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小美离去的背影,秦彦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微笑,他知道小美这是迫不及待的想把刚才的事情告诉洪胜,让他有所准备呢。秦彦并不怕这些,他的目的也就是这样,就是想告诉洪胜想要收买自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是送个美女砸点钱就可以摆平的。

    想要调查洪胜,如果是在他防备的情况之下他必然很难,唯有逼他走投无路露出破绽,那样或许还有一线机会。就算是段北的消息错误,误会了洪胜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只要洪胜心中坦荡,也就不会害怕自己的试探。

    离开商场之后,二人驱车赶往公司。

    作为天罚金陵分部,在洪胜的管理经营之下成效颇大,不仅仅在地下势力的分布上拥有着绝对的优势,在其他商业运作上也一样成绩斐然。秦彦也绝对相信洪胜如果不是加入天罚,凭借他的能力也足以在商场上打拼下一片江山。

    江南第一、华夏第六、世界第十的紫峰大厦,便是洪胜公司所在。楼高四百五十米,总共八十九层,员工数以万计。而这里,也相当于一座金字塔,能够在金字塔尖拥有着一间办公室也是这里所有员工的梦想。

    顶层,是洪胜的办公室,也是天罚的会议室,更是其他员工的禁区。若非有特别的许可,是绝对不能踏足半步的。

    秦彦暗暗的咂舌,他不得不说,如果可以将洪胜调到总部,必然会给天罚创造更大的价值。只可惜,至今为止尚且不知他的忠心。特殊通道、专职电梯,直达顶层。当秦彦和小美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众人已经齐聚一堂,三五成群的交头接耳谈论着。

    小美自然是没有资格开会,把秦彦送进去后就自觉的退出门外,关上会议室的门。中燃的目光也都伴随着秦彦进屋而转移到他的身上,原本嘈杂的会议室瞬间变得安静起来。

    洪胜慌忙的起身迎了上去,恭敬的说道:“特使,你来了?”

    其余的人也都纷纷起身,只是看向秦彦的眼神中多少有些不屑的成分。也难怪,他们都是跟随洪胜打天下的人,对天罚并没有多少的集体荣誉感。可以说,天罚在他们眼中的地位远远比不上洪胜。

    点点头,秦彦淡淡一笑,说道:“大家都坐吧,自家人不必客气!”话音落去,秦彦就欲在主席位坐下。身旁,洪胜的贴身保镖猛地拉开椅子,秦彦一个坐空,差点摔倒在地。眉头不由一蹙,眼神中闪过一丝的杀意。

    “这个位置你不能坐,只有洪老大能做。”作为洪胜的贴身保镖,又是洪胜最忠实的一条狗,他的态度极为的嚣张跋扈。高昂着头,瞥向秦彦的眼神充满了不屑。

    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七言八语的说道:“他算什么东西?我们眼里只有洪老大,没有什么特使。”

    秦彦眉头微蹙,目光从众人的身上扫过。很显然,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行为,是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安排这一切的,毋庸置疑是洪胜,如果不是他发话,谁敢这么做?秦彦缓缓转头,目光慢慢的瞥向洪胜。

    “对不起特使,这小子吃错了药,你别怪他。”洪胜慌忙的道歉,可是多少有些猫哭耗子似得假意。接着,狠狠地瞪了保镖一眼,斥道:“吓了你的狗眼,知不知道这是特使?谁让你这么做的?”

    “我们眼里都只有洪老大您,没有什么特使。这些年我们兄弟跟随你出生入死打下来的江山,他凭什么坐这个位置?”保镖厉声说道。显然是有洪胜的授意,否则他又怎么敢这么说话?

    讪讪的笑了笑,洪胜转头看向秦彦,说道:“真是对不起,他们都是跟随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都不太愿意让人坐我的位置。特使放心,我一定会狠狠的处罚他,也好让他知道规矩不能破。特使,请坐!”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既然你的兄弟不喜欢我坐这个位置,那你坐吧。”话音落去,秦彦在旁边坐下。

    “既然特使吩咐,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洪胜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得意的笑容。接着,环视众人一眼,说道:“我给大家介绍,这位……”

    “等等!”秦彦挥手打断了他说话。嘴角勾勒出一抹人畜无害的笑容,看了看那名保镖,招招手,说道:“你过来一下!”

    保镖撇了撇嘴,傲然的走到秦彦的身旁。

    “听说你叫阿狗是吧?当年洪堂主在街上被人追杀的时候,是你替他挡了一刀,一身横练的功夫十分了得。金钟罩?铁布衫?还是童子功?”秦彦微微的笑着说道。

    “铁布衫。山东铁布衫袁家的传人。”保镖自得的说道。

    “铁布衫,铁布衫!”秦彦喃喃的念了两声,忽然间一脚狠狠的踹在他的气门上,右手迅速的探出,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用力将他整个人抛起来狠狠的砸在会议桌上。紧接着,五指成爪,掐住他的咽喉。

    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阿狗已经被秦彦牢牢的控制在手里。众人无不大骇,对着一幕目瞪口呆,谁也不曾想到秦彦会忽然间动手。刚才还一副笑眯眯的模样,转身就冷酷无情,当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洪胜愣了愣,慌忙的说道:“特使,阿狗刚才多有冒犯,的确该死。不过,希望特使看在阿狗这些年忠心耿耿的份上,饶他一条狗命吧。我一定会狠狠的惩罚他,希望特使卖我一个颜面。”

    一身强悍的横练铁布衫功夫的阿狗,在秦彦的手里竟然丝毫没有招架之力,可想而知,秦彦给他们的震撼有多大?冷冷的笑了一声,秦彦说道:“忠心?他是天罚的人吗?”

    “当然是。”洪胜回答道。

    “既然是天罚的人当知天罚的规矩。他的确忠心,可是忠心的不是天罚,而是你。这是想干什么?是想黄袍加身,陈桥兵变吗?”秦彦冷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