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过了多久!

    当胡远志醒来时现自己置身在一处陌生的环境,空荡荡的房间内只有一张椅子,昏暗的灯光下一个年轻人端坐其上。旁边,章邯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揉了揉有些涨的脑袋,胡远志紧张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你……你想做什么?我认得你,你叫秦彦,你为什么把我绑来这里?要钱?你想要多少,只要你放了我,多少钱我都给你!”

    胡显的有些紧张,语无伦次。

    秦彦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没有言语,起身走到章邯的面前,一脚狠狠的踹在他的身上。

    “啊!”章邯一声痛苦的,醒了过来。看到眼前的情形,不禁一愣,接着愤愤的骂道:“你他妈是谁啊?知不知道老子是谁?你他妈是找死吧?”

    “哼!”秦彦冷笑一声,“砰砰砰”连续几拳狠狠的打在章邯的脸上。章邯只觉眼冒金星,头晕目眩,“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水,整个人懵在当场。

    “现在我问你们什么,你们就老老实实的回答什么,如果嘴巴里再不干不净的话,我敢保证,以后你再也说不出话来。”秦彦冷声的说道。浑身散的那股冰冷的气息宛如来自地狱的修罗,瞬间凝固周围的空气,让他们顿感压力倍增,呼吸困难。

    “秦……秦先生,我们无冤无仇的你为什么把我绑来这里?如果以前我有什么冒犯的地方,我在这里给你赔罪。”胡远志被刚才的情形给吓住,浑身哆嗦着说道。

    “我们没有什么过节,但是,你却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你应该知道是什么事情,不需要我提醒你吧?”秦彦淡淡的说道。

    “我做了什么?我什么也没做啊。”胡远志一脸无辜的说道。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秦彦眼神如刀般狠狠的盯着他,每一个眼神都仿佛可以刺穿他的心底,让他莫名的升起一股寒意。

    “我真的不知道你说什么。”胡远志“无辜”的说道。

    冷哼一声,秦彦转头看向章邯,说道:“他不说,你说。”

    “说什么?我都不懂你在说什么。有种你弄死老子,否则,等老子出去了一定不放过你。”章邯依旧态度强硬。

    “你以为我不敢?”秦彦冷笑一声。

    “有种来啊。”章邯挑衅的说道。

    秦彦眉头一蹙,一记侧踢狠狠的踹在他的耳门。章邯只觉“嗡”的一声,倒在地上。秦彦栖身而上,一记记直拳狠狠的砸向章邯的面门,血腥的场面让胡远志不寒而栗,身子不住的哆嗦。

    “别打了,别打了,我说,我什么都说。”章邯终于撑不住讨饶。

    秦彦起身冷笑着说道:“你说你是不是犯贱?不打你不舒服是吧?”缓缓的在椅子上坐下,秦彦点燃一根香烟,说道:“说吧,老老实实的交代,别耍花样。如果让我知道你说的是假话,别怪我不客气。”

    “说,我什么都说。”章邯说道,“可……可你到底让我说什么啊?能不能给点提示?”章邯可怜兮兮的看着秦彦,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又惹怒了这位爷招来一顿暴打。

    “好,那我就提醒你一下。告诉我,沈落雁是不是你们绑架的?她人在哪里?”秦彦厉声问道。

    “沈落雁?谁是沈落雁啊?”章邯茫然的问道。

    秦彦愣了愣,暗暗的想,这小子的表情不像作假,难道真不是他做的?难道是薛冰的消息弄错了?转而想想,又觉得不可能,如果没有把握的话,薛冰绝对不会告诉自己的。

    “你还跟我装是吧?看来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秦彦冷声说道。

    “我真不知道沈落雁是谁啊。”章邯哭丧着一张脸,一脸的无辜。

    “他不说,你说。你别告诉我你也不知道沈落雁是谁。”秦彦转头看向胡远志,说道。

    “沈小姐被绑架了吗?我……我不知道啊。我是惊天集团的财务总监,我怎么会绑架沈小姐呢?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胡远志说道。

    “好,你们都跟我装是吧?看来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你们是不会说的了。”秦彦愤愤的哼了一声,从怀中掏出一把匕。昏暗的灯光下,匕散着寒光,森冷。

    “你……你想做什么?”胡远志紧张的问道。

    “既然你们都不说,舌头留着也没用。”话音落去,秦彦缓缓的走了过去。

    “我……我真的不知道谁是沈落雁啊,你让我怎么说啊。我是绑了一个女孩,我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人。”章邯连忙的说道。

    秦彦愣了愣,掏出手机翻出一张跟沈沉鱼的合影,问道:“你绑的是不是照片中这个女孩?”

    “是,是她。”章邯说道。

    “她人呢?现在在哪里?”秦彦问道。

    “我不知道。”章邯说道。看来秦彦的表情忽然间冷了下来,连忙的补充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负责绑架她,之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拿了二十万而已,你要的话我全部给你。”

    “人是你绑的,你告诉我你不知道她在哪里?你觉得我会相信吗?”秦彦冷笑道。

    “我真不知道。他们找到我,让我绑架一个女孩子,说是给二十万。那天我绑了他之后,就把她交给他们了,之后的事情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跟我一起行动的还有两个人,他们也都是一人二十万,不过之前我们根本就不认识,绑架后我们拿了钱也就各奔东西了。”章邯老老实实,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他们是谁?人在哪里?”秦彦问道。

    “我不知道,是我老表找的我,那帮人我根本就不认识。事后我也没有再见过他们,我真的不知道他们是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章邯哭丧着脸说道,“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吧。”

    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他相信章邯没有说谎,事情也的确是这样。也只有这样才可以说得通为什么这三个小偷小摸的人物敢绑架沈落雁,勒索两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