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13章 首战告负
    话音落去,男子转身离去,留下一脸懵逼的秦彦怔在当场。

    段婉儿却是一脸的幸灾乐祸,说道:“遭报应了吧?骂的好,依我看,应该好好的修理你一顿,让你以后还敢乱看。哼,有两个大美女在你身边还不够,竟然盯着一个满脸玻尿酸的女人,真不知道你们男人怎么想的。”

    秦彦苦笑连连,女人吃起醋来还真的是不可理喻,明明是一个天然美女,愣是被她说成是满脸的玻尿酸。不过,秦彦还是识趣的选择了闭嘴,否则,段婉儿肯定不依不饶。

    众人坐定之后,大会正式开始。

    原本陈劲松安排了秦彦坐在主席台的位置,不过,被秦彦拒绝了,选择坐在下面。他可不希望出风头,成为别人注意的对象。真正的高手,那都是深藏不露的。好在,陈劲松也未坚持,估摸着也知道秦彦心里的想法。

    先是各个领导讲话,多是一些官场的客套言语,然后,万森上台介绍了一下这次参加比武的选手。秦彦也特地注意听了一下那个少女和男子的名字,李恩熙和朴俊杰。

    比武正式开始,众人的热情也都被点燃。

    双方各有五人参赛。很显然,双方表面亲和的笑着,却是在暗自较劲。

    滨海这边首先出场的是八卦门的一名弟子,温文儒雅,参加过两届华夏武术比赛,获得亚军的成绩。对方则是一位粗狂大汉,一看就知道是力量型的选手。

    随着一声令下,双方正式开始比试。儒雅男脚走八卦,游走在对方的身边,试探性的进攻。对方却是不动如山,简单直接的侧踢封死他的进攻路线,迫得他不得不后退。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的注视着场上,表情十分的紧张。

    “你说谁会赢?”沈沉鱼轻声的问道。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棒子国。”秦彦淡淡的说道。

    “说说理由。”作为两届警察部自由搏击的冠军,沈沉鱼显然对这样的比武十分有兴趣。

    “八卦门那小子虽然招式熟练,功夫底子也很不错;可是,实战经验太少,加上体型略微的瘦小,力量上不及对方。”秦彦说道。

    “他可是两届武术比赛的亚军哦。”沈沉鱼愣了愣,说道。

    秦彦微微一笑,说道:“华夏的武术比赛多数是武术套路的比赛,对实战经验并没多大的提升。你看他进攻的招式,太过花俏而不实际,对方只是简单的直拳侧踢就迫使他不得不回防。而且,他身形瘦小,不仅仅力量不及对方,抗击打的能力也不行。要想打败敌人,就必须先学会挨打。他力量不足,打中对方十拳,对方没事。可是,对方打中他一拳,他就撑不住了。如果我没料错的话,不出五分钟,就可以分出胜负了。”

    沈沉鱼暗暗点头,对于秦彦的分析颇为赞同,只是,仍旧期待的看着场上有奇迹的出现。毕竟,身为华夏人看到己方输给棒子国,心中多少有些难以接受。

    秦彦的话音落去,粗狂男子大喝一声,双脚连环踢出。儒雅男连连后退,挥手格挡,手臂震得发麻,暗暗心中叫苦不迭。加上他急于求胜,以至于先前体力耗损严重,心态过于急躁,此刻完全的被压在下风。

    陈劲松眉头紧蹙,脸上阴晴不定。反之,崔政民的脸上却是挂满了得意的笑容。

    只见粗狂男猛然间窜上前去,一记侧踢狠狠的砸中儒雅男耳门。儒雅男一声闷哼,踉跄着跌倒在地,脑袋“嗡嗡”作响,爬不起来。

    场上响起阵阵掌声!只是,滨海这边的代表多数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礼节性鼓掌,而棒子国那边确实掌声震天。

    粗狂男傲然的转身回到崔政民的身后,仰着头,一副藐视一切的高傲模样。

    “什么德性,老娘要是会功夫,非狠狠修理你一顿。”段婉儿气鼓鼓的嘟囔道。

    秦彦微微的笑了笑,说道:“不用那么激动,前面的人不过只是一些普通角色而已,真正的好戏在后面。喽,那一男一女,才是棒子国这次选手中最厉害的角色,不知道滨海这边会派谁应付。”

    “沉鱼,你不是两届自由搏击的冠军嘛?你能不能摆平刚才那家伙?”段婉儿问道。

    沈沉鱼淡淡一笑,没有作答。

    “他不是沉鱼的对手。”秦彦微笑着说道。

    段婉儿愣了愣,显然有些不太相信。不过,沈沉鱼如果真的能打败他,段婉儿倒是乐见其成。

    儒雅男垂着头走到一名老者的身旁,老者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冷哼一声,表情极为的愤怒。如果秦彦没有料错的话,老者应该是他的师父,见到自己的徒弟第一个上场就打了败仗,心中显然气氛。

    儒雅男更是一声也不敢吭,默默的垂着头,自责不已。

    “崔会长底下果然是高手如云啊,这场比试真是精彩绝伦。”陈劲松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用的应该是八卦掌吧?”崔政民说道。

    “崔会长好眼力,对华夏武学自知颇深啊。”万森说道。

    崔政民呵呵的笑了笑,说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八卦掌是门很不错的武学,只可惜,太过的拘泥于招式,出拳欠缺力道。虽然是以巧制敌,可是,却不知大巧若拙啊。”

    一旁的老者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却愣是说不出话来,显然是在极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愤怒。谁让自己徒弟不争气输了呢?怒火只好撒在儒雅男的身上,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喝道:“不争气的东西,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崔会长远来是客,理所应当的咱们应该谦虚的表示表示,否则,岂不失了待客之道?”陈劲松语含暗锋,不着痕迹。

    “那接下来可要看陈副会长这边的表现了哦?不然赢得太轻松了岂不是失去了这次交流大会的意义?”崔政民毫不相让,现场的气氛剑拔弩张,烽烟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