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捆绑着沈落雁的绳索,秦彦关切的问道:“没事吧?”

    沈落雁痴痴的看着秦彦,猛然间扑进他的怀里,失声痛哭。“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沈落雁哽咽的说道。梨花带雨,憔悴的神情越的让人怜惜。她不是因为死里逃生而庆幸的喜极而泣,而是因为可以再次遇见自己的男神,那个总是在危险时刻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怎么会呢?这不是没事了吗?我答应了你姐姐一定会把你安全的救出来,就一定可以做到。”秦彦柔声的安慰着,悄无声息的拉远跟沈落雁的距离。

    沈落雁愣了愣,缓缓的推开秦彦,表情有些僵硬。是啊,他是自己姐姐的男朋友,而自己又是这样一幅病怏怏的身体,怎么能配的上他呢?“谢谢你!”沈落雁的声音有些机械。

    “不用!”秦彦微微一笑,心中明白,却也没有点破。

    对沈落雁,秦彦更多的还是一种同情吧?如果真说有那么一丝的情意,也是同情生出的一种微妙情愫。

    转头看了昏迷的赵忠天一眼,沈落雁问道:“赵叔没事吧?”

    摇了摇头,秦彦说道:“没事,只是昏过去了而已。”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你等等,我给你爸打个电话报声平安。”

    接着,秦彦掏出手机拨通沈惊天的电话,片刻之后,电话便接通了。“你在哪里?找到落雁的下落了吗?”

    “落雁跟我在一起呢,她没事,你放心吧。”秦彦说道。

    听到秦彦的话,沈惊天心里松了口气,连忙的说道:“快,让落雁跟我说话。”

    “还是回家再说吧。现在落雁已经救出来了,赎金你不用交了,回家吧。我马上带落雁回去!”秦彦说道。

    “赎金我已经交了。”沈惊天愣了愣,说道,“没事,只要落雁没事就好。”

    想来,因为知道沈落雁安然无恙,沈惊天心情大好,也无暇追究其他。在他心底,一直都认为沈落雁的安危最重要,即使损失再多的钱也无所谓。

    “行,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其他的事情我会处理。”秦彦说完,挂断了电话。

    沈惊天虽然急切的想要听到沈落雁的声音,但是想想马上就可以见到了,也就算了。知道沈落雁安然无恙,沈惊天的心里也总算是松了口气,回头仔细想想,沈惊天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杀意。

    在滨海市,黑白两道谁敢不卖自己几分薄面?竟然有人敢绑架自己的女儿,这件事情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挂断电话之后,秦彦立刻给薛冰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怎么样?没有跟丢那帮绑匪吧?”秦彦问道。

    “一直在盯着呢,跑不掉。奇怪的是,他们似乎并没有杀沈惊天的意思,你是不是弄错了?”薛冰诧异的说道。

    “哦?他们没有动手?”秦彦愣了愣,暗暗的想,难道是那帮绑匪根本就没有听赵忠天的安排?又或者,赵忠天是想自己亲自动手?不过,眼下也顾不了这些了。顿了顿,秦彦说道:“人我已经救出来了,你马上吩咐下去,把那帮绑匪拿下,争取抓活的。”

    “是!”薛冰应了一声,随即挂断了电话。

    转头看了沈落雁一眼,秦彦说道:“我们走吧,你爸还在家等你呢。”

    “嗯!”沈落雁点点头。

    扛起赵忠天,扶着沈落雁下了楼。将赵忠天放在后备箱,秦彦驱车朝沈家驶去。秦彦心里也暗暗的庆幸,这次能够这么顺利多少还是有些运气的成分。若非及时的抓到胡远志,让他供出一切,怎么可能如此的顺利呢?万一让赵忠天捷足先登,杀人灭口,那线索就完全断了。

    一路上,沈落雁仿佛心事重重,一言不。秦彦看了她几眼,几次三番欲言又止,忍不住暗暗的想,是不是自己刚才的话太伤人?惹得她不高兴了?

    “这几天你的病没什么反常吧?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秦彦问道。

    “没有。自从你替我治疗以后,我的身体好多了。”沈落雁呆呆的看着窗外,悠悠的说道,“以前,我一直觉得活着是一种负累,终日里面对着死亡,根本没有开心的事。可是,遇到你之后,你带给了我希望,让我看到了人生另外的一种结局。我很感激老天爷让我遇见你。”

    秦彦愣了愣,说道:“医生的作用其实很小,真正的力量还是在于自己的意志力,如果不是你的求生,我也无能为力。其实看到你能健康起来,我也很开心。一会回去后我替你把把脉检查检查。”

    “嗯!”沈落雁点了点头,说道:“是因为我姐的关系,所以你才对我这么好吗?”

    “当然不是,我们不是朋友吗?”秦彦微微一笑,说道。

    沈落雁似乎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我姐的性格很要强,可是,我知道她其实外刚内柔,内心却是十分的柔软和脆弱。我希望你不要辜负她,一定要好好对她。”

    “你们姐妹的性格刚好相反,你看似很柔软,其实你心里却更加的坚强。”秦彦举重若轻,刻意的避开沈落雁的话题。

    “也许是因为我从小就生病的缘故,逼得我不得不坚强。”沈落雁说道。

    顿了顿,沈落雁忽然间扑在秦彦的肩头,低声的抽泣道:“你说,如果我们先认识,那该多好?”

    秦彦愣了一下,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安慰她。

    “其实,缘分是很玄妙的东西。”秦彦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有时候我在想,我跟沉鱼在一起究竟是不是合适,我这样做会不会害了她。”

    沈落雁愣了愣,诧异的说道:“你怎么这么说?”

    秦彦苦涩的笑了笑,没有解释。

    是啊,作为天门的门主,秦彦未来不知道还要面对多少的困难,不知道还要面对多少想置他于死地的敌人。拥有家庭的羁绊,他也会多了一丝顾虑,这是否会害了沈沉鱼呢?秦彦不知道,也不敢去细想,每当一个人的时候,这个问题总会莫名其妙的浮现在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