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264章 用人唯才
    李长生,东北人,十几岁离开家乡到金陵打天下,凭借着霸道的八极拳纵横金陵黑道,短短时日内便闯出名堂。之后漂白从商,很快的成为金陵首富,金陵黑白两道无不卖他几分薄面,就算是独孤家族也不敢正面跟他较量。

    李长生、独孤家族和天罚,在金陵形成了很好的三足鼎立的局面,也正因为如此才一直维持着和平的局面,谁也不敢冒冒然的先动手。李长生为人特立独行,跟独孤家族和洪胜很少打交道,也不会有生意上的往来;而且,李长生的生意多数都是金融,因而跟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冲突。不过,三家都很清楚,只要有一个合适的时机,都想将其他人除掉。

    听完钱国山简单的介绍,秦彦暗暗心惊,想不到金陵竟然也是藏龙卧虎之地。本以为就只是应付独孤家族,没想到如今又蹦出一个李长生,这不得不让秦彦感觉到有些头疼。

    “洪堂主对这件事情怎么看?”秦彦问道。

    尴尬的笑了笑,钱国山说道:“即使明知是李长生所为,现在我们也不方便动手。姑且不论李长生在金陵的地位牢固,势力庞大,单单只是应付一个独孤家族已经很吃力了,如果再跟李长生开战,我们根本应付不来。如今三方面都很明白,谁也不敢冒冒然的正面开战,结果只会让他人捡了便宜。”

    “那这件事情洪堂主就这么准备算了?”秦彦眉头微蹙,表情不悦。他可不会真的认为洪胜会就此罢休,如果他真的勾结独孤家族,势必已然在暗中着手准备对付李长生,只不过是还没开始罢了。

    “暂时也只好这样。等找到合适的时机,再对付他也不迟。”钱国山说道,“如果我们要动手的话,就一定要将李长生和独孤家族同时连根拔起,否则最后不但让独孤家族捡了便宜,很有可能是为他人做嫁衣,连自己也搭进去。”

    点点头,秦彦说道:“我倒是想会会这个李长生。”

    钱国山一震,连忙的说道:“特使,你……你不会是想……”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放心吧,我只是想见见这个传奇人物而已。这也的枭雄,如果不见上一面,心中多少有些遗憾啊。”

    讪讪的笑了笑,钱国山说道:“李长生性格怪癖,虽是黑道出身却从不愿跟咱们来往,只怕很难安排。而且,李长生如今的生意繁忙,想见他只怕没那么容易。”钱国山可不会真的认为秦彦只是想见见李长生,以秦彦今天所表现出来的强势来看,绝对很有可能对李长生动手。如果能杀了李长生那自然是好事,可是如果杀不了他那可就把洪胜给卷入漩涡中了啊,这不是小事。

    “我只是说说而已,见面的事情还是随缘吧,强求反而让人家小看了。”秦彦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顿了顿,秦彦目光转向邢天,说道:“如果查出洪堂主真的有勾结独孤家族贩卖毒品,你会怎么做?”

    “对于假设的东西我从来不回答。”邢天很巧妙的回答道。

    秦彦暗暗一笑,耸了耸肩,说道:“好了,码头也看过了,没什么可疑的地方。钱先生,咱们走吧。”

    “特使不准备看看账本吗?都是些进出账,很简单的。只要看看账本就知道洪堂主根本没有贩卖毒品。”钱国山愣了愣,说道。他倒是迫切的想让秦彦看看账本,尽快的让秦彦打消怀疑的念头。

    不屑的笑了笑,秦彦说道:“虽然我不懂财务,但我也知道账本这玩意可以做假,看不出什么。如果你们有心要瞒我的话,我就算是翻遍所有的账本也看不出任何的名堂,与其如此,我又何必没事找事?况且,我是相信洪堂主的为人的,而且,邢天负责码头,我也相信他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忙了一天了,累,走,咱们找个地方松松筋骨。”

    钱国山愣了愣,点点头,也不再多说。只是,他的心里总有种不详的预感,总觉得每次秦彦看向自己的眼神中似乎有着一种特殊的东西,让自己有些毛骨悚然。

    使劲的摇了摇头,钱国山努力的将心头那种杂乱的想法抑制下去,暗暗的告诫自己小心,希望一切都只是自己感觉错了吧。

    离开码头之后,二人找了一家按摩院休息。

    钱国山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加上天罚在金陵的生意繁多,这按摩院就是其中一个,自然安排的妥妥当当。秦彦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跟钱国山闲聊着,对于贩卖毒品的事情只字未提,这让钱国山暗暗的松了口气。他本以为秦彦是想从自己的口中探出什么风声呢,心里一直都很戒备。

    “钱先生跟了洪堂主多久了?”秦彦问道。

    “算起来有十几个年头了。那时候我还只是一家财务公司的小会计,每天拿着可怜的薪水却干着繁重的事务,没日没夜的工作在这个城市也扎不下根。后来财务公司经营不善倒闭,我也就下岗了,到处找工作,结果却是处处碰壁。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洪堂主,之后就跟着洪堂主帮忙处理公司的财务问题,洪堂主也一直都很信任我。如果不是洪堂主的话,我也不会有今天。”回想起当初的辛酸,钱国山禁不住默默叹了口气。

    “这么说起来洪堂主对你倒是有知遇之恩了啊。洪堂主的眼光不错,又不拘一格的提拔人才,先是你,现在是邢天,我不得不佩服洪堂主啊。”秦彦说道,“这样的人才留在金陵的确是有些太可惜了,回去后我一定跟令主提议将洪堂主调到总部。凭借洪堂主的才干,一定可以干出一番成绩。”

    钱国山一愣,连忙的说道:“特使的恩情我代洪堂主谢过了,只是金陵的形势复杂,如果洪堂主一走,恐怕天罚会乱成一锅粥。即使再调来其他人负责,不熟悉金陵的形势,只怕很难应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