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226章 仇家上门
    秦彦出手又怎么会那么小气?他很清楚如果他说那副字画是真迹,梅雪琴肯定不会收,而且也会显得自己好像有点太过的卖弄、炫富,所以只好说是假的。虽然可能有点让梅雪琴感觉自己不够厚道,那也只好如此。

    直到几个月以后,梅雪琴请一个朋友回家做客,才发现那副所谓的假王羲之字画乃是真迹,震惊不已。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三日后,秦彦终于等来了好消息,饕餮许海峰的计划非常成功,东胜集团在他的打压之下一败涂地,整个东胜集团几乎已经完全的掌握在饕餮的手中。秦彦震惊不小,东胜集团庞大的实力可不是盖的,可是没想到饕餮竟然在短短的三日之内就可以完成这件事情,足见他的确是个难得一见的商业奇才。

    而狼牙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成功的在哥伦比亚将凌震天击杀,叶峥嵘也正在回国的路上。

    秦彦的心中总算是松了口气,忍耐了这么久终于等来了回报,现在也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放手大干一番,不用再忍耐凌俊伟一次又一次不停的挑衅了。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诊所,秦彦放下手机,起身就欲离开。忽然间,几辆车飞速的驶来,在诊所的门口紧急刹车停下。领先的是一辆奔驰G63越野,中间一辆奔驰迈巴赫,最后一辆宝马7系,每一辆都价值不菲,想必来人的身份不一般。

    前后两辆车的车门打开,跳下来几名身着西装的男子,全部戴着墨镜,身形魁梧,步伐稳健,显然都是练家子。看他们的装扮和动作,应该是保镖。秦彦的目光不由的投向中间的那辆车,只见保镖打开车门,一名年轻男子从车内走了出来,约莫二十七八的年纪。另一边,一名中年男子走出车来,赫然正是那日被白雪打跑的乔勋。

    秦彦眉头微蹙,心中暗暗叹气,看来麻烦还是来了,段婉儿的爷爷和父亲都没有解决这件事。杨家,秦彦冷冷的笑了一声,还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啊,自己没有去找他们的麻烦,麻烦还是不停的找到自己身上。

    杨卓,杨家的孙少爷,杨家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也是长孙,深得杨家老爷子的喜爱。走到诊所门口,杨卓的目光缓缓的从秦彦身上扫过,眉头微蹙,心中暗暗的想,就是这个普普通通的小子竟然能打败乔勋?

    也幸好乔勋没有完完全全的把实话说出去,只说是在墨子诊所折了面子,否则,如果让人知道是一个十几岁的丫头打了他,他的脸面真就没处搁了。

    “就是他?”杨卓瞥了乔勋一眼,脸色愠怒。

    “嗯!”乔勋点点头,尴尬的笑了笑,根本不好意思说是白雪打败的自己。他虽然不姓杨,但是跟随杨卓的父亲多年,也算得上是半个杨家的人,深受器重。如果让杨家的人知道自己竟然败在一个小丫头的手里,自己这么多年的英名尽丧啊。

    “你叫秦彦?”杨卓冷冷的盯着秦彦,问道。

    “在问别人之前似乎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吧?”秦彦冷笑一声,说道,“不过无所谓,我反正也不想知道你是谁,我现在有事没功夫陪你们,再见!”话音落去,秦彦就欲离开。

    两名保镖瞬间拦住秦彦的去路,冷冷的盯着他。秦彦相信,只要杨卓一声令下他们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对自己出手。

    停下脚步,秦彦不屑的笑了笑,说道:“怎么?是想绑架我?还是想杀我?”

    “杀你?你还不配。”杨卓嘲讽的说道,“我叫杨卓,卓越的卓。听说是你打败乔勋,对吗?”

    “我?”秦彦呵呵的笑了笑,说道,“他还不配跟我动手,他是败在我徒弟手里,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片子。”

    杨卓愣了愣,询问的目光转向乔勋,后者讪讪的笑着垂下头去。无疑,他的动作等于告诉杨卓承认了秦彦的话。杨卓不禁一愣,重新打量起秦彦,一切真如他所说,那这个小子并非自己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啊。深深的吸了口气,杨卓冷冷的说道:“不管是谁打的也好,你们打伤了乔勋就等于打了我杨家的脸。”

    “那你为什么不问问为什么打他?”秦彦冷笑道。

    “我不需要知道,也不理会是什么原因,总之,你们打了他,就等于是打了我们杨家的脸。”杨卓蛮不讲理的说道。

    秦彦愣了愣,鄙夷的笑着摇了摇头,看来段正明和段北说的一点没错,杨家的人的确太过的护短而且霸道,不问是非黑白。淡淡一笑,秦彦说道:“那你想怎么样?”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乃天经地义的事情。我杨家可丢不起这样的人,必须要讨回来。”杨卓冷冷的说道,“你打了乔勋,那就让我们打回来就行。放心,不会要了你的性命。但是如果你不识趣的话,那可就别怪我下手无情了。”

    秦彦眉头紧蹙,表情冷了下来,“就凭你们?”

    “就凭我们!”杨卓得意的说道。

    “我看你们谁敢!”伴随着一阵话音落下,段婉儿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拦在秦彦身前,回头看了一眼,问道:“你没事吧?”

    秦彦淡淡的笑着摇了摇头。

    杨卓愣了愣,眉头微蹙,说道:“段小姐,这似乎跟你没有关系吧?我劝你最好不要插手,我不想为难你。”

    “谁说跟我没有关系?他是我男人,你们欺负他就等于是欺负我,等于是打我的脸,你说关不关我的事?”段婉儿霸道的说道。昂着自己的小头颅,宛如一只不肯服输的小母鸡。

    杨卓愣了一下,不禁有些为难。段家在燕京城的地位可不小,他也不好贸贸然的得罪,毕竟,杨家跟段家没有深仇大恨,也没有必要闹得你死我活。只是,如果就这样轻易的罢休,那杨家的颜面何存?

    “段小姐,不要太过份了,今天谁也休想护住他。”杨卓冷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