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01章 负隅顽抗
    夜!

    璀璨!

    霓虹灯闪耀,整个滨海市一片绚丽而又夺目。

    警局内。沈沉鱼整理完手头的资料,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闲下来时,沈沉鱼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秦彦的身影。他在干嘛呢?是不是也在想着我呢?爱情,也许就是这样,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熟悉的身影,宛如深刻在自己的脑海中。

    “小沈,案子结束了,这些日子你也辛苦了,放你几天假,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吧。”严铿赞许的看了沈沉鱼一眼,说道。这个家境优越,本可以无忧无虑的享受生活的女孩子,却兢兢业业的投入工作中,并且没有丝毫的大小姐脾气,这让严铿十分的欣赏。

    “谢谢严局。不过……”沉吟片刻,沈沉鱼说道,“案子虽然破了,可是,主犯苗凤英还未抓捕归案。这背后究竟是否牵扯到其他的利害群体,也都不知,我又怎么能休息呢?”

    微微一笑,严铿说道:“工作时做不完的。况且,咱们警局讲究的是团队精神,而不是个人英雄主义。你一个人把所有的事情都做了,让其他人做什么?通缉令已经发了出去,抓不苗凤英的事情自然会有人跟进,你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回家好好休息。”

    的确,这段时间超负荷的工作,身心俱疲,是应该好好的休息一下。否则,只怕身体根本承受不住。沈沉鱼没再推辞,道了声谢。

    “对了。找个时间帮我约秦先生吃顿饭,这个案子能够如此顺利,少不了他的帮忙,理应表示一下谢意。不然,只怕秦先生又会怪罪我不懂礼数。”严铿呵呵的笑着说道。

    “好的,这件事情交给我,安排好我通知您。”沈沉鱼说道。

    满意的点点头,严铿也未再多说什么,跟沈沉鱼道了声别,转身离去。

    收拾好东西,沈沉鱼也起身离开警局。虽然家境优越,然而,沈沉鱼却并没有买辆车作为代步工具。对她来说,物质方面的享受远远不及精神方面的追求。看了看时间,沈沉鱼嘴角浮起一抹微笑,正准备拦下一辆的士赶往墨子诊所。

    她没有给秦彦发微信告诉他,她很想知道待会秦彦看到自己时会是怎样的表情。

    忽然!沈沉鱼眉头一蹙,眼见一个黑影从眼前闪过,厉声喝道:“谁?”

    “沈警官,你不是四处找我吗?”话音落去,苗凤英从黑暗中缓缓走出。

    沈沉鱼愣了愣,眉头紧蹙,冷声说道:“苗凤英?警察正在通缉你呢,想不到你竟然还敢出现。正好,现在就拿你归案。”

    苗凤英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就凭你?”

    沈沉鱼也不言语,忽然间窜了上去,一脚狠狠的踢向苗凤英的耳门。曾获得警察部自由搏击冠军的沈沉鱼身手自然不弱,出手也相当迅猛。然而,在苗凤英的面前,无疑于以卵击石。

    苗凤英淡然一笑,伸手随意格挡,轻易的挡住沈沉鱼的攻击。随即,身形闪动,已然到了沈沉鱼身后,一个手刀重重的砍在沈沉鱼的脖颈之处。

    沈沉鱼只觉一股强大的力道袭来,脑袋“嗡”的一声。“你……”话未说完,沈沉鱼双目一闭,昏死过去。

    当沈沉鱼醒来时,已经身在一个破旧的屋内,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苗凤英淡然的坐在她对面,叼着一根雪茄,悠然自得。

    “醒了?”苗凤英淡淡一笑,说道。

    沈沉鱼挣扎了一下,发现绳索绑的很紧,根本无力挣开。况且,苗凤英就在身旁,即使自己挣脱,只怕也很难逃走。事已至此,沈沉鱼反倒冷静下来,脸上并未有任何的恐惧。

    “苗凤英,你想做什么?”沈沉鱼问道。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我们无冤无仇,为何你如此针对我?我辛苦打下来的江山,却一朝毁于你手,害的我像丧家之犬。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苗凤英冷哼一声,咬牙切齿的说道。

    沈沉鱼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你贩卖毒品,为非作歹,抓你,是我的职责所在。就是让我重新再选择一次,我依旧会这么做。你有今天,完全是你咎由自取。我劝你还是乖乖回去自首,否则,天涯海角,无论你逃到任何地方,最终都难逃厄运。”

    “自首?哼!”苗凤英冷声说道,“我的罪就是枪毙我十回都不够,我去自首,岂非自寻死路?沈警官,现在你的命掌握在我的手里,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回答我的问题,兴许,我还可以饶你一命。”

    沈沉鱼冷笑一声,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告诉我,是谁给你的情报?否则,不可能有人知道仓库所在,显然是有人通风报信。只要你说出是谁,我可以饶你不死。”苗凤英问道。

    沈沉鱼一愣,淡然一笑,说道:“苗凤英,我劝你还是放弃这个念头,无论如何我是不会说的。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饶。”

    苗凤英双眸闪动,迸射出阵阵杀意,冷笑一声,说道:“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吗?是秦彦把资料给你的,对吗?”

    沈沉鱼浑身一震,愕然的看了他一眼。显然,沈沉鱼不敢相信他是如何知道这么机密的事情。“不是,你猜错了。”沈沉鱼有些紧张的说道。

    苗凤英得意的大笑,说道:“看来我的猜测没有错。你一定很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对吗?你有位老朋友在这里,想必你一定很想见一见。”

    伴随着苗凤英的话音落下,一名年轻男子缓缓从内屋走了出来。眼神中闪烁着些许愧疚之色,竟然不敢直视沈沉鱼的目光,垂着头。

    沈沉鱼微微一愣,诧异的说道:“是你?你竟然勾结苗凤英,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你又比他好到哪里去?你不也是一样勾结秦彦?帮他借助警察的势力打压我,也不过是一丘之貉。”苗凤英冷笑道,“哼,他让我不好过,我也不会让他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