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时分!

    一辆黑色奔驰G3AMG出现在墨子诊所门口,段弘毅从车内跳了下来,看见亲眼,连忙热情的给了一个拥抱,丝毫没有身家过亿的优越感。

    “忙完了吗?可以走吗?”段弘毅问道。

    “新车?太拉轰了。”秦彦直勾勾的盯着车子,显得有些激动。

    “拿去!”段弘毅毫不犹豫的把车钥匙丢了过去。

    “真的假的?无功不受禄,这么贵重的礼我可收不起。”秦彦有些受宠若惊。

    “我平常也很少开这辆车,摆在车库里也浪费了,你喜欢开就拿去开。”段弘毅说的很委婉,明着是借给秦彦,但是,却分明没有要他还的意思。

    “好吧,恭敬不如从命,有辆车方便多了。”秦彦咧嘴笑着,欣然接受。

    段弘毅却丝毫没有感觉秦彦占自己便宜,反而欣喜不已。如果只是用一辆车可以拉近跟秦彦的关系,段弘毅绝对不会吝啬。这个燕京城的大少爷,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身上倒是没有沾染多少的世故,反而更加的直率。

    “美女,一起去吃饭呗。”段弘毅凑到柜台前,笑嘻嘻的盯着白雪。

    “没空!”白雪一口回绝,没好气的应道。

    段弘毅吐了吐舌头,有些失望的冲秦彦摆了个鬼脸,二人上车径直离去。

    晚餐的地点选在一家会员制的顶级私房菜,装修比不上那些顶级餐厅的奢华,但是,却处处散发着浓浓的文艺气息。餐厅面积不小,但是,却仅仅只有五张桌子,如果没有预定很难有位置。看得出,餐厅的老板是个非常讲究的人。

    进了包厢,段弘毅连忙的介绍。

    “各位,这就是我经常跟你们提起的神医秦彦,他的医术那可是出神入化啊。看看我就知道了,晚晚夜御七女,照样生龙活虎啊。”

    秦彦有些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这他娘的倒是在夸自己还是损自己呢?把自己的逼格都给拉低了。

    段弘毅却是丝毫不觉,鼓吹着秦彦的回春丸多么的牛掰,效果多么的好。秦彦也悄悄地观察着眼前三人的反应,除了其中一个年轻人表现得十分激动之外,其余两人表现十分淡定。一人面色冷峻,没有丝毫的笑容,眼神中散发着丝丝阴霾,虽然掩饰的很好,但是,秦彦却依旧可以清晰的捕捉到。另一人嘴角始终挂着一抹善意的笑容,微微的冲秦彦点头示意。

    “唐书,盛唐集团太子爷!”

    “凌俊伟,东胜集团大少爷!”

    “这位是我的发小……”

    “易天行,在部队混饭吃!”那位始终带着善意笑容的年轻人打断段弘毅的话,主动上前跟秦彦握手,态度谦卑。

    “你身体似乎不太好。”秦彦上下的打量他一眼,说道。

    易天行不禁一愣,震惊不已。原本也只当段弘毅是夸大其词,如今秦彦一语道破,顿觉眼前的年轻人当真深藏不露。

    “受过枪伤,后遗症。”易天行笑了笑,淡淡的说道。

    秦彦微微点头,似乎没有要替易天行治疗的想法。段弘毅不禁一愣,小心翼翼的问道:“秦彦,要不你替天行看看?”这,应该也是段弘毅今晚组织这个饭局的真实目的吧。

    “别闹,先吃饭,怎么能让秦先生饿着。”易天行瞪了段弘毅一眼,将手里的菜单递了过去,“秦先生,您看看点些什么?”

    接着,又很细心的介绍了几样这里的特色菜。不难看出,易天行是这群人中的头头,而且,待人处事相当的老练。

    “随意就行,我不挑食。”秦彦说道。

    “那我做主了啊。”

    唤来服务员,易天行点了几样菜,荤素搭配适宜,看得出他是个比较讲究的人。

    “秦先生,弘毅天天在我们耳边念叨着您的医术,您看那个回春丸能不能也卖点给我?”唐书试探性的问道,态度谨慎而小心。他们可不止一次的听段弘毅说秦彦的脾气怪,如果不高兴,多少钱也休想打动他。

    秦彦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神秘莫测。他何尝看不出这个唐书的举动是出于凌俊伟的授意?虽然凌俊伟的动作很小,只是在桌下轻轻的碰了碰唐书的胳膊,但是,秦彦却还是清楚的捕捉到。

    “找弘毅就行,到时我把东西给他。”秦彦卖了段弘毅一个面子。

    段弘毅顿感受宠若惊,连忙的说道:“没问题,需要的时候找我。不过,秦先生说了,那药的药力猛,你得悠着点,别一不小心出了问题把责任推到秦先生身上,那就不好了。”

    “明白,明白!”唐书连连点头。

    “听说秦先生不单医术了得,而且,手底下的功夫也不错。有机会定要找秦先生切磋切磋。”凌俊伟阴冷的笑着。

    段弘毅和易天行不禁一愣,眉头微微一蹙,显然对凌俊伟的行为有些不满。

    “切磋就算了,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倒是可以指教你几招。”秦彦语气平淡,却带有浓浓的敌意。

    顿时,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段弘毅有些埋怨的瞪了凌俊伟一眼,自己好不容易请动秦彦,希望可以借此多多的拉近关系,这小子却没来由的胡乱惹事。

    “俊伟,大家都是朋友,这样端着就没啥意思了。你说呢?”易天行收敛笑容,表情严肃。

    凌俊伟脸色微微一变,却是没有再开口说话。

    “秦先生,这里的野生松江鲈鱼味道不错,您尝尝!”易天行招呼着秦彦动筷子,化解现场尴尬的气氛。

    秦彦微微点头,夹了一筷送入口中,味道果然不错。也难怪这里的老板用这么大的地方却只开五桌,的确有那个实力。“都是弘毅的朋友,叫我秦彦就好”

    段弘毅顿时眉开眼笑,感激的看了秦彦一眼,心想,这小子倒是并非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不通世故啊。挺了挺胸膛,倍感有面。

    “吆,我当时哪几位贵客,原来是哥几个啊。既然是熟人,那就好说话了。今天我杜某人请客,对方很喜欢这里的清炖野生甲鱼,给我个面子,让给小弟,承各位的情了。”包厢门被推开,一名年轻男子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