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246章 心灵的契合
    对于杨天的说辞,秦彦只是淡淡一笑,并未放在心上。施恩不忘报?当然不是,秦彦自认自己不是那种拥有着高尚情操的君子,他只是觉得人性太过的难以捉摸,这样的话语听听也就算了,绝对不能当真。

    况且,秦彦之所以这么尽心尽力,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去替杨嫣治疗为的也不是杨家的报答,仅仅只是因为他心中那奇特的感觉,那种跟杨嫣仿佛前世就纠缠在一起的感觉。

    饭后,秦彦推着杨嫣在花园里晃了晃,陪着她一起聊聊天。莫名的,他竟然跟杨嫣聊的十分投机,那种心灵上的契合让他有一种倍感轻松写意。这种很奇怪的感觉让他有些害怕,却又无力抗拒。

    杨嫣很温柔,话语也是酥酥的透着一股浓浓的江南小桥流水的感觉,一颦一笑,都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魅力。她的美,不是那种外表上的超艳绝伦,而是浑身上下的气质让人十分的舒坦。可是偏偏,她却还有着那惊世容颜,除了四肢因为生病的缘故肌肉萎缩导致有些难看之外,实在难以找到瑕疵。

    “你相信缘分吗?”杨嫣柔声的问道。

    点点头,秦彦说道:“信。”

    “我以前从不相信缘分,只觉得太过的玄妙,人应该要懂得把握追逐。可是,见到你的那一刻,我不得不承认缘分真的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很久以前就认识你,仿佛有一万年那么长。”杨嫣喃喃的说道。

    “也许冥冥之中有着一种微妙的东西牵连着我们每一个人,或亲人,或朋友,或夫妻!”秦彦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我学习过玄学,也对易经做过很深的研究,我相信人与人之间存在着一种微妙的东西,这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

    “说出来有些让人难以置信哦,你是医生哎,不是应该相信科学吗?怎么也会相信这些?”杨嫣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举手投足都散发着魅力。

    耸了耸肩,秦彦说道:“没办法,我师父从小对我进行填鸭式的变态教育,从不管我能不能接受,只是一股脑的把他所会的东西全部的灌进我的脑海里。医卜星相,五行八卦,我都懂一些,这也注定了我的童年是悲催的,没有其他孩童的童年乐趣。不过,如今想来我很感谢他当初变态式的教育,因为至少我如今拥有着一般人所不能拥有的生存技能。”

    “你师父?你爸妈、爷爷奶奶呢?你从小就跟着你师父吗?”杨嫣愣了愣,问道。

    “我没有见过我爸妈,脑海中也根本没有他们的印象。有时候想想,我也很想看看自己的爸妈,也想知道他们长什么样,想知道他们是不是也在想着我。不过,我知道这种可能性太小,也只好将这种想法埋在心底,努力的不让自己去想。”秦彦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哀伤。

    哪个孤儿不想念自己的父母?小时候,就因为他是孤儿不知道被多少同龄的孩童嘲笑过是野孩子,他也不知道为这件事情打过多少次架。久而久之,秦彦几乎成为了青山镇的小霸王,人见人怕。

    “可怜天下父母心,哪有父母会不想念自己孩子的?我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天你一定可以找到他们。”杨嫣安慰道。顿了顿,又接着问道:“那你为什么姓秦?是跟你师父姓吗?”

    摇了摇头,秦彦说道:“我师父姓墨,不姓秦。我以前也问过他,秦是不是我本来的姓氏,可惜他的回答不是。秦,只是他偶尔间的兴致所至,是关乎到一段悠久的历史。总之,秦取意秦始皇,他是希望我有朝一日可以像秦始皇般建立丰功伟业。”

    “秦始皇可不好,太残暴了。”杨嫣莞尔一笑,说道。

    “但是不可否认他所建立的功勋,若非是他统一六国,也不会有华夏千百年的一统。是他铸就的长城抵御着外敌的入侵,是他将华夏的文明往前迈进了一大步。”秦彦说道。

    杨嫣笑了笑,没有争论对错,这种事情也根本就没有对错可言,况且辨证的看待一个问题也是合情合理的。“你什么时候走?”杨嫣岔开话题问道。

    “就这两天吧。去金陵。”秦彦回答道。

    “六朝古都啊,秦淮绝艳,至今仍旧为文人墨客所津津乐道。我跟着你,你不会嫌麻烦吧?我什么也做不了,只是个累赘。”杨嫣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哀怨,她多么希望自己是一个健健康康的人,那样就可以陪在秦彦的身边为他洗衣做饭,给他关心呵护。

    “你不觉得这种心灵上的交流要远远的比其他更为的难得吗?我相信你在我身边我会充满力量,无论有什么烦恼都会一扫而去。”秦彦说道。

    “是你说的哦,那我就跟你一辈子了。”杨嫣嘻嘻一笑,噘起嘴唇的模样显得特别的调皮可爱。

    秦彦愣了愣,选择了沉默。人生难得遇到知己,秦彦也希望杨嫣可以跟着自己一辈子,可是沈沉鱼呢?这么做,似乎有些太过的自私。

    微微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时间不早了,你也该休息了,熬夜对你的身体不好。”

    秦彦岔开了话题,不想继续的讨论下去,害怕越聊越深,反而越发的尴尬,也会弄得不欢而散。秦彦的目光朝远处的一个黑暗角落瞥了一眼,嘴角勾勒起一抹邪邪的笑容,神秘莫测。

    “嗯!”杨嫣点了点头,眼神中闪过一丝失落。像她这般精灵剔透的女孩,又怎么会猜不出秦彦心中所想?只是她不想接受,也不想面对,只好假作不知。正如沈落雁所言,爱情,有时候真的有先来后到。

    看着吴妈将杨嫣推回屋内,身影逐渐的消失在自己的视野,秦彦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杀意。秦彦移动步伐,靠在凉亭的柱子后,点燃一根香烟,默默的吸了一口,升起了了烟雾。

    “秦先生,可以聊聊吗?”杨风走了过来,紧蹙的眉头仿佛压抑着浓浓的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