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84章 离别的愁绪
    翌日!

    秦彦径直赶往机场,该交代的事情都已经交代完毕,长乐帮和稻川会剩下的事情交给山口组和段南就行。眼下对秦彦来说,最重要的是沈落雁的安危,多拖一天沈落雁就多一分危险。

    凌皓天和伊藤刚都已经死了,长乐帮和稻川会也掀不起什么风浪,相信在山口组的打压下,再配合段南的行动,彻底铲除他们根本就不是问题。至于把叶峥嵘和段南留下来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出于对山口组的考虑。

    对山口组,秦彦可不会放心。哪怕他相信山崎智子不会出卖自己,但是也不敢保证山崎6也会那么做。江湖人,图的无非就是一个利字,谁能保证山崎6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不会抛弃先前跟秦彦的约定呢?

    不过,秦彦相信只要山崎6不公开的撕破脸皮,以叶峥嵘和段南的能力足以按照自己先前所设定的计划在岛国树立起自己的势力。

    瓷器不合瓦片斗!对于江湖的事情,秦彦向来不想掺和太深,那就是一个漩涡,一旦迈进去再想要拔出来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办理好登机牌,秦彦正准备进候机室的时候,山崎智子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一副很是着急的模样。环顾四周,看到秦彦后,山崎智子松了口气,大步走了过来。

    “怎么走也不跟我说一声?”山崎智子埋怨的说道,“如果不是今早去酒店找你,刚好碰到叶先生,我还不知道你今天的飞机。”

    “国内出了点事情,所以就连夜订的机票赶回去。也不想麻烦你,所以就没有告诉你。”秦彦淡淡一笑,说道。

    “你是不想麻烦我,还是不想见我?”山崎智子不依不饶。

    讪讪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怎么会呢?山口组现在这么多的事情,我不想因为这点小事打扰你。”

    山崎智子清楚秦彦说的并不是真心话,但是却没有继续追究下去。沉默片刻,山崎智子紧紧的咬住嘴唇。“你还回来吗?”抬起头,眼含春意,紧紧的盯着秦彦,眼眶内闪烁着晶莹。这个向来倔强、冷酷的女人,此刻却显得格外的娇嫩而柔弱。

    “不知道。这边的事情有叶峥嵘帮忙处理着我很放心,而且,还有你。以后还希望你多照顾他!”秦彦淡淡的说道。明知道山崎智子问的是什么,但是,秦彦却还是故意的假作不知。

    “那我可以去华夏找你吗?”山崎智子接着问道。

    “好啊,你什么时候来华夏告诉我一声,我一定尽地主之谊。”秦彦微微的笑着,轻描淡写的语气试图去模糊山崎智子的意思。

    山崎智子暗暗的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始终无法走进秦彦的心里,即使现在面对面的站着,却仿佛隔了千山万水。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是心与心之间的距离。

    深深的吸了口气,山崎智子说道:“不管将来怎样,我都会记住这短暂的日子,这也将会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回忆。秦彦,祝你幸福!”说到最后,山崎智子的语气有些哽咽,倔强的压抑着自己不让泪水流下。她不想在最后的一刻,留给秦彦一副柔弱的样子。

    “谢谢!”秦彦挤出一丝笑容。他何尝不明白山崎智子心中所想?他也非圣人,也从不以正人君子自居,只是,他很清楚跟山崎智子间,始终差了那么一点。就那么一点,足以让他们的距离变得很远、很远。

    “我可以抱你一下吗?”山崎智子问道。

    点点头,秦彦张开怀抱。山崎智子毫不犹豫的扑进他的怀里,紧紧的搂住他。曾经,她无数次的幻想过有朝一日可以有这样一个宽大的胸膛让自己依偎,当遇见他的时候,她知道自己遇到了。只是,那个胸膛却不属于自己。

    许久,山崎智子松开秦彦,挤出一丝笑容,说道:“一路顺风!”

    说完,山崎智子扭过头去,大步离开。她不想,不想让秦彦看见自己眼中掉下的泪水,躲到一个秦彦看不见的角落里,偷偷的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眼前,看着飞机慢慢的钻入云霄,消失不见。这一别,也许就是一生!

    秦彦的心情也很压抑,离别的愁绪缠绕在心头,让他感觉有些堵的慌。他从不以正人君子自居,只是跟山崎智子间始终差了一点。就那么一点,却仿似隔着千重山、万重水。

    两个半小时的航程。当秦彦睁开眼时,飞机已经缓缓降落在滨海市国际机场。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调整自己的情绪。

    离开没有几日,秦彦再见故土却感觉格外的亲切。他没有心情再去理会跟山崎智子的儿女情长,如今最重要的就是沈落雁,是她的安危。无论是看在沈沉鱼的份上,抑或是出于对她的那份怜惜,秦彦都必须要尽力的把她救出来。

    当秦彦走到出口,远远的便看见沈沉鱼冲着自己微笑,没有显得特别的亲切和激动,却有一种更加难以言语的温暖。如果是段婉儿,此刻只怕是已经扑过来紧紧的抱住自己,狠狠的啃自己几口吧?

    “等很久了吗?”秦彦微微一笑,拉起沈沉鱼的手。柔软、纤嫩。

    “没有,刚到!”沈沉鱼说完,凑到秦彦的身上用力的嗅了嗅,蹙起眉头,板起面孔质问道:“谁的香水味?老实交代,是不是在岛国过的乐不思蜀了?这临别还有美人投怀呢。”语气中夹杂着丝丝的酸意。

    “哪有?我可是日日夜夜都念着你。这不,事情还没办完,就急急忙忙的赶回来了。这相思的煎熬可真是难受啊。”秦彦腆着脸说道。

    “油嘴滑舌!”沈沉鱼啐了一口。她也并没有真的去追究秦彦在岛国是否真的有什么风流韵事,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懂得什么时候应该紧,什么时候应该松。她也更加的懂得,男人是管不住的,就像放风筝,拉的越紧,绳子却反而越容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