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弘毅有些紧张,迫切的想要知道结果,却又不敢贸然询问。易天行的病情有多严重,他十分的清楚,辗转世界不知找过多少名医,求过多少偏方,都没有效果。虽然他一直鼓吹秦彦的医术了得,但是,却也未真正见识过秦彦的厉害,多少有些担心。

    许久,秦彦缓缓睁开双眼,抿了一口茶。“问题的确有些严重,已经转移到肝肾。不是我危言耸听,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最多三年!”

    秦彦暗暗的赞许,虽然进门时就看出易天行的病不轻,却也没想到竟然这么严重。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易天行却依旧可以谈笑风生,不得不佩服他的毅力。

    段弘毅脸色黯然,有些哽咽的说道:“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想想办法啊。”

    易天行淡然一笑,说道:“这些年我也看开了,也许这就是命。生命的意义不在于长短,在于是不是精彩。”

    “明天你到我诊所,我再仔细替你看一看,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秦彦说道,“具体还要看接下来的治疗效果才可以确定。”

    有了沈落雁这个活生生的例子,秦彦对自己的无名真气也更加有信心,说不定真的可以治好易天行也未可知。

    “那就先谢过了。”易天行拱了拱手。

    秦彦淡然一笑,微微点头。

    出门时,段弘毅刻意的放慢步伐,凑到秦彦的耳边,轻声的说道:“兄弟,天行跟我不同,对国家对民族都有贡献,是个英雄。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想想办法。”

    “放心吧,我尽力。”秦彦看得出段弘毅对易天行的感觉真的不同,不像跟凌俊伟和唐书那般始终保持着一定距离的客气。

    段弘毅重重点头,也不好再多说。

    下楼!迎面走来一名魁梧男子,气势凌然,虎视眈眈的扫了秦彦一眼。

    来者不善!段弘毅眉头一蹙,就欲上前,却被秦彦伸手拦住。“是找我的。”淡然一笑,秦彦上前两步,打量对方一眼,说道:“念你一身修为不易,走吧!”

    魁梧男子微微一愣,说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在下万军,请赐教!”

    话音落去,魁梧男子大喝一声,浑身紧绷,霍然发力,以雷霆万钧之势攻向秦彦。速度快如闪电,出招霸道。

    “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八极拳,很好!”秦彦微微一笑,后发先至,一脚狠狠的踹中万宇胸口。顿时,万军一声惨叫,倒飞出去。若非秦彦脚下留情,这一脚足以断他几根肋骨,不在医院躺两三个月休想可以出院。

    众人大吃一惊,震惊非常。凌俊伟嘴巴更是张的可以塞进一个鹅蛋,刚刚自己还牛哄哄的要挑战秦彦呢,这下顿时打消念头。就这一手,凌俊伟自认不如。

    杜宏亮眉头微蹙,没想到叫来的高手,竟然不是秦彦一合之敌,心中愤然。冷笑一声,杜宏亮说道:“易哥的贵客果然不同凡响啊,这手功夫当真了得。”

    此时,众人哪里还不知晓这是杜宏亮的安排?还真是睚眦必报啊。

    “杜宏亮,当作我的面你也敢这样,未免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易天行也是动了真怒,冷冷的盯着他,气氛顿时剑拔弩张。

    “易哥这是说哪里话?谁知道你这位贵客得罪什么人了呢?”杜宏亮耸了耸,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

    易天行眉头紧蹙,气愤不已。

    秦彦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用生气,缓步朝杜宏亮走去。脚步平常,却分明给人一种十分缓慢的感觉。每踏一步,仿佛一记重锤狠狠的击打在杜宏亮的胸口。原本气焰嚣张的杜宏亮渐渐的被压制住,脸上的笑容收敛而去,随之而来的是莫名的难受,额头的汗珠大颗大颗的落下。

    “秦彦,墨子诊所的医生。我没说错吧?”杜宏亮克制住心头的恐惧,言语威胁。

    “消息倒是蛮灵通。只不过,不知道你的脑袋是不是硬的过地板呢?”话音落去,秦彦轻描淡写的用力,脚下的大理石顿时裂开。

    众人惊骇不已,这已经超乎他们的认知了,简直就是变态。易天行更是暗暗庆幸,能交上秦彦这个朋友,值了!

    “威胁我?”杜宏亮不屑的笑了一声,“你的身手是不错,可是你的家人朋友呢?他们就未必了吧?”

    “我就一山野郎中,孤身一人,如果你想用这个威胁我,那可要让你失望了。如果你想试试自己的脑袋够不够硬,我倒是不介意帮帮你。”秦彦嘴角微微勾起,笑容人畜无害。

    “哼,我不信你敢动我。我就站在你面前,有本事你动我试试。”杜宏亮不屑的哼了一声。这年头,功夫好有什么用?最重要的是权力,就算你功夫再好,双拳也难敌四手。

    “啪!”话音刚刚落下,响起一阵清脆的掌声。杜宏亮的脸上顿时浮现一个大大的掌印,嘴角溢出鲜血,头晕目眩,一个趔趄跌倒在地。

    谁也没有想到秦彦竟然说动手就动手,丝毫不留颜面,不知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有恃无恐。易天行脸显担忧,毕竟杜宏亮背景复杂,秦彦贸然的得罪他,势必会惹来许多麻烦。不过,事已至此,易天行还是决定站在秦彦一边支持他。

    段弘毅拍手称快,叫道:“杜宏亮,你也有今天啊?不服的话,随时来找哥,哥奉陪到底。”显然,段弘毅是有心要把责任扛下。

    挣扎着爬了起来,杜宏亮面色扭曲,愤愤的说道:“小子,我记住你了。”

    “这次只是个教训,下次就没这么简单了。”秦彦微微笑着,轻轻拍了拍杜宏亮的肩膀。看似随意的轻拍,却让杜宏亮顿觉半边身子麻痹,失去知觉。怔在当场,眼睁睁的看着秦彦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