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门推开,邢天走了进来。

    “你找我有事?”瞥了他一眼,秦彦淡淡的说道。

    “白虎参见门主!”邢天恭敬的行礼。

    秦彦愣了愣,愕然的看着他,“你……你是白虎?”

    自从秦彦继任门主之后,其他部门负责人都陆陆续续的跟自己报道,唯独白虎却迟迟不见踪影,就连薛冰也没有他的消息。白虎负责掌管天门刑罚,拥有绝对的生杀大权,即使是门主犯错,白虎也有资格按照天门刑法进行处罚,甚至是废除。

    他怎么会在金陵?而且还在洪胜的底下做事?秦彦有些费解。似乎也明白过来为什么今天邢天见到自己的时候会一改往日的作风,对自己态度恭敬,敢情他是认出自己了啊。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告诉了洪胜。

    从怀中掏出一枚白色的虎形玉佩递到秦彦面前,邢天说道:“白虎邢天特来报道!”

    天门的玉佩都非常的特殊,不是一般的玉所制成,即使是有人知道这些也绝对造不出假。因而,秦彦一眼就看出邢天掏出的玉佩是真的,他的的确确就是白虎。

    点点头,秦彦招了招手,说道:“坐吧!”

    “谢门主!”邢天道声谢,在秦彦的对面坐下。

    “你既然一眼就认出我,为什么明知我继任门主之位也不来报道?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合理的答案。”秦彦声音冰冷,目光如刀般紧紧的盯着邢天。

    “实在是有要事在身,所以一时无法脱身,望门主恕罪。”邢天态度恭敬。虽然白虎拥有着生杀大权,甚至拥有废除门主的权利,然而,却也终究属于门主领导管辖,邢天也不敢张狂。若是他执意破坏规矩,其他人必会合力诛除,相辅相成,又互相监督,这就是天门屹立千年不倒的重要原因之一。

    “你说的要事是指洪胜?”秦彦似乎有些明白了。

    “嗯!”邢天点点头,说道:“我收到消息,洪胜勾结独孤家族做下许多违法乱纪之事,因此特来调查。虽然洪胜不属于天门,但是他既是天罚的手下就应该也同样受天门规矩的约束,我也有行驶刑罚的权利。我潜伏在他的身边就是为了调查此事。”

    “这么说起来你接近洪胜是实现就设计好的了?”秦彦愣了愣,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自己一直都在苦恼该如何找到洪胜的不法证据,如今既然邢天在他身边卧底这么久,必然会有所获。

    “洪胜为人十分的小心,如果想要查出他的罪证就一定要这么做。那天刺杀洪胜的人也是我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接近他。”邢天回答道。

    难怪洪胜的人查了那么久也找不到那帮杀手的踪迹,敢情这一切都是邢天安排好的。以白虎的能耐想藏起几个人,洪胜又怎么能查到?秦彦苦笑着摇了摇头,先前还一直在推测那些人到底是谁安排的,没想到竟然会是白虎。

    秦彦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说道:“你这方法倒是不错,而且洪胜不但没有怀疑你的身份,还对你委以重任,又把你安排在码头工作。根据我所得到的消息,洪胜就是利用码头,勾结独孤家族的人进出毒品,你在那边待了几个月,应该找到不少证据了吧?”

    苦笑一声,邢天说道:“我原先也以为应该会有所收获,可是自从我到码头之后却是一切风平浪静,根本查不出任何的线索。我想,洪胜还没有完全信任我,所以没有让我参与进来。根据我这几个月对洪胜的了解,此人心机很深,别看他好像一副很器重我的模样,可是他交给我做的事情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根本不让我参与他贩毒的事情。”

    秦彦眉头微蹙,本以为找到一线希望,没想到结果还是一场空。“难道你在他身边这么久,一点消息也没有查出来吗?贩卖毒品不是小事,不会一点风声都没有的。”秦彦紧蹙着眉头问道。

    “洪胜做事小心谨慎,金陵所有的天罚成员,包括那些各个区的负责人也都没有一个知道货到底在哪里进出,又以什么样的方式出货。以我在码头这么长时间来看,洪胜根本不是利用码头进出货物,一定还有其他的渠道。我想,整个金陵的天罚成员中只有钱国山对这件事情最为清楚,要想知道这件事情的具体内幕,只有问他了。”邢天说道,“他是洪胜的狗头军师,洪胜几乎所有的生意他都会参与,他一定知道这件事。”

    “这个我也清楚。”秦彦苦笑一声,说道,“不过,钱国山对洪胜忠心耿耿,他又怎么会出卖洪胜呢?想让钱国山说出这些,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吧?”

    “直接问他当然不会说,我相信就算是以死相挟,钱国山也不会说。但是,洪胜为人猜忌心很重,即使是对钱国山也并非完全的信任,我想,钱国山也应该清楚。只要咱们造成一种假象,让钱国山误以为洪胜要杀了他,那么就有可能把钱国山拉拢过来。”邢天说道。

    这倒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办法。点点头,秦彦说道:“那你有什么好的想法?”

    “我。只要我去暗杀钱国山,让他误以为是洪胜想要杀人灭口,那么,钱国山就必然会找靠山保全自己。门主自然会是他的首选,到时候门主让他供出洪胜的犯罪证据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邢天说道,“不过,在此之前,为了让钱国山深信不疑,门主必须先暗示洪胜你已经发觉钱国山参与贩毒的事情,并且让钱国山好似无意中听到你和洪胜的对话。那么,我再动手的话钱国山定然不会有任何的怀疑。”

    高,这招离间计的确是高招。虽然实施起来可能有些难度,但是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点点头,秦彦说道:“行,那咱们就按照这个计划行事。眼下我最担心的是,洪胜在金陵的威望很高,他一旦死了他的那些手下必然不会乖乖的听命,我可不想天罚有任何的混乱而让别人有可趁之机。”