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217章 国安局长
    段婉儿神神秘秘的举动让秦彦越发好奇,这丫头要带自己去见什么人?既然确认沈沉鱼安然无恙,秦彦心里也松了口气。至于她因为自己和沈落雁的事情而生气,也只好等她哪天气消了之后再跟她解释了。

    上了段婉儿的那辆奥迪TT,二人直奔听雨楼而去。

    “这可是有名的二奶车啊,你怎么买这种车?”秦彦撇了撇嘴,故意刺激道。

    “因为我想做你二奶啊。沉鱼做大,我做小,我不介意的,只要你公平一点,别只顾着喂饱她,把我给饿着了就行。”段婉儿挑逗的说道。话音落去,段婉儿的眼神刻意的朝秦彦裆部瞟了一眼,神情魅惑。

    秦彦慌忙的扭头看向窗外,沉默不言。跟这疯丫头在一起,最好的办法还是选择沉默,斗嘴,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嘛。

    看到秦彦吃瘪的神情,段婉儿得意的大笑,“没胆鬼,一个黄花大闺女送到你嘴边都不敢吃,没看出来你还是个妻管严啊。”

    “切,我这是专一。”秦彦正色道。

    “就你还专一?一边跟姐姐卿卿我我,一边又跟妹妹勾勾搭搭,难怪人家说小姨子是姐夫的贴心小棉袄,真贴心啊。”段婉儿挖苦的说道。

    “老子不跟你说了,草!”秦彦翻了个白眼,闭嘴不言。

    “怎么?生气了?”段婉儿瞥了他一眼,问道。

    “哼!”秦彦冷哼一声,铁了心不搭腔。

    “其实这也没什么,只要她们两个心甘情愿,谁能管的着,对吧?虽然这样的事情世俗难以理解,但是,我想你也不是那种会在意别人眼光的人。我倒是觉得只要是真爱,其他的都不重要。”段婉儿说道。

    秦彦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这丫头的想法还真是前卫又大胆。不过,秦彦可不敢搭腔,免得这丫头又把矛头对向他。

    “我问你,沉鱼的功夫好不好?你可别告诉我昨晚你们又什么都没做,我可不相信。像沉鱼那样平时一副生人勿进的冷冰冰模样,不知道在床上会是什么样。跟我说说呗,我很好奇。”段婉儿接着说道。

    “你妹,专心开车,也不知道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东西。”秦彦白了她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

    段婉儿撇撇嘴,“不说就算,有什么了不起。”

    秦彦不再搭腔,段婉儿也就失去了继续说话的兴趣,车内一阵沉默,只回荡着音乐的声音。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听雨楼门口,二人下车,径直的朝内走去。

    “段总!”

    刚一进门,门童服务员便声声的叫着段总段总。秦彦不禁一愣,转头诧异的看向段婉儿,“我就说嘛,你怎么会只是个律师。听说这听雨楼的老板背景深厚,实力强大,敢情就是你啊。”

    “不准对别人说,沉鱼和我哥都不知道。”段婉儿嘱咐道。

    “我这人嘴巴欠,可不保证不会说出去。除非……如果有好处的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抓住这丫头的把柄,秦彦哪里肯错过?

    “啵!”段婉儿转头在秦彦的脸上亲了一下,“行了吧?”

    秦彦愣了愣,瞠目结舌。

    “这是我男人,以后大家都尊敬点,知道吗?”段婉儿不但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好意思,反而大模大样的宣布。

    众人异样的目光投向秦彦,口中连连的应着是,但是秦彦敢肯定他们心里肯定认为自己是段婉儿包养的小白脸。顿时,羞愧的无地自容啊,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段婉儿却似根本没有察觉似得,挽起秦彦的手,大模大样的朝楼上走去。

    推开仁字第一号包间,只见里面端坐着一位中年男子,正在专心致志的沏茶。眉宇间跟段婉儿十分的相似,当他抬起头目光看过来时,炯炯有神。秦彦不禁暗暗的赞叹,此人定非一般人物。

    中年男子的目光从秦彦身上扫过,招了招手,示意他们坐下。

    “喝茶,不介意吧?”中年男子面无表情,虽然是询问的语气,可是没等秦彦回答便将沏好的功夫茶递到秦彦面前。

    “随便!”秦彦淡淡的应了一声,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虽然段婉儿还没有介绍,但是秦彦也大概的猜出对方是谁。

    “爸,这就是我跟你说的秦彦!”段婉儿介绍道。

    “段北,国安局局长!”中年男子伸出手,“冒昧请你过来,不介意吧?”

    秦彦愣了愣,国安局长?难怪上次段婉儿说自己父亲的身份特殊,竟然是国安局的人。只是,他找自己有什么事?

    段北、段南,秦彦心中暗暗诧异,难道段南跟他之间有什么关系?或者,段南根本就是段北安插在天门的卧底?可是应该不可能啊,天门入门的规矩甚严,如果他们真是兄弟老家伙不可能不知道,不可能留着段南。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只是巧合吧。秦彦暗暗的宽慰自己。

    握了握手,秦彦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如果我说介意的话,是不是我现在就可以走了?”

    段北愣了愣,似乎没料到秦彦的话锋会如此锋利。微微笑了笑,说道:“如果你真的介意,我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婉儿也只是按照我的吩咐去做,你别怪她。婉儿也跟我提起过你们之间的事情,我这个人向来比较开明,如果你们真的互相喜欢的话,我不反对你们在一起。”

    感情牌?秦彦可不相信段婉儿会跟段北说这些个儿女私情的事情,估摸着这也只是段北化解尴尬的手段吧?转头看了看段婉儿,她很乖巧的坐在一旁沉默不言,不似平日里的那般张扬。

    “如果您是跟我谈私事的话,我想说,我跟婉儿只是普通朋友而已,还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没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话音落去,秦彦起身就欲离去。

    段婉儿慌忙的拉住他,狠狠的剜了他一眼,这混蛋,什么时候都不忘摆谱,明知道对面是自己老爸也不给点面子。“别走嘛,能不能给我点面子?”段婉儿委屈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