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的夜色格外璀璨,相较于滨海也不妨多让。凉风习习,星光璀璨。

    绯闻酒吧,金陵市最高端的酒吧,这也是李长生唯一的一家不是金融行业的实体店。因为李长生的关系,绯闻酒吧的生意自然很好,很多人都是冲着李长生的招牌过来的,也有很多的小混混期待着能够见自己的偶像一面。毕竟,李长生是黑道出生,那些个小混混谁不梦想着有朝一日能跟李长生一样?

    角落里,秦彦悠哉的喝着啤酒。他已经跟薛冰打听过,知道这家酒吧是李长生的地方,所以才特地过来。对于李长生这样的枭雄式人物,秦彦也很有兴趣认识认识,虽然在这里撞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因为有李长生做后台,酒吧自然不会有人闹事,白日里那些所谓的精英一个个脱去伪装的面具,极尽放纵的放浪形骸。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此时此刻才算是真正的露出本性,那些高挑贤淑的女人也疯狂的摇摆着自己的腰肢,放肆的喝酒,寻找那一夜的欢娱。

    秦彦挥手叫来服务员,要了几瓶啤酒。等服务员转身端着啤酒上来的时候,秦彦悄悄伸腿绊了一下,服务员失去重心,连人带酒全部摔在秦彦的身上。“啪”的一声,秦彦一个耳光狠狠的闪了过去,斥道:“瞎了你的狗眼。”

    “对不起,对不起!”服务员连声道歉。

    秦彦虽然也知道这么做有些过分,但是也只好委屈那个服务员一下,不这样做又怎么能引出李长生?“对不起?对不起就行了,知不知道老子衣服多少钱?把你们经理叫过来。”秦彦厉声喝道。

    “先生,怎么了?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你多多见谅。”经理走了过来,赔着笑脸,从怀中掏出香烟递了一根过去。

    “老子是来消遣,不是来找不快的。他撞了我,酒也撒的我一身都是,你说该怎么办?”秦彦冷声说道。

    “还不赶紧给这位先生道歉。”经理转头看了服务生一眼,喝道。

    服务员也有些委屈,愤愤的哼了一声,不情不愿的说了声对不起。经理瞪了他一眼,斥道:“还不赶紧滚开!”服务员撇撇嘴,转身离去。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就因为今天这个偶尔的事情改变了他的一生。秦彦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也不是仗势欺人的主,只是故意的找个由头而已,只好委屈了他。也正因为如此,秦彦事后特意的吩咐人给服务员特别的照顾,以至于他后来混得风生水起,年薪百万。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看到服务员离开之后,经理讪讪的笑了笑,说道:“刚才的事情真的很对不起。这样,今晚你的消费全部算在我头上,就当是给你赔罪,您看行吗?”

    “怎么?老子没钱吗?这么轻易的就想算了,未免太便宜了吧?”秦彦没事找事。

    经理愣了愣,眉头微蹙,脸上却依旧赔着笑脸,说道:“那您想怎么办?”

    “跪下给老子磕三个响头,叫三声爷爷,这件事情就算了,否则没完。”秦彦态度嚣张跋扈,不可一世。一旁的人听见愣了愣,暗暗的揣测,不知道这小子是真有能耐,抑或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竟然敢在这里闹事。

    经理脸色瞬间冷了下来,这小子分明就是找事啊。冷冷的哼了一声,经理说道:“小子,你也不打听打听这里是什么地方,也敢在这里闹事?马上给我滚,刚才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不然的话我让人抬你出去。”

    能在这里做事,他自然也不是软脚虾。况且,背后的老板可是李长生,狗仗人势,他就更不会怕什么人了。

    “吆,挺嚣张啊,明明是你的人做错了事,反倒怪到我身上来了?来吧,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让人抬我出去。”秦彦轻蔑的笑了笑,说道。

    经理冷哼一声,冷声说道:“好,那我就免费让你见识见识。”话音落去,经理挥了挥手,顿时冲过来四五个身材魁梧,手臂满是纹身的男子,一看就不是善茬。这些都是酒吧的护场,专门负责酒吧的安全,万一有人闹事就到他们出场。李长生虽然已经漂白不再混黑道,但是身边也养了一帮打手。其实,像李长生这样的生意人又怎么可能完全脱离跟黑道的关系?

    “把他给我扔出去!”经理厉声喝道。

    话音落去,那些护场就欲动手。然而,秦彦却已先发制人,顺手操起桌上的酒瓶狠狠的砸在经理的头上。经理根本就没反应过来,顿时脑袋开瓢,鲜血顺着指缝流了下来。“你……你他妈敢打我?把他这只手给我废了。”经理歇斯底里的吼道。

    既然有心找事,秦彦出手自然不会太留情,没等经理反应过来,五个护场已然全部躺在了地上,哀嚎连连。再看他们,每人的一条胳膊都被打断,耷拉在一边。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根本就没有人看清楚秦彦是怎么动手的,这不得不让人惊讶。

    刚才旁边那名男子目瞪口呆,暗暗的咂舌,看来是有真本事啊,有好戏看了。

    的确,有人敢在绯闻酒吧闹事,等于是在李长生的脸上狠狠的闪了一个耳光,李长生能轻易的善罢甘休?江湖上立足,靠的就是一个名,威名,那是绝对不容亵渎的。秦彦的作为分明就等于是向李长生的权威挑战。

    “就凭这些废物也想把我扔出去?未免也太可笑了吧?”秦彦轻蔑一笑,冷声的说道,“本来你给我磕三个响头事情也就算了,现在可不会这么便宜了。”

    “小子,你有种,有本事你别走,今天不废了你老子跟你姓。”经理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可没你这种儿子,在他妈的磨磨唧唧,老子再给你脑袋开瓢,信不?”秦彦不屑的说道,“在老子面前装什么大尾巴狼?操!”话音落去,秦彦一脚狠狠的踹在经理的腹部,顿时,经理一声惨叫,倒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