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酒店的大厅,便看见一辆GTR停在门口,山崎智子坐在车内冲自己招了招手,秦彦愣了愣,大步走了过去。

    上车后,山崎智子发动车子朝家里驶去。

    “看来你也有着叛逆疯狂的一面,并非像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沉稳啊。”秦彦微微一笑,说道。

    山崎智子愣了一下,诧异的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我以为你会开着奔驰或者是宾利,没想到却是GTR,这车可不符合你的身份和性格。”秦彦说道。

    “也许吧。只是这么多年在江湖上摸爬滚打,有时候不得不学会冷静沉稳,不能任性妄为。倒是你,作风激进、张扬,跟你的性格也不像呢。”山崎智子嘴角抽动一下,带着些许调侃的语气说道。

    “我?不会吧?”秦彦微笑道。

    “昨晚的事情可别说跟你没有关系哦,短短的一夜之间,长乐帮和稻川会管理层几乎瘫痪,近半数的高管人员死于非命,这样的作风还不够激进张扬?我们山口组跟他们争斗了这么多年,却也从来没有敢真正的产生这么大规模的斗争,而你,在并不是自己的地盘上却依旧如此做,非一般人可为。”山崎智子的语气平淡,但是,眼神中却抑制不住的显示出对秦彦的赞许和崇拜。

    “就因为不是我的地盘,我可以不必有那么多的顾虑,而你们却要考虑的更加全面,难免会束手束脚。”秦彦淡淡的说道,“你们消息倒是挺快啊,你父亲约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吧?怎么样?他是答应我的条件了?”

    山崎智子眉头微蹙,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他没有说,我也不敢肯定他是否答应。不过,我想告诉你,山口组之所以有今天这样的辉煌,跟我父亲的性格有着很大的关系。他的作风大胆而且往往出其不意。就好比这次的事情而言,一般人绝对会认为跟你合作的好处远远超过与你为敌,可是,以我父亲的性格却不一定会这么做。所以,我不敢肯定他到底是什么想法,待会见到他的时候,你一定要小心。”

    秦彦愣了愣,说道:“你是说我会有危险,你父亲说不定会趁机杀了我?”

    “我不知道,不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保你安然无恙。我父亲不了解你,可是我却清楚地知道跟你为敌的后果将会是不堪设想的。”山崎智子说道,“当然,我更希望你可以说服我父亲,毕竟,我可不想与你为敌。”

    “如果你父亲执意要杀我,你有没有想过你如果保我的话就等于是背叛你父亲,背叛山口组?”秦彦微微一笑,风轻云淡,仿似根本就没有把这潜在的危险放在心上。

    “是我约你见面,我就有责任保证你的安全,这是道义。在道上混,如果连道义都不讲的话,那跟畜生有什么区别?更何况,我并不认为这是背叛,因为我所做的乃是为了山口组能够有更好的未来。”山崎智子心里却是暗暗的想,我又怎么舍得你死呢?

    自从那夜跟秦彦促膝长谈后,山崎智子内心深处某个不为人知的琴弦被悄然拨动,有一种异样的情愫在她的心底慢慢的生根发芽。纵然她时时刻刻的克制而又压抑自己,但是,却仿佛越是压抑却越发的弥漫。她不得不承认,如果可能,她想做秦彦的女人。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哈哈!”秦彦呵呵大笑,浑然不在意。

    “你难道就真的一点也不担心吗?”山崎智子嗔了他一眼,斥道。

    “担心什么?你不是说会保护我吗?”秦彦呵呵的笑道。

    山崎智子哑然失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她当然知道秦彦并非是因为自己的话而如此轻松,是因我他有足够的自信可以安然无恙。一个可以以一人之力独自面对上百人的高手,又岂会有这样的担心?

    只是,山崎智子却始终难以释怀,心中依旧担心不已。毕竟,她可不想成为秦彦的敌人,也不想因为自己父亲一个错误的决定而导致山口组引来灭顶之灾。

    不知不觉中,车子驶进山崎智子家。典型的日式建筑,院内四处盛开着樱花香气弥漫,看似防备松懈的院落其实却是内紧外松。

    二人走进大厅,山崎陆端坐在沙发上悠哉的沏茶,动作娴熟,有条不紊。秦彦目光从他身上扫过,禁不住暗暗点头,不愧是统领着岛国最大社团山口组的枭雄,气质不凡。只是,秦彦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把他跟山崎智子联想到是父女的关系,因为无论是身材还是相貌,实在是看不出山崎智子哪一点遗传了她父亲的基因。

    “父亲,秦先生来了!”山崎智子恭敬的说道。

    山崎陆微微点头,缓缓抬起头,目光从秦彦的身上扫过。锐利的眼神宛如一把刀似得,直透秦彦的心底,仿佛要将他整个人看穿似得。单单是这个眼神,就足以证明这位统领山口组的枭雄的厉害之处。

    山崎陆眼神一凝,迸射出一股寒意,顿时,涌进十几人持枪对准秦彦。

    山崎智子大吃一惊,惊愕道:“父亲,你……”

    山崎陆挥挥手,瞪了她一眼,说道:“没你的事。”

    山崎智子欲言又止,歉意的目光看向秦彦时,却见他一脸的风轻云淡,嘴角挂着一抹邪邪的笑容,看不出他此时心中到底做什么想法。

    “你就是秦彦?哼,你知不知道除了这里之外,门外还有多少狙击枪瞄准你的脑袋吗?只要我一声令下,马上就可以让你变成马蜂窝。”山崎陆厉声喝道。浑身爆发出的强势气息跟他刚才的那抹恬静淡然迥然有别。

    淡淡的耸了耸肩,秦彦说道:“你会吗?”

    “我为什么不会?哼,别以为你是我女儿的朋友我就会放过你,我告诉你,任何人都不能妨碍到组织的利益,就算是我的亲生女儿也不可以。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山崎陆冷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