖了我哥一个很大的人情啊。”

    “医者父母心嘛。”秦彦正色道。

    剜了他一眼,段婉儿显然不太相信秦彦这句装逼的话。“我回去了,再见!”挥了挥手,段婉儿宛如小女孩般蹦蹦跳跳的离开。陷入感情漩涡中的女人,都有着孩子般的童真。

    看见秦彦,赵震声连忙起身。“秦先生!”

    “嗯!”微微点头,秦彦坐下,自顾自的泡了杯茶,丝毫没有招待他们的意思。

    “我去买早点!”白雪交代一声,出了诊所。

    “秦先生,这是一点小小心意,谢谢你,还望您收下。”赵震声恭敬的行礼,望了一眼桌上的礼物。随即,狠狠的瞪了赵宇轩一眼,示意他起身。

    赵宇轩面色有些尴尬,看望秦彦的眼神十分的复杂,仇恨中却又夹杂着深深地畏惧。如果不是秦彦,他只怕已经一命呜呼了吧?“谢谢!”赵宇轩有些不太情愿的说道。

    “礼物就不需要了,你拿回去吧,我只是做我分内的事,况且我也拿到我应得的报酬。你的心意我领了。”秦彦满意的点点头,心中暗暗佩服赵震声的谦恭和精干,难怪他能创建赵氏集团那么庞大的产业,果然不是一般人。

    赵震声微微一愣,却也没有强迫秦彦收下礼物,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说道:“秦先生,这是我的名片。以后如果在滨海市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知会一声,赵某必当竭尽全力。”

    秦彦接过扫了一眼,微微点头,收进怀中。接着细细的打量了赵宇轩一眼,秦彦说道:“没什么大碍了。不过,身子还是太虚,需要好好修身养性。否则,后患无穷!”

    赵震声十分清楚,秦彦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诊所小医生那么简单,这样的人绝对是稀世珍宝。他不奢望可以跟秦彦交上朋友,但是,却绝对不能得罪。而且,他看得出秦彦是个讲究的人,只要自己处处做好,秦彦绝对不会找自己麻烦,将来万一真的有事,指不定秦彦还会出手相助。

    赵震声明白秦彦言下之意,自己的确太忽视了对儿子心性方面的教育,如果不好好管教,将来必然还会招惹更大的麻烦。赵震声连连点头附和,不敢有丝毫不敬。

    一旁的赵宇轩脸色十分难看,也不知究竟在想些什么。分明是自己的情敌,是自己想要对付的人,如今却又偏偏不敢越雷池半步。以目前的情形来看,只怕就算秦彦不出手,自己父亲也会狠狠教训自己吧?他只得收敛心中的怒火。

    “震声,你们先出去,我有话跟秦先生说!”一直无语的中年妇女沉默许久,开口言道。

    赵震声出奇的听话,微微点头,跟秦彦道声别,领着赵宇轩走出诊所。

    看到他们离开,中年妇女深深吸了口气,说道:“秦先生,我……”

    “我知道,你就是对赵宇轩施巫蛊的那个人,对吗?”秦彦打断了她的话,微微笑着说道。

    中年妇女微微一怔,似乎没有料到秦彦竟然可以猜出自己身份。不过,随即了然。赫赫有名的天门门主,又岂会连这点小事都不知晓?沉默片刻,中年妇女说道:“这次冒昧拜访,主要是有两件事。一是为了谢谢秦先生,若非是秦先生的大义,只怕我也不会跟震声和好,还沉浸在往日的痛苦之中。”

    “过去的终究是过去,做人还是应该看向未来。你能摆脱自己的仇恨,我也很欣慰。”秦彦微微笑着。

    “第二件事,是想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中年妇女从怀中掏出一枚玉佩递了过去。品相很高,玉佩的正面赫然印着一个“天”字,背面印着一个“巫”字。

    秦彦接过,微微一怔,眉头蹙了蹙,没想到她竟然知晓自己的身份,倒是有些惊讶。目光朝诊所外的赵氏父子瞥了一眼,秦彦说道:“他们知道吗?”

    中年妇女愣了一下,连忙说道:“秦先生放心,您的身份我没有泄露半句,这也是江湖规矩,我懂。”

    满意的点点头,秦彦说道:“你等一下!”

    片刻,秦彦从地下室出来,手里拿着基本残破而且枯黄的书籍,递给她。“这是你们存在这里的东西。按照规矩,你需缴纳七百万的保管费。”

    “七百万?”中年妇女一愣,大吃一惊。

    “按照当初的协议。每个月你们需要支付十两白银,一年就是一百二十两,总共两百八十年,总数也就是三万三千六百两。相当于大约一百六十八万克。按照现在的银价计算,一克大约四块三,也就是说总共大约七百二十二万四千。”秦彦娓娓道来,“只收你七百万,已经打折了。”

    深深吸了口气,中年妇女说道:“秦先生,你稍等!”随即,走出诊所。片刻之后,便又回来,手里多了一张支票递到秦彦面前。“秦先生,这里是七百万的现金支票,您收好。”

    秦彦满意的点点头,将支票收进怀里。

    “有件事情想问一下你。我想知道,你还认识其他懂得巫蛊之术的人吗?”秦彦问道。

    “我师兄,苗凤英。二十年前,他被我父亲赶出巫门,之后就音讯全无。巫门如今也只剩下我们两个了,不过,巫蛊之术旁系众多。至于还有没有其他懂得巫蛊之术的人,我就不得而知。”中年妇女如实的交代。一是感谢秦彦的帮助,让她得以和赵震声修成正果;二是畏惧天门的威严,不敢有丝毫隐瞒。

    秦彦微微点头,道了声谢。

    再无言语。中年妇女告辞离去,态度恭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