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200章 意外来客
    离开沈家的路上,沈沉鱼忍不住问道:“秦彦,我做的是不是真的太过分了?是不是做错了?”

    显然,沈落雁的一番言语刺进了沈沉鱼的心底,让她开始对自己一直坚持的原则产生了动摇。虽然她和赵忠天相处的时间并没有沈落雁和赵忠天相处的时间长,但是,沈沉鱼也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家人。抓捕自己的家人,沈沉鱼的心里比任何人都难受,只是,她习惯了隐藏自己的情感。

    微微一笑,秦彦说道:“无所谓对和错,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绝对的对与错。你认为对的就去做,只要问心无愧就好。”

    “可我真的能问心无愧吗?如果不是我,赵叔或许就不会死。”沈沉鱼感伤的说道。

    “那是他自己的选择,无关乎任何人的事。其实,如果你不来,或许他能选择苟活下去;但是,他却永远也无法看清自己。现在他虽然死了,可是在临死之时,他至少选择认清了自己。”秦彦说道,“你知道刚才我为什么没有阻止他自杀吗?”

    沈沉鱼摇了摇头,诧异的看着他。

    “因为我知道,那样才是他最好的结局。至少,他用他的死挽回了他的尊严,也重新的在你父亲和妹妹心底树立起好的形象。如果不然,他永远也无法在面对你父亲和妹妹,也永远无法面对自己。有时候,死,才是最好的结果;生,反而是一种痛苦。”秦彦的话透着不符合他年纪的成熟。

    沈沉鱼痴痴的看着他,似乎这个男人的身上充满了一种让人难以言喻的魅力,明明那么高冷难以亲近,却又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他。

    “落雁喜欢你,对吗?”沈沉鱼忽然间问道。

    秦彦一愣,讪讪的笑了笑,说道:“不会吧?”

    嗔了他一眼,沈沉鱼说道:“你会看不出来?我和落雁是双胞胎,从小到大,每次她不舒服的时候,我都会跟着不舒服。心灵感应,你明白吗?我感受的到,落雁她喜欢你。”

    “她的世界太小,或许只是因为感恩而产生的一种特殊情感吧。爱情就是爱情,容不得一丝掺假,如果夹杂了感恩、愧疚,那就不是爱情了。”秦彦巧妙的用另外的一种方式回答了她的话,也让她无法继续就这个话题讨论下去。

    秦彦清楚,哪怕自己稍微有一点点的松动,沈沉鱼绝对会因为心疼自己的妹妹,毫不犹豫的退出这场感情的角逐。沈惊天也好,沈沉鱼也好,还是梅雪琴也好,在他们心底都对沈落雁有着一种特殊的疼爱。

    沈沉鱼如何会看不出秦彦的狡猾,嗔了他一眼,却也没有再说什么。她的心底还是暗暗的开心,至少,秦彦婉转的表达了对自己的感情。顿了顿,沈沉鱼岔开话题,问道:“那几个绑匪怎么样了?”

    “薛冰已经抓到他们了,明天我就让她把人送到警局去。”秦彦说道。

    “这次真的要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或许落雁已经死了。”沈沉鱼感激的说道。

    “不用,你不是已经答应了我,说事情结束后把自己交给我吗?这就是最好的感谢了。”秦彦嘿嘿的笑了笑,说道。

    “我大姨妈来了!”沈沉鱼说道。

    “不是吧?又来了?哪有那么不凑巧?你不是骗我吧?”秦彦哭丧着脸说道。

    “不信你摸一下!”沈沉鱼眉宇间带着些许的挑衅和调皮。也许是因为得知沈落雁安然无恙,她心情大好的缘故吧。

    秦彦伸出手,犹豫了片刻收了回来,无奈的叹了口气,“老天爷啊,你不能这么耍我啊!”

    “噗嗤!”沈沉鱼忍不住笑了起来,白了他一眼,嗔道:“傻瓜!”

    秦彦愣了愣,恍然大悟,“你耍我啊,你是骗我的,对不对?”秦彦兴奋的如同孩童般手舞足蹈,惹得沈沉鱼更是一阵面颊绯红,羞涩不已。

    嘿嘿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今晚你可别想跑,我要让你做我秦彦真正的女人。”

    “我明天已经请假了。”沈沉鱼说道。

    这看似不着调的回答却是让秦彦越发的兴奋,这不是在暗示自己今晚可以为所欲为吗?“来,先亲一个,当提前预支吧!”说完,也不等沈沉鱼回答,转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好好开车!”沈沉鱼剜了他一眼,越发风情万种。

    说话间,已经回到墨子诊所。远远的,便看见几人站在诊所的门口,白雪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站在门口,狠狠的瞪着他们。

    秦彦愣了愣,连忙走下车。

    看见秦彦,易天行快步走了上去,说道:“秦先生,你可算回来了。”

    “怎么了?”秦彦诧异的问道。

    “那位小姑娘不让我们进去!”易天行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秦彦看了白雪一眼,这丫头虽然刁蛮,却并非蛮不讲理的人,肯定是有什么原因。接触到秦彦的眼神,白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身回屋。

    “你的病好些了吗?”秦彦问道。

    “好多了。你上次开的药我已经吃完了,所以,这不,过来取药。麻烦秦先生了!”易天行说道。

    “没事,一会我再替你把把脉看看。”秦彦说道。接着,目光扫了另外几个虎视眈眈的人一眼,问道:“他们是谁?”

    “是我介绍来的,找你看病。”易天行尴尬的说道,“你不会怪我吧?其实,我也不想,不过他们是我爷爷的朋友,我爷爷得知我的事情后,非要让我带他们过来。”

    易天行的家世秦彦知道的不多,但是却也明白绝对不是平凡之家。他爷爷的朋友,想必也是某个权贵吧?秦彦点点头,没有言语,径直的走进屋内。

    “白雪,给我和沉鱼泡杯茶!”秦彦坐下,吩咐道。

    白雪意外的十分听话,似乎对秦彦的表现十分满意,开开心心的泡了两杯茶递给秦彦和沈沉鱼。出奇的也没有刁难沈沉鱼,这让秦彦十分的诧异,难道这丫头开窍了?

    “那几个家伙不是好人,你帮我修理他们一顿,解解气。”白雪嘟着嘴,轻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