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大宅!

    古老的日式建筑,仿造了华夏江南的亭阁楼阙,颇有古风!

    华灯初上,整座大宅显得更加的神秘。

    山口组组长山崎陆的家,自然禁卫森严,重重关隘。

    推门走进屋内,只见山崎陆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渡边一郎站在一旁,噤若寒蝉。山崎陆面若寒霜,脸色阴沉的可怕。这个年逾花甲的老人身上无时无刻不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直到山崎智子进门,山崎陆的表情才稍微有些缓和。

    山崎智子的眉头微蹙,眼神从渡边一郎的身上扫过,心中了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渡边一郎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慌忙的移开目光,垂下头去。

    “这里没你的事了,回去吧。”山崎陆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

    渡边一郎应了一声,恭敬的跟山崎陆和山崎智子行礼,告辞离去。

    “坐!”山崎陆拍了拍身旁的沙发。

    山崎智子深吸口气,平复自己的情绪,走到山崎陆身旁坐下。“父亲,出什么事了?”山崎智子明知故问。

    “你没事吧?”山崎陆打量了她一眼,问道。关切的表情溢于言表,纵然他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山口组组长,掌管着数万人的生死大权,但是在自己的女儿面前,他依旧是个父亲。

    “这个渡边一郎,哼,真是八婆!”山崎智子冷冷的哼了一声。接着说道:“父亲,我没事,你放心吧。”

    “真的没事?”山崎陆怀疑的问道。

    “我真的没事。”山崎智子回答道。

    “那个秦彦没有……?”山崎陆仍然心存疑虑。

    “他是正人君子,没有渡边说的那么龌龊,女儿真的没事,我们只是聊了一些事情而已。”山崎智子知道渡边一郎肯定全盘托出,隐瞒不得,只好实话实说。

    “正人君子?哼,我看是不知死活。”山崎陆冷哼一声,眼神中迸射出阵阵杀意,“打伤我山口组的人也就罢了,竟然对我女儿有非分之想,如果不杀了他,难泄我心头之恨。智子,你放心,这件事情交给我,我会给你给你讨回公道。”

    “不要!”山崎智子慌忙的阻止。

    山崎陆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心中不解。山崎智子一直对男人没什么好感,更别提有人这样羞辱她,若是换做平时,只怕早就杀上门了。可是,如今竟然阻止自己替她报仇,这不得不让山崎陆感觉奇怪。

    山崎智子仿佛被山崎陆看破了心思,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他并没有把我怎么样,那个赌约也只是他的玩笑之语而已。”

    “即使如此,他打伤我山口组那么多人,我也饶他不得,否则我山口组日后还有何颜面?”山崎陆冷声说道,“我听说他的功夫不错,竟然以一人之力打伤我山口组两百多人,倒是十分不简单。不过,依我看,他也不过只是懂些拳脚功夫的莽夫而已,纵然他功夫再好,他也躲不过子弹吧?”

    “父亲,千万不要!”山崎智子惊慌的说道。

    山崎陆眉头微蹙,诧异的说道:“你为什么总是替他说话?”

    “父亲,我不是替他说话,而是替山口组著想。虽然我不清楚他是不是可以避的开山口组全力追杀,但是我相信以他的能力,即使我们山口组想要杀他,也一定会付出惨痛的代价。父亲,你是没有看到当时的情形,我从未见过有人给我如此之大的震撼。这样的人,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山崎智子说道,“况且,依我今晚跟他所聊的来看,他可能跟华夏的天罚有关系。”

    “天罚?”山崎陆愣了愣,眉头紧蹙。

    沉吟片刻,山崎陆说道:“如果他是天罚的人,那就更留他不得。稻川会的人一直勾结天罚,企图取代我山口组的地位,处处与我山口组为敌。他既是天罚的人,那更是我山口组的敌人,我岂能留他?”

    “父亲,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稻川会可以借助天罚的力量对付我们,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借助天罚的力量打压他们?如果我们杀了他,那就真的再无挽回的余地,得罪天罚对我们山口组并没有好处,只是无端的给山口组树立一个强大的敌人罢了。”山崎智子说道。

    山崎陆深深的吸了口气,点点头,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是,天罚已经跟稻川会结盟,又岂会跟我们合作?”

    “也不是不可能。他已经答应我,不再追究先前的事情。而且,如果我们可以帮他找到一个人的下落,我们就有机会跟他合作。”山崎智子说道。

    “找人?找谁?”山崎陆诧异的问道。

    “天罚令主,杨昊!”山崎智子回答道。

    “杨昊?”山崎陆愣了愣,不解的看向她。

    “杨昊日前在岛国失踪,有消息说是稻川会的人所为。他拜托我打听杨昊的下落,只要我们能帮他找到杨昊,合作的事情自然水到渠成。”山崎智子说道。

    “杨昊失踪了?”山崎陆愣了愣,接着哈哈大笑。“这个杨昊精明诡计,一直利用稻川会牵制我山口组,趁机在岛国发展天罚的势力。却没想到千算万算,结果阴沟里翻了船,被稻川会的人给算计了,真是痛快啊。”

    山崎智子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父亲,现在可不是开心的时候。这件事情如果处理的不好,很容易将矛头引向山口组,万一天罚的人误以为是我山口组所为,那事态必将十分的严重。我已经答应他打听杨昊的下落,也希望这件事情会是一个转机,修复我们和天罚的关系。”

    “这件事情暂时不急,等我和龙腾商量之后再决定吧。”山崎陆说道。

    “父亲,龙腾现在在美国处理那边的事情,哪有时间理会这些?况且,我也已经答应他了,难道要女儿做言而无信的人吗?父亲,不管你怎么说,我决定这么做。”山崎智子一语定江山。

    沉吟许久,山崎陆叹了口气,说道:“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