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59章 神秘家世
    段婉儿醒来时,已是傍晚时分!

    看着端坐在沙发上抽烟的秦彦,段婉儿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醒了?”秦彦转头看了她一眼,说道,“你笑什么?”

    “笑你傻!”段婉儿嗔了他一眼。

    秦彦愣了一下,顿时恍然,嗔道:“好啊,原来你先前的话是假的,我怎么那么笨啊。”

    “本来嘛。一个女人都愿意跟男人躺在床上,那就已经代表是默认了。”段婉儿说道。

    “我太纯洁了啊。”秦彦摆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顿时惹来段婉儿娇笑连连。

    片刻,段婉儿止住笑声,问道:“你说到岛国来办事,你一个小小的走访郎中能有什么事情要跑到岛国?老实交代,不许撒谎!”

    “你知道你最讨人喜欢的地方是什么吗?”秦彦问道。

    段婉儿愣了愣,说道:“当然是我年轻漂亮,乖巧懂事,善解人意了。”

    秦彦哑然失笑,说道:“你最讨人喜欢的地方就是你知道什么事情该问,什么事情不该问。”

    “不说就不说嘛,扯那么一大堆的道理做什么?”段婉儿翻了个白眼,嗔道。

    “说说你呗。我只知道你家很有钱,可是,什么背景什么身份我却不知道呢。”秦彦笑了笑,问道。

    “我?”段婉儿沉默片刻,说道,“我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爷爷经历过抗日战争和抗美援朝。我外公是改革开放时期最早一批下海经商的人,算是小有所成。我父亲嘛,他的工作性质特殊,不能透露,我母亲则继承了我外公的公司,负责管理公司的事务。到了我们这一代,算是有点没落了,我哥哥不成器,没有按照爷爷设定的路子走,走了经商的路。我嘛,那就更不用说了。”

    段婉儿轻描淡写,试图简单模糊的带过。然而,秦彦还是清楚的感觉倒段婉儿的家世背景不简单。

    爷爷算是开国元勋啊,指不定就是某个大人物。他外公是最早一批下海的人,那时候下海的,哪个不发的冒油?至于他父亲,那就更不简单了,一句工作性质特殊,完全可以证明他的身份了。

    “这么好的家世,人又这么漂亮,追求你的京城大少,富家公子那还不多不胜数啊?你咋就跟我这么个无权无势的小人物磕上了呢?我要真是娶了你,你家那些人还不把我给生吞活剥了啊?”秦彦撇撇嘴,说道。

    “你知道我哥哥为什么那么怕我吗?”段婉儿问道。

    秦彦摇了摇头,暗暗的想,还不是心疼你这个妹妹嘛。

    “那是因为我爷爷喜欢我,骂他满身的铜臭味,不成器。我的眼光不会错的,你绝对不会只是个诊所医生那么简单。”段婉儿说道。

    “你还真的太抬举我了,我就是个不求上进,混吃等死的小医生。”秦彦说道。

    段婉儿的倔强像她爷爷,这也是老人家为什么喜欢她的原因。从小在她爷爷的熏陶下,段婉儿也练就了一副好眼力,阅人无数。她向来很相信自己的目光,否则,怎么会瞧不上那些个京城大少、富家公子,却偏偏看中了秦彦呢?

    段婉儿神秘莫测的笑而不语,一副认定了秦彦就是个隐世大侠的模样。

    秦彦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知道自己估计是很难骗过这丫头了。秦彦甚至觉得,如果跟着丫头继续深交下去,肯定会被她揭破自己的身份。秦彦倒也并非是怕她知晓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而是,秦彦想尽可能的低调,毕竟,天门的存在太过惊世骇俗。

    顿了顿,段婉儿说道:“你刚到滨海市的那天夜里,我们在黄浦江边遇到有人袭击,当时还有个蒙面人救了你。如果你只是个医生,谁会这么劳师动众的杀你?而且,你诊所那个白雪,也不仅仅只是个学生那么简单吧?我看得出她练过功夫,而且,身手应该不弱。就单单只是从这两点,就足以证明你不会只是个医生那么简单。你想瞒我,不可能。不过,你放心,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不会问;可是,总有一天我会查出来。”

    秦彦哑然失笑,说道:“有时候女人太聪明可不是一件好事哦。”

    “能配得上你的女人,一定要是聪明的女人,不是吗?”段婉儿微微一笑,说道。

    秦彦不置可否,耸耸肩,说道:“可是,我对聪明的女人有一种畏惧感,这样的女人往往不容易接近,也不容易欺骗。”

    “聪明的女人才懂得装傻啊。沉鱼也是个聪明的女人哦,你对她怎么就没有畏惧感?”段婉儿剜了他一眼,说道,“你以为我能看出这些事情,沉鱼会看不出来?她聪明就聪明在她不会去追问你这些事情。若不是这样,当初在学校里她也不会迷得那些男生晕头转向了。”

    秦彦愣了愣,想想,似乎段婉儿的话说的一点不错。沈沉鱼会看不出来这些?以她的家世背景,虽然比不了段婉儿;但是,也不会对自己一个诊所医生那么亲睐吧?只怕她也早看出一些东西,只是不愿意点破而已。

    秦彦起身伸了个懒腰,说道:“晚饭你自己解决吧,我有事情要处理,没时间陪你。”

    “能带我一起去吗?”段婉儿问道。

    “不能!”秦彦一个否决。

    撇了撇嘴,段婉儿说道:“谁稀罕。你去忙你的吧,我在房间洗白白等你回来,别太晚哦。”

    娇媚的神态让秦彦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这丫头的风情可是比沈沉鱼更加的让人欲罢不能啊。

    使劲的摇了摇头,将脑海中涌起的冲动抑制下去。

    “好了,我走了。晚上没事别出去乱晃悠,岛国鬼子就喜欢花姑娘,大大地!”秦彦嘿嘿一笑,大步离去。

    段婉儿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却是没有丝毫的怒意,嘴角洋溢着一抹笑容。

    虽然跟秦彦依旧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然而,段婉儿却感觉的到,她跟秦彦之间的关系似乎又有了微妙的变化,更近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