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无话!

    回到温泉酒店,远远的便看见一群人将门口堵了起来,吵吵嚷嚷的,跟保安对峙叫骂,气势汹汹。

    许真愣了愣,说道:“不好,是山口组的人来报复了。薛姐、秦先生,要不你们先离开,这里我来处理。”

    薛冰看了看秦彦,询问他的意思。

    秦彦嘴角微微扬起,勾起一抹邪邪的笑容,说道:“我为什么要离开?哼,既然山口组的人不识趣,那咱就跨马扬刀入东京,杀他的人仰马翻。”

    “我可是好久没活动了啊。”叶峥嵘嘿嘿的笑着,摩拳擦掌。这小子是个惟恐天下不乱的主,有架打他开心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躲?

    “秦先生,还是暂时避避风头吧,没有必要跟他们硬碰硬。况且,万一你们有什么损伤的话,我岂不是罪大莫及。”许真劝道。

    “这是咱的生意,是咱的地盘,如果被人欺上门也不还手的话,岂不是涨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如果这次咱们躲了,日后咱们就更难抬起头了。”秦彦说道。

    “那……我马上给刁龙打电话,让他带人过来。”许真说道。

    “不用了,远水救不了近火,等他们赶到,黄花菜都凉了。”话音落去,秦彦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薛冰和叶峥嵘紧随其后,二人径直的朝酒店内走去。

    门口围堵了足足有两三百人,人头涌动,根本无路可走。秦彦一马当先,拨开人群径直的走了进去。到门口时,秦彦回手一拳狠狠的砸在其中一人的脸上,顿时,只听一声惨叫,中拳者应声倒地,昏死过去。

    一石激起千层浪。顿时,场面变得更加的混乱。

    “许总……!”保安经理看到许真,连忙的询问他的意思。

    许真挥了挥手,打断他的话,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随即低声附耳说道:“把所有兄弟都调过来,我怕一会会出事。”

    保安经理点点头,连忙闪到一边打电话。

    薛冰掌管的是情报部门,手底下的人都是情报人员,对于他们的要求也是相当的严格。搏击,只是最基本的要求,以便于在遇到危险时足以自保。

    三浦大和和渡边一郎站在前面。渡边一郎的手绑着绷带,怒视冲冲的盯着秦彦。就是他,逼得自己断手自保,如果不报这个仇,将来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原本医生嘱咐他留院休息,可是,他怎么能错过今天的场面呢?

    为首的是一名年轻女子,约莫二十出头的年纪,身材高挑。裸露的白皙肌肤清晰的露出纹身,让她别有一番风味。

    秦彦好奇的打量了她一眼,暗暗地惊讶,从渡边一郎的表情和态度可以看得出,这个女孩是山口组的高层。

    叶峥嵘咧嘴一笑,说道:“老大,很有野性的妹子哦,别有一番滋味呢,要不要一会帮你弄到床上去?”

    秦彦愣了愣,哑然失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都什么时候了,这混小子脑子里还是这些浆糊。

    “你就是秦彦?”女孩目光冷峻,冷冷的盯着他,表情有些诧异,似乎是没有想到秦彦可以以一人之力对付渡边一郎那么多人。

    “不错。你又是谁?”秦彦反问道。

    “山崎智子!”女孩回答道。

    “她是山口组族长山崎陆的女儿,山口组的二头目。”许真轻声的介绍道。

    秦彦愣了一下,暗暗吃惊,没想到竟然惊动了山口组的二头目。微微一笑,秦彦说道:“山崎小姐这是做什么?是想到我们酒店来开Party吗?如果是的话,不好意思,我们酒店恕不招待。”

    “秦先生又何必明知故问?”山崎智子冷声说道,“听闻秦先生身手了得,以一人之力独对几十人,特来见识见识。”

    山崎智子的话充满了火药味,眼神也充满了挑衅的味道。只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她却依旧能够保持淡定,足以证明她坐上山口组二头目的位置并非仅仅只是因为她是山口组组长女儿的关系。

    “山崎小姐是想试试?”秦彦针锋相对,丝毫不退。

    “不错。不过,我想先见识见识传言是否当真,也许是我这些不成材的兄弟夸大其词。我这里这么多人,只要秦先生能过的了他们这关,我自然会出面。当然,如果秦先生现在退却也还不迟,只要留下一只手,这件事情就当过去了。我山崎智子一言九鼎,秦先生选择吧。”山崎智子说道。

    秦彦暗暗赞叹不已,这女人当真不简单,三言两语把自己带进套子里去了。分明就是她来挑衅,如今却好像变得是自己挑衅一般。如果自己选择不得话,那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带人围攻酒店了。

    然而,秦彦又岂会是怕事之人?

    体内的无名真气瞬间游遍周身百骸,秦彦顿觉浑身舒畅。昨晚的一夕风流,让秦彦的无名真气变得更加浑厚精纯。只是,秦彦也从未试过一人独自对战这么多人,心中多少还是没谱。

    事到临头,秦彦也避无可避。更重要的是,秦彦也想借此机会震慑山口组,乃至岛国的其他帮会,让他们对自己噤若寒蝉,日后才不会有更多地麻烦。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看来我是没有办法拒绝啊。如果我输了,我留下双手当作赔罪。不过,如果我侥幸赢了,山崎小姐又能给我什么呢?”

    “你想要什么?”山崎智子说道。

    “我要你!”秦彦嘴角勾起一抹坏笑。

    山崎智子一愣,脸色冷了下来,说道:“好,我答应你!”

    山崎智子可不相信秦彦一个人可以对付这么多,那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这场赌博,有赢无输,她又岂会怕这样的赌注?而且,在她看来,一个如此轻佻的人,又岂会有什么真材实料?恐怕只是渡边一郎和三浦大和的夸大其词,以免受罚吧?

    “山崎小姐就洗白白了等我吧!”秦彦咧嘴一笑。

    “来吧!”秦彦招了招手,豪气万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