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天气有些阴沉,夹杂着凉风,倒是让这燥热的天气凭添一丝的凉爽。

    秦彦如往日般很早就起床,洗漱后下楼,便见杨天在花园里耍着太极拳。很普通的健身太极拳,没有任何的攻击力,然而在杨天的手里耍起来倒也有雷霆万钧之势。秦彦也不得不承认,杨天是个高手。

    “起来了?怎么不多休息会?”杨天收住权势,微微一笑,说道。

    “习惯了!”秦彦淡淡的说道,“你不是更早?”

    “人老了,睡不着。”杨天呵呵的笑道,“有没有兴趣练套太极?”

    “嗯!”秦彦点点头,上前,摆开架势。

    对于精通百家拳的秦彦来说,太极自然不是问题。虽然在几百年的发展中,太极逐渐的发展成各式各样,但是万变不离其中。而秦彦的太极显然不同于如今留存世上的太极,更具威力,攻守兼备,在秦彦的手里耍起来更是威力无比。

    杨天看的目瞪口呆,虽然他也见识过杨氏太极、陈氏太极,但是,却从未见过有人可以将太极拳打出这般气势。他也更加的留心,记住秦彦的每一招每一式,眼都不眨一下,生怕错过。

    “太极,在意而不在形。以意而动,以气而行,动静之机,阴阳之母,阴不离阳,阳不离阴,阴阳相济,阶及神明,心静身正,意气运行,开合虚实,内外合一,运柔成刚,刚柔相济,太极阴阳,有柔有刚,刚柔并济,劲发自如。”秦彦喃喃的念道。

    杨天是何等聪明的人?如何会不明白秦彦的用意,自然更加留心的听着,一字一句都不愿意错过。年少时,杨天曾偶然间救过一位病重的和尚,和尚可能是有感于他的恩惠,所以教授他功夫。只可惜,和尚在病愈之后就此离去,任凭杨天如何哀求都始终不愿收他为徒。也正因为如此,杨天学的并不全,可是凭借着他的聪颖倒是也有一番成就。如今,再见秦彦这套太极,听他讲解,更是欣喜不已。

    一套拳耍完,秦彦收势。

    “你为什么要教我?”杨天好奇的问道。

    微微一笑,秦彦说道:“就当是我想化解我和杨家的恩怨吧。况且,也只是一套拳术,算不得什么。”

    杨天深深吸了口气,说道:“秦先生,我如今对你才是心服口服。就算没有这套拳术,凭你为嫣儿尽心尽力的治疗,我们之间的那点小小的误会也早就烟消云散了。你放心,将来无论任何一个时刻,只要你招呼一声,杨家出钱出力,鞠躬尽瘁,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再说吧,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事情。”秦彦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就是秦彦的这种风轻云淡,施恩不忘报,也越发的让杨天感觉到自己以前是多么的卑微,也打心眼里更加的尊敬他。当然,今天看到秦彦这套太极拳,杨天心里更加的清楚,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又何必自讨没趣呢?

    “听杨风说昨晚有枪手要杀你,是吗?”杨天问道。

    “嗯!”点点头,秦彦说道:“对方应该是职业杀手,否则不可能在那样黑暗的夜里瞄准暗杀的对象。不过,更重要的是,我刚到燕京城就有杀手要杀我,这件事情有点耐人寻味。”

    杨天愣了愣,说道:“你说是对方的目标其实是嫣儿?是有人不想你治好嫣儿的病,对吗?”

    “除了这个原因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的可能。”秦彦说道。

    “哼!”秦彦冷冷的哼了一声,喝道:“要是被我查出来是谁这么做,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如果是你儿子呢?”秦彦问道。

    愣了愣,杨天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虽然我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杨家的身上,但是,如果让我知道真的是他们其中一个人所为,我也不会轻饶了他。杨家能有如今的家业不容易,绝对不能毁在他的手里。”

    秦彦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说话。这种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真的面临那一刻的时候,谁也不敢保证杨天真的下得去手,毕竟,是他的儿子。

    顿了顿,杨天又接着问道:“昨晚琳儿那丫头去你房里做什么?”

    秦彦一愣,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说了一些没头没脑的话,我也没听明白。”秦彦含糊其辞的糊弄过去,心中暗暗的惊诧杨天的神通广大,竟然知道这件事情。看来,这老家伙虽然已经放手将家业交给杨风处理,但是却依旧牢牢的掌控着杨家,就连这点小事都瞒不过他的双眼。

    杨天显然并不相信秦彦的话,不过却也没有继续的追问下去,呵呵的笑了笑,说道:“琳儿那丫头还小,喜欢胡闹,若是有什么冒犯的地方你也别跟她一般见识。如果她也能有嫣儿那么懂事就好了,可惜整天就知道逛街购物,哎!”

    “对了,你准备什么时候离京?”杨天接着问道。

    “明天。”秦彦回答道。

    “这么快?”杨天惊讶的问道。

    点点头,秦彦说道:“没办法,金陵那边的事情比较急,我得赶过去处理。如果不是因为答应了你替杨嫣治病,可能我就直接从滨海过去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杨天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好挽留,等你在那边稳定下来,我让人送嫣儿过去。到时候可能就要麻烦你了,希望你多多的照顾。嫣儿是我最疼爱的孙女,也是杨家的希望,如果她的病能治好,我也打算将杨家的家业交给她。”

    “放心吧,在金陵我会照顾好她的,而且有我在,如果她的病情有什么变化我也好第一时间知道,有助于治疗。”秦彦说道。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其实,这是你的家事,我本来不应该多说。不过,为了杨嫣着想必须尽快的查出那个下毒的人,一天不找到这个人,杨嫣就一天不算真正的安全。”

    “我明白,我会调查的。”杨天眼神中闪过一丝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